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國陣手法咁似中共?

從去年年底大選蘊釀期開始就留意國陣和民聯兩派的民情,一直到打著鍵盤的今天所看到的,從參與集會的人數和氣氛來看形勢,民聯的確佔有上風。再看從「淨選盟1.0」開始打著的反腐敗的口號使不分族裔的馬國公民有了共同目標,該為今天民聯的氣勢奠下了重要基礎。處於下風的國陣很自然要作出還擊,或是正常一些來說是要爭取選民支持。不過看了好幾個月國陣所做的事,心裡實在發毛,因為跟香港與中共有關連陣營所做的實在太像。

  • 先說口號對比,民聯的是「改朝換代」,國陣打出「和平、穩定、繁榮」。在香港,泛民主派這個「可說是跟中共作對」的政團提出一些政策改革的事情出來,中共都強調「要和平理性討論問題」或是採取強硬態度的說要「穩定壓到一切」;又或是打經濟牌「要搞好經濟發展,使香港繼續繁榮」。
  • 在華曆新年請來「Gangnam Style」或上週以「一馬」名義請來譚詠麟等歌星,以至不少的廉價宴會式政治講座集會,撇除「提供身份證複印」的骯髒手段,國陣的打算是希望這些小恩小惠來收買人心得到支持。被暗喻為中共在港支部的「民X聯」、「工X會」等組織也是長年累月舉辦這些活動來討支持。當然的,在選舉前夕辦得更多更猖狂的。
  • 國陣的團體和友好傳媒,除了喊說民聯上台國家會進入混亂狀態,另外發表了很多分化民聯的言論 ── 一邊廂說行動黨會導致種族不和,另一邊廂說伊黨會引入回教刑法,又另一邊廂說安華貪圖權力。同樣地,香港在選舉期內,親中共的政團和大多數已被中共統戰成功的媒體,都會造出一些離間泛民主派政團的消息出來。
  • 民聯的氣勢之盛,丘光耀的演講會是其中一個因素,演說內容的確能觸動人民的心思想法,帶有粗口也的確能帶動氣氛和引起人民對國陣的貪腐的不滿產生共鳴。可是「粗口」就為國陣帶來的攻擊的目標,但說來說去都是說這位畢業於香港中大的博士「教壞小孩」。在香港一些取態比較激進的議員,在立法會會議聽內說話有點不文雅、或是偶爾以擲物作示威,親共的物體總是以「教壞細路」為基礎批評他們的行動。
  • 「糖王」郭鶴年上週末回馬國宣佈將大舉投資柔佛州,可說是變相為國陣助選。郭老近年在香港的取態如何不用我多說了。但香港過去幾次選舉前夕,中共都會宣佈一些所謂「惠港政策措施」,例如擴充CEPA 的適用行業範圍,增加「自由行」的城市等等。


以上只舉了五個比較明顯的例子作對比,若再仔細觀察的話該會發掘到更多出來,這麼相類的手法實在無法不使人聯想到國陣與中共的關係,但這又是否來得勉強,我認為該為中共看待馬來西亞作一些了解。

先從國際關係方面作考慮,東盟成員國近年與中共的關係逐步疏遠,包括緬甸軍政府進行民主改革,而同時又暫停了一些緬中邊境的建設項目;印尼的出口貿易又不以中國為主要目標;新加坡因中國移民引發的國內矛盾問題需要與中國保持適度距離。甚至是越南、菲律賓因為南沙群島主權問題而在「擦槍走火」邊緣。排除老撾的影響力不大而取態主要跟隨越南,餘下的盟友就只馬來西亞同柬埔寨。如果民聯勝出十三屆大選,跟中共的關係可能出現變數,加上民聯預計會集中解決國內經濟同民生問題,對中共來說可能形成另一股遠東區的競爭力量;相反地繼續是國陣管治的話,馬中關係就能維持目前的狀態。若在看如果民聯上台執政的話,煉金廠、稀土提煉廠等具戰略價值設施將關閉,可會對中共構成影響亦值得留意。總體而言,就是民聯上台會使馬中關係產生變數,在穩定壓倒一切之下,期望維持國陣執政是非常正常的想法。至於國陣近期採取手段跟中共在港的相似,到底是純粹巧合還是國陣背後有不可告人驚天大秘密,有請JIB哥甚至同中共有良好關係嘅馬哈迪出來解說,該是必須的。

回看馬來西亞歷史,二戰後中共支持的馬來亞共產黨在馬國做成的社會破壞實在罄竹難書,年青一代該趁這幾天向父母、安哥安弟等長輩請教,該會有更多的了解。也許就如筆者這類「留港馬國華人後裔」,就起碼記載了馬共在當時弄得不少家族出現分離的情境。單是這點已不應再容許中共在馬來西亞有任何舉動,更是看著國家的將來,更必須提國陣推下台而拒絕中共再有任何的介入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