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回應田北俊:旅遊業不是你所認為的

承蒙旅發局前任主席錯愛,於《蘋果日報》網上論壇洋洋一千五佰字批評筆者在5月4日的撰文評論不夠客觀。閱畢田氏之文稿,感到的不過以身份故弄玄虛模糊問題焦點(或俗謂「用身份同名聲嚟壓人」),迴避小弟拙文對自由黨主政旅發局十年來香港旅遊業和衍生對社會的影響。故此就「禮貌上」作出回應,同時點出田氏回文的謬誤。

自由行故之然帶來收益,但這項政策出現是始於「沙士」之後,縱使全球旅遊警告已取消但各地旅客也仍對香港卻步,田大少不過是把「自由行是中央施恩香港的及時雨」的說法來個合理化解說。文中同時提到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收益由2003年的289億元到了2011年達850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4.5%,並指這是毋需政府支持下產生的結果,這論點是田生欲宣示個人功名還是為自由行保駕護航就見仁見智。

這些數字的確是事實,是無法推諉,不過呢......這些的經濟成果的覆蓋層面有多大?看著「自由行旺區」高級服飾店、金舖、藥房、電子商品店氾濫成災而小本經營者已經無處容身,甚至如銅鑼灣變得「藥房多過七仔」,這不是反映著這堆數字成果的惠及層面有限嗎!

文中提及「旅遊業不少職位所需技能較低」一說,以筆者肆業旅遊學系並曾從事「無煙工業」逾十年的光景,只會以「不撚之所謂」來回應田氏。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香港理工學院及黃克競工業學院就以培訓專業的旅遊及酒店業從業員為使命;近幾年連中大、嶺南也有旅遊科。甚至英國伯明翰大學(University of Birmingham)、瑞士Hotel and Tourism Management Institute等院校,更是蜚聲國際的旅遊管理學的專業學院。簡明而言「旅遊業是低技能就不會有這些院校存在」!

或是換另一角度,目前「零團費」猖獗的業界生態而衍生的從業員質素低落問題,情況不堪入目。《蘋果日報》5月2日報導提及阿茜的「洗腦言行」只算是皮毛,筆者就親耳聽過「香港的面積是2500平方公里,人口1200萬」、「香港右軚駕駛是因為奉行資本主義」、「從青馬大橋觀看汀九橋說著橋後就是深圳」,這些連介紹香港基本資料也超錯!也許這就是「低技能」的結果吧!「低技能」的質素有多差劣,可詳閱《刀手豪語錄》一文,保證昨天的早餐也會噴出來!

田氏以「旅發局向來只是將約30%的推廣費用於內地市場,其餘用於非內地的國際市場」來回應筆者批評旅發局過份側重於大陸旅客。但從旅遊管理學角度而言,既然中國市場已有穩定而大量客源,就不需要再投入更多的推廣資源,甚至是不少數據反映著超出香港負荷就更應該停下來。集中討論「三成」的說法,就是反過來質問餘下的七成是用於何處,田大少大可清楚的「攤盤數」出來以使筆者理屈。不過,以筆者近年所觀察到的情況,包括業界中人跟隨旅發局出外參展、或報刊報導的宣傳行程地點,不外乎印度、中東、東歐/俄羅斯。但業界對印度和中東客源有幾多「意見」,不知田先生有了解過多少,但筆者就好清楚是「媽聲四起」;東歐/俄羅斯更是笑話,本港註冊俄語/東歐語導遊數目「最多連腳趾數埋都有剩」。或者有業界代表提出從中國東北三省引入外勞導遊就是解決辦法,但破壞本港旅遊從業員的生計,這是身為香港的旅遊業管理者應做的事嗎?

文中更是提到歐美的債務等經濟危機使當地國民減低了到海外旅遊的意欲,這也反映田北俊對業內稱為「鬼佬客」市場的無知,西方國民視旅遊是生活的一部份。田大少請揳高枕頭反省清楚旅發局的角色就是尋找客源,連客人都不清楚來香港可為何事就不會想到選擇來訪東方之珠,這不是旅發局的「罪責」難道是筆者的責任?!旅發局的宣傳策略的確有「美食、傳統節慶、生活文化、綠色景致、文化藝術等」的內容, 但觀乎蘊藏著「購物消費」理念的項目例如「冬日購物節」「美酒佳餚巡禮」就來得聲勢浩大,至於「收益不及購物」的項目旅發局又花了多少力氣去推動,田先生又能否給港人一個清晰的交代?但我必須指出,「鬼佬客」從來都不會看重這些「推廣項目」,他們只想知道來到香港能體驗甚麼地道的人和事,老土而直接的就是「風土人情」這四個字。

田北俊已經離任,林建岳先生的上任該意味著自由黨在香港的旅遊業的(政治)任務「到此為止」,香港社會自會對他們的功過作出定論。但無論如何,自從07年以來大陸旅客比例過半,去年更攀升至四分之三,並由此引發一連串社會問題以至港中矛盾,就是發生在田北俊擔任旅發局主席期間出現的事實。而旅客數目超出香港負荷帶來的問題亦在田氏主政期間發生。真正懂得旅遊管理學的專業人士是絕不會如此行事,而會衡量香港的旅客承載能力去訂定推廣計劃,即使面對審計署和立法會盲目的批評也不會輕言就範然後盲目追求旅客數目和收益數字。!

如田大少打算再作回應,筆者就得請不要浪費大家時間筆戰,而是一齊面對全港市民!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