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驅蝗遊行揭視的港中矛盾

筆者按:文章本刊於今日《蘋果日報》論壇版。但未知何故被編輯刪減,且論點變得不實在,故在博客刊出全文


剛過去週日的「驅蝗大遊行」惹起港共傀儡政權、一眾土共破口大罵,中共更出動《環球時報》社論作出抨擊,可以見到這次示威就是刺中要害。另要留意,當日接受傳媒訪問的中國遊客,仍然擺出高傲姿態指香港社會都是受益於他們來消費。港、中人民矛盾己臨沸點,正式爆發衝突只差朝夕。但為何自由行引發的大量社會問題,而689集團無視港人的聲音,甚至回應內容仍然說著「自由行為香港帶來經濟效益」之類說法,有如助長中國遊客的氣燄?

對應近代史,涉及華人的族群暴亂不多,但每一場都是大爆發,背後的因由都與沙文主義以至種族主義有關。先論星馬,1957年馬來亞獨立之後,不少馬來人政治領袖更不斷以「華人是馬來人貧窮、落後的主因」去挑動種族矛盾,導致馬、華間的嫌隙不斷惡化。

另一邊廂,李光耀自1959年當上新加坡自治邦首相之後所展開的脫殖運動過程中主張的是各種族平等共存,就與吉隆坡方面產生分歧。只不過巫統為求向新加坡借力殲滅馬共,接納新馬合併。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巫統擔心來自新加坡州的華人勢力威脅其管治威權,與及人民行動黨主張的公民社會意識形態會妨礙撈取利益,於是不斷以「華人威脅馬來人利益」加強挑動種族問題,使馬來人與華人關係惡化。結果就在1964年7月21日爆發暴亂,並導致後來的新馬分家。

可是「分家」之後,沙文主義勢力繼續在馬來西亞擴張,針對華人的輿論越趨氾濫,1969年5月國會大選,以華人為主但非靠攏巫統的民主行動黨及民政黨打破巫統為首壟斷國會的局面,就使馬來人政治領袖老羞成怒,就在5月13日引爆兩族關係的「炸彈」,爆發「5.13暴亂」。一直傾向多元種族平等首相東姑阿都拉曼被拉下台,並在隨後十多年,算是溫和派的拉薩和胡先翁繼任巫統領袖和首相,都無法將國內針對華人的聲音壓下去,馬哈迪上台更進一步鼓吹已寫入憲法的「馬來人優先」打壓華人,巫統 / 國陣並藉此大規模貪腐。

至於印尼,1965和1970年的排華,不單是蘇哈圖以類似巫統針對華人佔據經濟利益進行挑動,更是借前一任總統蘇嘉諾親中共的取態指華人普遍勾結共產黨作煽動而爆發。更值得順帶一提,1955年時任中共總理的周恩來與印尼政府簽訂協議,不承認華人的雙重國籍,就使印尼華人無處求援,只能面對被屠殺的命運;或是1970年排華時,中共誘使印尼華僑「認祖歸宗」放棄印尼國籍而能到中國避難,但可惜成為文革烈焰中的主要被批鬥對象之一。

總體而言,當年大馬、印尼當權者要促成暴亂的目的,就是要清剿有可能危害權力的「非我族類」,或是迫這些族群向其歸順。將當下香港的情況作對照,大陸遊口動輒以「要不是中央就香港完蛋」之說,也是中共在中國向民眾洗腦,高唱「經濟援助」以針對香港人進行攻擊,與當年大馬和印尼當權者所做的是同出一轍。而香港的政局,尤其是要求落實普選的聲音,與及從中共角度理解的「香港還未歸順」;而且香港的落實民主的訴求,更迫使中共無法面對中國境內人民受盡貪腐之苦而萌生政治改革的想法,就是危及中共的權力。於是乎在香港使出「群眾鬥群眾」的手法欲殲滅香港或迫港人歸順,筆者認為這說法絕對正確。

馬來西亞自去年國會大選後,巫統再次挑動馬來人及華人的仇恨,目的不過是借5.13 暴亂後能鞏固政權,如今食髓知味!只是大馬人民,尤其是年青一代和居於城市的人民有較開明的民智,已不容易受到煽動。至於新加坡,國內多元種族的確融和了,但PRC Nationals引發出連串的衝突,和獨立以來最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也迫使行動黨要向人民作出一些讓步。印尼政府縱沒有為當年排華道歉,但民主化逐漸成功,針對華人情況也已不復見,而且2009年修改國籍法,追認當年逃離的華人的印尼國籍,總算還華人一個公道。

馬來西亞人民的覺醒,暫時窒礙了巫統的打算;新加坡人民的行動也見成效。港人如今面對類似的局面,可會打算繼續不聞不問,變相縱容中共的挑動,還是會行動起來,阻止中共卑劣的計謀或使之失敗,我認為香港市民該好好的思考和作出準備,始終中共並不會如印尼政府的反省和行動。

簡單解說:這篇文章是先以將巫統、蘇哈圖策動暴亂的手法,與中共煽動大陸人在自由行等問題針對香港的手法,作一個歷史對比。然後的,就是將印尼政府、大馬巫統近年的舉動,與中共缺乏反省和收歛作對比,最後就是以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人民在族群問題上的反應,予港人作出思考該如何面對和應付中共的煽動。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