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左賊的「家庭團娶」雙重標準

綜援案的爭拗,又係走返去單程證審批權嘅問題,呢個係預料之內。事實上,正常的話,只要奪回單程證審批權,又或者更簡單地香港政府根據《基本法》第22條有關大陸人到香港嘅入出境限制,就可以規限「家庭團聚」嘅資格,最低限度要考慮响香港生活嘅一方具備足夠經濟能力去維持兩個人、甚至更多人嘅生活。呢個亦係所有外國嘅家庭團聚審批嘅大原則。

但偏偏班大一統左賊一見到有非自己人提出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就發晒茅,又話佢哋都係支持取回審批權,可惜一講到入肉,即係審批權如何執行,唔係又嘈「歧視大陸人」就係潛水去到馬利安娜海溝,始終都唔肯定面交鋒。坦白講,班左賊嘅立場係講得通道理的話,佢哋又駛乜咁嘅表現吖。

呢項嘅爭拗並非今次案件而起,早前9月初「源頭減人」廣告時都已經嘈到拆天,但其實拗咗好耐。過去的日子,不少本土派拿出南亞裔人作例子,指佢哋要同家人响香港團聚要受入境處審批,要考慮佢哋本身响香港嘅居住環境、工作收入,先會批准。班左賊當然都係出唔到聲啦,但同時又有土共話香港係中國地方唔俾佢哋嚟係應該。即係話,左賊同土共其實都係同一種思維 ~ 中國人就要接納。

既然非華裔會引起其他爭論角度,那就回到左賊(以至土共)對「中國人」的理解就是哼著侯德健首《龍的傳人》~ 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所以我就提出台灣美媚同南洋華人女仔作例子。但事隔多月,土共當然無聲出,左賊亦同樣地不作回應。乘勢今次案件再起爭拗,而論點又係嗰啲,於是就嚟一次「每日一問」



追殺到佢哋肯回應或者宣告投降為止 (最少玩一個星期)

台妹或者坡妹嘅論調,單純建基於「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啲左賊又可以話新加坡、馬來西亞等遠離中國、南洋華人早就離開中國 (响六四紀念前後有關「建設民主中國」嘅爭拗中,左賊也不向小弟回應「點解南洋華人唔駛支持」而作出嘅推論)。而佢哋一直以嚟對香港同中國嘅關係的態度其實係因為香港與中國相連、南京條約割讓香港是不公義。亦即係話,佢哋看待香港與中國嘅關係是源自清朝中葉,那我就加上一啲歷史元素去講台妹同坡妹:

華人移居南洋可以追溯到明末開始。例如出現於清乾隆年間嘅蘭芳共和國,就係一班明末至清初跑到婆羅洲 (今沙巴、汶萊一帶) 嘅華人所建立。又或是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在他的回憶錄上集 (1923-1965) 記載到佢嘅祖父生於1871年,即係最遲於佢曾祖父就走到南洋去
《李光耀回憶錄 (1923-1965)》
照推斷該會是1850 - 1860年期間。
即係話,南洋華人嘅源頭時間同左賊認知嘅香港嘅時間都是同一個時期 ~ 清朝,甚至更早。

至於台灣更是源遠流長,但所指的角度不是共匪嗰種「自古以來」、也不是親監營看待「共匪不合法奪權」嘅觀念,所指的是語言系統。眾所周知,台灣嘅本土語言歸納為「閩南語系」,而這種語系在大陸的範圍包括浙江溫州,南下福建沿海嘅莆田、泉州、廈門、漳州,然後廣東的潮汕,與及雷州半島和海南島都屬於閩南語系。
即係話,台灣華人嘅文化同大陸係一直連系著,比左賊認知嘅香港同中國嘅關係嘅時間更早。

從以上兩個歷史因素可以睇到,如果認為香港同中國是一家人所以要寬待的話,就應該同時寬待娶坡妹、台妹嘅港男/嫁坡仔、台灣仔嘅港女;或者套用返左賊嘅論調,當下要對港台/港星家庭要在香港團聚而要評估經濟能力就係歧視。

所以,唔該班大一統左賊收聲,唔好再話倡議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然後加入經濟能力評估就係歧視排外法西斯,或者話係「歧視同剝削窮撚組織家庭嘅權利」;一係就要嘈的話就去齊英美澳紐加駐港領事館抗議。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