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抗爭就是要靠群眾

HKTV 被拒發牌事件在星期日的集會,六點後的「下半場」如何毋用再多談,班左賊做了些甚麼事出來發生了甚麼局面,所謂人在做天在看,佢哋繼續辯駁也改變不了「『商討』就是趕客」的客觀事實。至於「另起爐灶」搞遊行嘅問題,佢哋嘅論點係「針對廣播政策的不公義」。唔係唔啱,但公眾對成件事件的焦點只係「睇電視」,佢哋嘅曲高和寡,就只有佢哋嘅同好先至有興趣去理。

2010年12月5日,拆尖碼計劃第二次刊憲的街站誓師

集會趕客,或者社會議題搵唔到客的因由,當然就同市民的認受性有關。但佢哋嘅想法認為「應該指出背後嘅意義,使市民明白」咁先係爭取市民嘅支持。人性自私、只顧切身利益係現實,唔覺得關自己事就唔會理。例如「反高鐵」時過份集中於菜園村,市民就一句「我唔係住响嗰度,關我叉事咩」。但班搞手批評「民智低,接收能力差」之外可有調節訊息發佈的策略,有參與過這場運動嘅人都心中有數。同理地,08年開始尖碼巴總的行動,擺街站時講乜膠歷史意義保育價值,真係搵鬼聽呀;改為講「拆咗個站就無車搭無船搭」,市民就衝晒埋嚟簽名。三次刊憲合共逾25000簽名就係咁樣攞返嚟。不過,有人响背後批評「用埋啲咁CHEAP 兜嘅方法」.....

回到電視牌照事件,昨晚集會「主導權」「回到」工會手上,整場集會安排得尤如一場SHOW,我再感受下和以群眾的角度思考,得出「有如1980年代《歡樂今宵》戶外直播嘅SHOW 嚟做」問過下身邊一些「年長人士」朋友,佢哋都係話「係呀,真係好有呢種感覺」;開場嘅一刻仲要話「夠鐘啦, 開電視喇, 係咪呀」。所做的就係借香港人「餓」咗電視好耐嘅心情嚟挑動人心。台下嘅市民好自然就投入咗响當中。集會過程並沒有切斷任何關連嘅政治訊息,就是參與者投入了,那也不再抗拒這些「污槽邋遢嘅政治」!集會當中播放節目精華出嚟,群眾睇到「嘩, 啲節目真係好堅喎」,埋下咗一種「呢個台真係好正」嘅期待心理狀態。到散場時,我見到個個都好滿足咁離開。咁就將佢哋渴望HKTV正式開台嘅一團火Keep on going。


細心了解,整場集會完全係一場心戰習作!!!!
但又坦白講,堆左賊又有幾多人識吖......

其實呢種集會模式、「表演」手法响台灣民進黨、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以至人民聯盟、甚至保守得如新加坡的工人黨近年常用。只係香港啲抗爭搞手只想著「要教化人民」或者係只顧著show off 自己係「高尚知識份子」,而不屑用呢啲「只顧討好群眾」嘅手法。

讀過Marketing 的都有知道,Approach potential client 第一個目標就是「盡快爭取客人說出第一個 "YES"」,原因就是要建構出一個「雙方能作溝通」的氣氛。方法就是在「開場白」中的閒話家常找到了共同話題,即所謂要投其所好。就是「雙方能作溝通」的話,接續後面的事情就容易談判。星期日3-6以至昨晚的安排,就是這種做法;至於班左賊,撇除心術不正嘅問題,操作安排根本不切合群眾的期望,這就解釋到「走客」是一切正常發生的事。不過,所謂「有諸於內、形諸於外」,歸根究底都係心態問題,所以有乜議題,都真係唔好俾佢哋掂。亦事有湊巧,尖碼之外,近年多宗保育的社會議題例如永利街、政府山,他們都沒有參與其中...... 所以電視牌照事件,工會自行「揸莊」是合適的,毛孟靜亦表示身為議員可做的,就是在議會內做盡可做的事,相信已經足夠。


當然的,我相信還會提供一些現場的支援,這也是恰當的。不過,班左賊可不甘於只當參與者,事到如今,該是司馬超之心的了。所以大家必須要繼續防備,以至有任何社會議題發生,必須請他們不要沾手。但今次使出「推個名不經傳的人出來做掩護」,相信總有人「求上位心切」之下,佢哋會繼續使出來。但筆者奉勸佢呢啲人,陳璟茵可謂已變成「一碟天后」,你哋自己諗搏唔搏得過喇!

延伸閱讀
左膠騎劫天仙局
公民社會?還是山頭割據!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