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民主回歸」不能一錯再錯

上一篇《隨鐵娘子離去的爭拗》談到有所謂的「民主回歸論」成為當年主流民情的一些因素、或是疑問, 確實香港人、尤其是當年倡導「民主回歸」的政治人物必須要面對和重新反思究竟當年的想法有何問題。

昨晚公民黨領袖吳靄儀在Facebook上載29年前她在《南華早報》的專欄的剪報


她說「29年過去了,重看這篇一直保存的文章,感慨自己一直未改變過,香港的局勢也未改變過。其實,中英談判,英方注定是要輸的,因為沒有任何一個英國首相會負起對香港的道義責任,容許所有在香港出生的女皇陛下的子民自動享有居英權。中方同樣注定只能全面恢復行使主權,不然就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大部分香港人一面擔憂中共政權,另一面又說不出口要延長殖民地管治。支持回歸,反對向外國人「乞求」居留權,其實餘下的一途就是自救,奮力參與政治建立起民主制度。為此,我29年前說,我們要預備好付出代價。也許,吳靄儀被打成「港獨」份子,就是這篇文章闖的禍。」既反映住Margaret 的心路歷程, 就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大部分香港人一面擔憂中共政權,另一面又說不出口要延長殖民地管治。支持回歸,反對向外國人「乞求」居留權」也就述說著三十年前的輿論和民情就是充斥著民族主義思維。「其實餘下的一途就是自救」對好多香港人不論當年, 或是現在都是不敢想像的, 因為腦海裡總想著「香港咁細, 何德何能吖!」。仔細思考, 這也不過是「大一統」當中的「大」的迷思。

世界上有不少國家的面積與香港相若甚至更細小, 但都有相當經濟及政治成就。例如面積只是香港兩倍多的盧森堡, 既是歐洲空運樞紐之一, 現時是歐元區內最重要的私人銀行中心, 2011年國民平均GDP達 USD113,000;又或是面積只有香港八份之一的列支敦斯登, 以紡織、陶瓷與精密電子工業, 與及郵票設計發行等維持國家收入。更是看看鄰近香港的新加坡, 1965年被迫獨立時的面積600平方公里都未夠, 人口僅約220萬;當時還要面對經濟崩潰邊緣、衛生惡劣、種族不和的問題, 但結果卻擠身「亞洲四小龍」之一。這些都足以證明, 對「大」嘅迷思是何等的憨鳩。

談到新加坡, 就必要提到其政治進程對應三十年前的香港, 就衍生最少兩個額外問題出來:

  1. 新加坡於1959年進行第一屆民主選舉產生國會;更要追溯至1957年新加坡與英國進行自治協議談判, 當時英方代表之一是「坡督」柏立基。他完成處理新加坡自治協議之後, 就被當時殖民地部派來香港出任港督。如果做歷史評估,根本可以理解為英國已經打算俾香港自治甚至獨立, 況且以1980年代而言, 新加坡的事並不算「很遠古」。既然如此, 以不少「民主回歸論」支持者的政治理念而言, 為何不就以新加坡作例去同英國「講數」在香港推動民主政制?
  2. 1962年9月1日,新加坡主權公投,就係人民行動黨在1959年上台後向英國爭取要進行的事。結果係72%得票支持脫離英國拼入馬來西亞聯邦。引伸出來......
    如果「民主回歸論」支持者當年認定香港人係大多支持「回歸祖國」,點解唔學李光耀咁賭一鋪??? 抑或其實心中知道香港市民情願繼續做「殖民地走狗」,如果進行公投應該會輸到仆街,所以情願就咁鳩叫進行打所謂輿論戰, 然後騎劫所謂嘅民意民情?

香港電台2001年《傑出華人系列 - 李光耀 (上)》

如果2. 的推斷被「估中」的話, 看著三十年後嘅今天,「大一統左膠」都係繼續使呢招出嚟...... 所謂泛民、社運幾十年嚟毫無進步!

由此可見, 三十年前的香港所作的「決定」肯定是錯誤, 建構「普遍香港人支持回歸」的輿論就使英國未有足夠民意作籌碼與中共進行談判。若再看看中共數十年來的政治手段, 更可以肯定《中英聯合聲明》不過是對港人的權宜之計, 看著今天的香港境況絕對是「財到光棍手, 一去無回頭」。當年的「民主回歸論」支持者該好好想想如何給數百萬港人交代之餘, 更不要再對中共有任何幻想。俗氣而直接明言, 中共昆鳩咗「民主回歸論」支持者三十年, 弄得香港一敗塗地, 我們還有幾多個三十年可以輸? 因此, 實在不明李柱銘為何要開出一個容讓篩選候選人基制的所謂談判條件
《明報》2013-4-10 李柱銘倡最高票5人入閘 願接受機構提名 提反建議

李柱銘真的以為, 中共還會跟你談判然後「容讓」泛民候選人有機會參選嗎? 香港已被中共侵害得體無完膚, 中共豈會這麼笨唔「食住上」做憨鳩仔 ?! 三十年前中共「談判」的對手是英國也弄得香港如斯下場, 香港自己有何能力應付中共呢? 更是三十年前的思維已經害了香港一次, 還要害多一次嗎?

以現時港人普遍三十多歲結婚生子, 香港已失去了一代人的時間, 或說是消耗了下一代的時光。我們對得起下一、兩代人嗎? 尊敬的李柱銘先生, 請你公開宣佈收回這篇報導所發表的內容吧!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