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七一你會在那裡?

十六年的日子走過了。今天的社會現況、你我生活環境,除了說著「九七前的風光不再,當下生活迫人」之外,可有其他答案?縱使慶幸地在高樓價之下覓得安居之處,但也要付出畢生的精力向財金機構償還按揭。感到透不過氣之際,可有想到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或是人云亦云說著「人人都係咁生活的吧」之下,認命的日復日年復年就此作吧?或是當不了樓奴的,連找個蝸居也難。劏房當道、連年加租、公屋排長龍……繼而就是工作依然困苦,收入追不上通漲又無力與僱主討價還價。筆者在想,這該是普遍市民對現今的香港心中的社照吧。

之前响《蘋果日報》寫過「九七前安份守己「打份工」可以活得自在,或是做點「小生意」可以養活一家數口;但到了今天,的士司機、保安員、清潔工都在捱日子,即使白領階層也如度日如年。我們在自怨自捱的同時,社會上又諸多輿論說著「我們沒有發揮獅子山下精神」;甚至年青一代更被狠狠批評「只顧吃喝、不求上進」;但另一方面,攀附權貴的人、尤其是向中共擠媚弄眼的商賈,又彷彿得好無限利益好處,甚至觸犯法律,例如六八九的僭建、機管局的貪瀆疑雲等等,卻又未有任何法律制裁或者展開調查。這樣的社會境況,容忍下去的話,你我的生活可會繼續慘淡下去,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

民主政制被一拖再拖,政府管治沒有得到市民的監管,用上「胡作非為」形容十六年來的特區政府,尤其是六八九這個竊據政權實在適合不過。也許市民大眾仍不諳民主選舉的重要性,簡明而言一個全民普選的社會領袖絕不可能會要求政務官員「要考慮內地的感受」,無視港人的利益。相對地,媚共之徒最愛說著「英國政府也沒有在港實行全面民主政制」,這的確是事實。但是「英國殖民走狗」大都自律地運用權力,甚至受制於英國當地議會的監察之下,不敢在香港胡天胡帝。可是當下的「宗主國」不欲落實本已寫好在《基本法》可實行的普選,只想繼續擠出受其指揮的傀儡政權,我們的香港豈有將來可言?

或是當下特首、政府高官,以至中共高幹出席公開場合,都有警察包圍保護,甚至動輒向市民施暴,不少市民或會認為這是適當的做法。但年紀稍長的可會回想昔日,港督麥理浩經常隻身微服出巡視察民情;甚至仍會津津樂道這位昂床七呎的洋鬼子竟敢無警察貼身保護下在香港街頭四處闖蕩。相比之下,若不是當前的香港管治者不受市民歡迎,豈要如此擔心安全問題呢。

十六年前的「大限」,讓我們失去的不只是社會環境和生活質素的敗壞,再推前到過渡期下的移民潮使我們還失去親友和墊愛。我們還是認命、默默承受這些敗局嗎?回想三十年前的中英談判,港人沒有抓緊機會去掌握命運;○三七一只算做到了一點點,但我們到底還可如何面對將來,那就套用一些談論玄學的電視節目的主持必須說出的一句「命運掌握在每個人手上」給全港市民吧。

後記:71 可能打風,民陣已宣佈如果8號風球就押後至7月7日。我覺得响日子上有更大嘅意義,亦順便「捉鬼」 --> 蘆溝橋事變又再述說著是「中.國.人.的屈辱」定係點

延伸閱讀
這些年來,你過得好嗎
至於窮人住屋難嘅問題......
港人回歸英國心?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