__

__

回應練乙錚鴻文 – 為何提出《儲備商品條例》

走私客促成的奶粉荒弄得香港社會秩序一塌糊塗,但特區政府一直闊佬懶理,直到有所謂「光復行動」港人與走私客擦槍走火邊緣才表示關注,可是實際行動仍然欠奉。約十日前一班時事評論員、論政博客透過網絡和報刊平台發表多個解決建議,政府才「抄功課」於週五正式行動。論政者提出的三個方案,包括由黃世澤公開發表的「儲備商品條例」、由林忌發表的「進出口條例」、鍊乙錚發表的出口關稅、李德成教授的進口關稅但補貼本地家長。四個方案各有善長、執行上也有不同的技術問題,討論是可取,但沒有必要互相批評。練老師於前日《信報》撰文談及大量「儲備商品條例」一招的問題,作為有份倡議者就借此機會詳述當中的思路。

一開始的思路是集中於「如何限制出口」,鎮守邊境而能可以有權堵截的就是香港海關,但又必須予以法律授權才他們才可以執法。繼而就找尋可以執法的方式,得出的結果就是限制有關物品出境和徵收稅款。先談談徵收稅款的想法,當中的考慮是最「膠」的「自由港」聲譽問題,必會被經濟右派作大肆抨擊。須說嬰兒奶粉是生存必須品,實不可能以「自由經濟」作論。可是香港地偏就有大量的「膠人」樂於花時間跟你雄辯滔滔,我們想著的是嬰孩們的生存問題和家長們心急如焚,實不應浪費這些時間。

徵稅的另一個手段,就是陸路離境稅。香港目前以海路及航空離境都有相類似的稅項,理念上其實是可行的。但是普遍香港人有着「搞掂個問題係要,但唔好影響到我」的自私心態;若熟悉中國國情的都知道他們的心態不單是羊毛出自羊身上,更是「財可通神」的觀念,通俗的說法就是「你要錢嘛,俾你囉,多多都有」。即是這個方案只不過是加重走私集團成本轉嫁至消費者,但同時會換來市民的反彈。結論就是採取「寓禁於徵」是此路不通,於是就回到限制出境的手段之上。

《進出口條例》本身授權予行政長官發出指令限制某類物品的出入口。正常而言一個向港人負責的政府,要實行此手段絕對是易如反掌。但看著梁振英事事唯中共之命是從、向媚共政客商賈擠媚弄眼,不怕他不實行,只怕熱愛語言偽術的他不知會弄出甚麼怪胎出來,就如「長生津」計劃已騙得全港長者透徹,知情者欲詳解當中的騙術也可謂徒勞無功,於是也暫擱一旁。但林忌兄卻指這步是最快捷、最有力的做法,就是迫使梁振英現形也好,反正官場還沒有人提過任何解決奶粉荒的辦法,就姑且一試。

同時間既有公民社會參與者與林忌並肩作戰的同時,也有其他博客、評論員繼續努力。包括我在內比較「市井思維」或對中國國情有較多了解的,就想出很多「仆街事」出來。除了前述梁振英會繼續發揮語言偽術欺騙市民之外,更是實施出境限制的話所衍生的問題。就如目前每個走私客能帶廿罐、實施限制只能帶兩罐,那便多聘十九個走私客「擴充營業」,反正大陸境內民情是「唔怕你貴,只怕你無」,對走私集團而言實在無所謂。另一方面,誠如從萬寧劈炮的售貨員披露,本地有不少商號根本就在參與這場走私行動,限制了出口卻阻不了他們繼續供貨予走私集團,到頭來也是苦了本港家長和嬰孩。而且不少報導反映着入口商、批發商、零售商在對本港供貨短缺問題上互相推卸責任,既然如此就必須提出一個「三條六圍骰,大小通殺」的方案。眾人(包括公開發表的黃世澤) 就想到目前管制食米出入口和儲存的《儲備商品條例》。

這條法例的好處就是進行一個「一網打盡」式管制,因為入口、存貨、銷售數量都必須向政府申報,入口商、批發商、零售商…… 邊個係人、邊個係鬼全部立即現形。而且這條法例於1997年6月30日前還管制冷藏的豬牛羊雞鴨鵝,甚至包括食用內臟,這就肯定概念上此路可行。至於實施和執法的技術問題,恕坦白我們不是支取梁振英、高永文等共匪傀儡走狗的薪金,實在沒必要提出。但考慮到這班共匪傀儡的確是走狗一堆、不會為港人謀福祉,那麼我們也思考這些技術問題,當中主要考慮即時實施的話將需要的行政工作,例如海關如何建立和執行申報制度、各商號如何實行申報工作。目前大多數商業活動也是採用電腦系統,要從中加入奶粉的存倉、銷售記錄其實易如反掌,零售商戶使用的銷售管理系統也包括存貨管理,要從中抽取「奶粉」的記錄根本就沒有問題;而根據Cap.296A sect.21,申報手續的主動權在海關手上,即使即時立法生效,海關關長張雲正也可以自行決定何時要求商號進行申報。當然,他可以當上一頭共匪傀儡走狗,放任商戶胡作非為!至於根據sect. 5,的進口商單申報、sect. 9 的貯存位置登記、sect. 11及15 對進口商及零售商註冊制度,將會是最繁重的工作。但是三聚氰胺事件至今已逾四年,積壓而成的工作量就是政府的責任,梁振英該自己「死掂佢」。

至於練老師提到「連偉哥為得變為戰略商品」的論點,請恕晚輩坦白說,中國的假貨問題無理由要香港人全盤承擔,大陸人利用其高漲銷費能力湧港搶奪是必須設法制止。即使撇除物資被搶購短缺的問題,單是大量消費現金湧入造成物價飛升也是坊間有目共睹,苦害的還是710萬香港市民。所以我本人(不代表其他Cap. 60 和Cap. 296倡議者) 是認同要「搶一樣,就納入一樣」的做法。單是今天,已經傳出「唔俾運奶粉咪運尿片、衛生巾囉」,難道要女士們時光倒流到一世紀以前,將玉扣紙墊入「衛生帶」嗎?為何港人要為大陸的假貨問題作出犧牲?

若是盲目地把持「一國」之說而認為對他們設限不合理的話,我得作出反問道「香港被搶光的話七百萬人如何生活?難道就是體現瑞銀投資前研究董事的名句──低增值士請離開香港」。反過頭來,他們不是來香港搶掠而是到上海北京的話,我們也不會心涼。只是中共匪國的腐敗而致的種種問題,香港不過是一個小地方、港人不過是一芥草民,推倒一個腐敗局人簡直天荒夜譚。「自保」求存不過是最起碼的做法,採取甚麼措施手段是有「好大嘅討論空間」,當然我們也是希望天下太平!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