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腥臭日爆咪亂寫

馬來西亞《星洲日報》俾反對派支持者改咗個外號叫「腥臭日爆」, 用華語讀就知道好似香港人「玩諧音」。事關呢份報紙的立場不單親國陣, 風格直頭就好似香港的文大公呢類親共報章。尤其是馬來西亞大選如箭在弦, 暫時在香港所了解到的民情對反對派人民聯盟稍為有利, 甚至有分析指小弟老家 -- 砂勞越, 將決定國陣會否失去過半數執政地位。呢份「建制派報章」當然大肆開動宣傳機器維穩!

談論發生甚麼之前, 分享一下有限認知之下目前馬來西亞政治形勢。經過Bersih 運動之後, 馬來西亞不分族裔都有政治覺醒;東馬兩洲對於1963年正式加入聯邦以來的「孤兒」狀況甚是不滿。因此首相納吉其實驚到賴尿, 不單遲遲不肯宣佈解散國會進行大選;甚至近日菲律賓武裝份子攻入沙巴洲事件, 當地有小道消息懷疑這是巫統串通出來的大龍鳳, 目的係使首相能宣佈啟動緊急法令, 既可無限期押後大選, 遇上反對派支持者示威又可以格殺勿論, 一舉兩得!

說回「腥臭日爆」做咗啲乜出來, 去年9月22日州議員沈志勤發表一篇以香港剛結束立法會選舉為題的文章「香港選舉給民聯的啟示」。雖然只是舊文一篇, 但為何「泛民主派雖然贏了將近60%的選票,還是贏了選票,輸了議席」, 作者就如劉夢熊、吳康文之流, 掩藏客觀真相造就有利論點。香港的立法會選舉表面是「比例代表制」, 但因為採用最大餘額法分配得票結果, 加上新界東、新界西兩個選區各有多達9個議席, 得票率5-6%就能取得一個議席, 因此產生所謂「分散餘額效應」變相成為「多議席單票制」, 根本就不能與馬來西亞大選採用的單議席單票制作正確對比。雖然文中提及「政黨領袖都自視過高,有軍閥的性格,自身的利益至上」等等可謂一種提醒, 但扭曲了香港的選舉似乎有點兒不適合。正如我對大馬的形勢也沒有很熟悉的了解也不敢亂來。

縱使小弟祖家來自馬來西亞, 大選極其量只算是「花生友」, 但事關近年多了研究南洋歷史, 發覺巫統、馬華為首的國民陣線自1957年以來搞到亂七八糟;巫統既要搞沙文主義馬來人優先, 繼而演變出馬、華人的種族隔閡。馬華公會呢班所謂華人商界領袖就好似香港的民建聯、自由黨咁, 痴住巫統有著數就出賣公義嗰隻。其他細小政黨就不作評論。所以我非常期待國陣輸到甩褲。反對派人民聯盟既有香港人熟悉的安華(曾被馬哈蒂爾老屈雞姦嗰位) 領導的公正黨、伊斯蘭信徒為主的回教黨、與及華人為主的民主行動黨。民主行動黨內有另一位香港學術界熟悉的丘光耀博士坐陣宣傳工作。有興趣可上 YouTube 搵下他的演講。

順便的重溫去年5月Bersih 發起人之一的黃進發博士來港的訪問!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