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六四晚會, 仲去嚟做乜

先此聲明, 不是要否定六四的悼念活動, 而係悼念六四又係咪年年如是, 更甚是悼念六四就只有支聯會所宣示嘅意義同目的?

From Internet
不知廿四年前的5月21日或5月28日, 你是否身在現場, 但八九學運以至六四屠殺, 所謂普世價值、國際評定甚至歷史記載已有定奪。但廿四年來, 支聯會的六四晚會, 仿佛就成了香港人對這件事的態度的代言象徵。



2012年的「六四燭光晚會」

但近年中港矛盾而起的本土意識, 就出現對六四晚會嘅爭拗。唔計自治派嘅「關香港嘟事」嘅立場不談, 也不談支聯會對今年的硬膠「愛國愛民」口號的極硬膠回應, 庫斯克、無待堂甚至李怡在上週六《蘋果日報》社論提出的論據, 以至陶傑在5月13日晚「光明頂」所講到的政治考量, 其實真係要思考一下到底該抱甚麼態度看待六四屠殺。

支聯會廿四年來所主導的悼念六四,基調離不開「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一句口號更成為本土派狠批的目標。另外集會形式年年如是、蔡耀昌多年來的哭腔讀悼詞也在去年遭黃之鋒童言無忌的說到「疴屎唔出」淪為笑柄。又或是各大政團借此擺賣籌款又惹起一部份市民覺得在「抽水」,可見支聯會的悼念活動背後存在不少問題。

「建設民主中國」受到批評的原因,當然同中共干預香港政制發展有關。本土派的批評不是沒有道理的,一國兩制下訂好香港自己的路為何還要事事向北京叩首?甚至某些統派人士高叫「中國無民主,香港不會有民主」之說,更遭到各路人馬狠批「為何一定要將香港的政制發展與中國綑綁一起,或是為何不能香港先走一步?」統派的回應不是民族主義上腦,甚至認為香港要為中國民主發展作出犧牲是合理的,就是認為中國不民主化的話根本不會批准香港有民主。這些論點亦是統派/本土派無法溝通的因由。民族主義上腦在香港還是普遍的,這沒法子。但爭取民主過程竟然說到要等「批准」,這與古代皇帝恩准先可以做有何分別?再以所謂學術角度而言,民主制度是由下而上實行,但這種思維是由上而下,該發生於專權政治制度。敢問支聯會甚至演變出來的民主黨及各統派人士,你們還有資格去講民主嗎?

「平反六四」更反映著支聯會真的有如陶傑常謂的小農奴隸DNA 基礎本質 ── 人活於現代,腦停於古代。
即是不讀無代堂在蘋果日取所指的中共歷史,就是「平反」二字最常出現就是古代的公堂或皇上大殿。六四屠殺死咗好多人是不爭的事實,從史學或國際普及角度的定論都係一場由中國共產黨執行的大屠殺。廿四年來只是殺人者不承認、甚至扭曲為一場暴亂,套用香港人慣常用語即是唔認數、賴皮、老屈轉頭
叫共產黨平反六四,即係叫個殺人犯自己認返佢啦,傻的嗎?

或是另一種演繹,就如劇集包青天,支聯會依家同包大人講「有冤情呀包大人,請為草民平反呀!」
Orz Orz Orz
Orz Orz Orz
Orz Orz Orz
(網上式三跪九叩)

不喊「平反」又可如何? 如前述, 「中國共產黨執行的大屠殺」是國際公論, 就該把還在生而直接和間接的主事者, 古至江澤民近至習近平, 甚至陳希同、賈慶林等等, 通通拉去海牙國際軍事法庭受審, 與智利狂人皮諾切特睇齊;並且這就是將「追究屠城責任」付諸實行的大方向。

悼念六四屠殺一說, 其實是針對中共的殘暴手段殺害逾千計甚至萬計的平民, 鍾偉樂以5.18 南韓光州事件、或是有不少人論及台灣2.28事件的悼念活動基礎論點, 其實絕對恰當。更是如果僅針對傷亡人數的話, 我們更應悼念馬來西亞5.13暴亂及7.21新加坡暴亂。由此可見, 支聯會廿四年來處理六四悼念活動的手法是非常有問題。包括小農奴隸基因作為理念基礎;將中港政治命運作綑綁處理, 弄得香港社會廿多年來被迫近距離面對中共;借此作為政治本錢的發展工具。

在筆者個人立場, 去維園與否有三個考慮因素:
1. 今年唔再疴屎唔出, NO MATTER 係蔡耀昌自己或者係其他人。要造氣氛唔駛咁!
2. 取消 "平反六四" 呢句完全小農奴隸DNA嘅口號。如前述, 家陣有冤案, 求包大人明察秋毫, 為草民平反呀?
3. 取消 "建設民主中國" 呢句完全民族主義SHORT上腦嘅口號。一係就去埋台灣同南洋各地, 要求當地華人一齊建設!

但無論如何, 這場發生於1989年6月4日的大屠殺, 即使所有涉事中共人物作古, 悼念是需要的, 但絕無必要支聯會這種觀念和手法。


延伸閱讀
「民主回歸」不能一錯再錯
鐵娘子走了不用悼念
輔仁媒體:
庫斯克 - 我不是因為愛國而悼念六四
傲將軍 - 悼六四 在心中 不必到維園了

無待堂 - 要愛國愛民,卻不准愛自己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