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埋單計數:《蘋果》論壇版「改革」疑點

三月尾由一同有投稿《蘋果》的相熟友好告知,將由紅色背景的林平衡接任李怡主編論壇版,本來也平常心繼續維持李怡主編時的投稿方向 – 緊貼新聞選題和注意筆鋒。多篇投稿至今僅登一篇,再問問其他友好,「被投籃」數量也不少。縱使平常心也得看看這一個月以來的版面變動:


  1. 印刷版從E疊「遷回」A疊,總編輯張劍虹可有「貶李怡、揚林平衡」之意,不欲有太多推測;
  2. 「李怡時期」,〈探針〉及〈絲絲世語〉外可刊登多達六篇,通常四長 (約八百至一千字)兩短(約五百字)。不論投稿者有何寫作習慣,算有足夠發揮空間及刊登機會;但四月以來版位只得四篇長文;4月18日更只有三篇來稿(陳沛敏的一篇不算)
  3. 週六不再有論壇版,這使每個月又再少了近二十篇文章;
  4. 每天總有一幀插圖、甚至無法想到與文章有何關連的。這圖佔去了一篇約500字短文版位。4月16日更有兩幀。相對「李兆富時期」也有圖片或插畫,但都與文章題材有關的;
  5. 廿多日以來有五篇由記者撰寫的對話稿子,包括4月10日《練乙錚談碼頭工人罷工》;4月11日《趙其琨解構工會角色》;4月12日《陳日君回應「偷換概念」指摘》;4月19日《港大專家何栢良:需檢討應否停售活家禽》;4月22日《呂秉權評港人捐助四川地震 災區不缺錢 只缺制度》;與及今日《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教授馬傑偉: 張德江的假設已經失效》。撰稿的都是非常出色的記者,他們的採訪質素毋須質疑。或是4月25日有一篇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的目標》,但其實是她在4月24日的記者會發言稿。但讀報多年,只見在新聞版另闢版位刊出,為何現在會刊登在論壇版,實在無法理解;
  6. 對話稿以外,又有「純粹翻譯」的稿子,包括4月9日譯自金融時報的《改變英國的鐵娘子》;4月10日更是兩篇,分別是標明譯自華爾街日報的《改變世界的鐵娘子》及《韓戰會再爆發》則標明翻譯自CNN的;
  7. 廿日來有三篇財經評論:4月2日交通銀行香港分行何文俊4月8日有陳鳳翔4月19日又有一篇由恒生執行董事兼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業務主管馮孝忠。為何要在論壇版撰文談財經,而不在B疊另闢欄目讓他們以至其他有評論財金能力的讀者撰稿?更是何文俊的紅色背景和刊出日期,無法排除林平衡「早有準備」

縱合以上種種現象,再加上吳志森在4月10日《主場新聞》的〈李怡離任與《蘋果》論壇改革〉的疑點 ,除了「收窄刊登投稿空間」以至扼殺言論自由云云以外,實難找到其他結論。

小弟其實早在08年開始已有投稿《蘋果》論壇, 當然是以筆名而且產量不多。當年有收過李兆富的回覆電郵詢問有關稿件的問題。近期翻看一下該段時期的刊稿,縱也講究「身份牌頭」,但即使我等一般讀者投稿,也有機會刊登,文章內容也不一定緊貼新聞評論;近年產量增加了而後來才知道是李怡負責審稿,也相信去年底得到該是他的同意以「時事評論員」的身份搞稿。重看近年被李怡投籃的電腦檔案作檢討,「死因」離不開筆鋒過銳 (俗謂「火力過大」)或是未有適時緊貼新聞,當然也偶有「死因不明」。但這「李怡時期」也刊登不少「路人甲」的投稿,以「最百花齊放的日子」形容該合適的。

我也希望這只是我對林平衡先生的小人之心而已。不過,最好還是請這位極紅背景的前輩向廣大讀者和一眾過去、現在和將來正準投稿的讀者們給個說法,以能釋疑和解除這股染紅低氣壓下窒礙一眾作者思路的壓力。或是從正面角度去想,期待著「可以誘導至紅色思維」的情況消失,甚至宣佈擴充版位,好讓廣大讀者和更多的「寫手」暢所欲言。

吳志森以往為〈探針〉專欄作者之一。昔日「李怡時期」除〈探針〉和〈絲絲細語〉外,可刊出多達六篇投稿
但森哥「復筆」之後,也是用了一個投稿欄位而非在〈探針〉。每日四篇變成只得三篇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