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這些年來,你過得好嗎

十六年過去,今年的社會氣氛不單止異常低氣壓,一位「中環人」的朋友告訴我,他在街上感受到一種很濃厚的怨氣,縱使他不過是一個只會看過港聞版就算的人,也正正他不是「政圈中人」,這番話才來得真實。今年七一將會如何,無用多說。

這麼大的怨氣,當然同中共的管治手段有關。但從一種平民角度不會想得這麼深入,極其量都會想到日子不好過;九七前已投身社會的,多會用上「今不如昔」去形容對目前香港的感受。總體一個共通點,就是所謂「九七回歸」就是一條分水嶺(按:我絕不用「回歸」這個詞彙,但這次是從平民角度,被迫例外)。推前到過渡期甚至早到中英談判,九七是一個大限。

過渡期內,不同人的經歷縱不盡相同,但有一個會是不少港人的共同經歷 ── 移民潮下的生離死別。用到「生離死別」是否有點誇張?絕不!

廿多三十年前,通訊不如今天的方便和低廉價格。今天,要真情對話的,可用 SkyPE;當年,打去加拿大的長途電話收費,記憶中是每分鐘 HK$6.70。現在,要用文字聯繫,可以用Facebook 的 Chatroom,或者老土一點用電郵,甚至早幾年的MSN 、更遠古一點的ICQ;但當年,空郵信件也要接近十天時間才到達彼岸。移民遠走就變成彷如隔世,以後不再見。天各一方之後就必定是「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十多二十年後的今天,即使通訊變得方便能重新聯絡,但人物變、事物變。正常而言,一切塵埃落定無甚懷緬;即使真係有機會重聚,也就食餐飯見個面,閒話家常然後又各自返回自己的生活當中。

當下的港人,面對社會的困局總會想到過去。移民潮既是集體回憶,更可能是集體傷痛。於是乎,我就同 Michael Mo 等一大夥兒構思製作這齣短片出來



以一種passionate, emotional approaching,或說穿了去挖起好多香港人「九七大限」而有、兼最切身傷心事。啟德機場,就是這場集體傷痛的共同發生地點;加航飛機,正是當年最多港人移民離開會乘搭的航班,因為當年這班 CP 8 班機是唯一同時飛往溫哥華及多倫多的航班。挑起一種「失去過」的情緒,試圖然後產生「我唔想再失去更多」的思緒,再然後的不用多說了


早在3月27日《蘋果日報》已經寫過移民潮下的離愁別緒,或是在本博客的「加圖版」更有朋友向我高呼著「你條仆街掟催淚彈!」其實,移民潮下的別離,不論是親友、同學、戀人,都不是自願的。被迫失去過一次,還要失去第二、第三、無限次嗎?背景音樂其實係薛凱琪的《給十年後的我》,「O三七一」十年過去......香港人,珍惜眼前所有的,或是眷戀昔日的美好,就不要再錯過另一個十年,甚至係另一個三十年了。

與短片關連的,就是這個專頁。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