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職工盟、工黨同工聯會都係一樣仆街

先按:要不是何秀蘭「成功爭取」去上海,與及林祖明回應批評絕食的言論,我也不會把這些涉及勞工權益嘅「私人恩怨」搬到台前。但先此聲明,本文言論僅為個人意見,不代表「尖碼之聲」組織的立場。

小弟與尖碼之聲在交通運輸政策問題上做過唔少工作,其中有兩宗事件與職工盟有著重大關連。

第一單
保衛尖碼巴總運動期間,在2009年第一次刊憲之後,尖碼之聲一眾成員正在擔心事件,並試圖找SIDE TRACK 嚟「砌」。因著我有旅遊業工作經驗,與成員討論後決定開新戰線,就是倡議將用作取代尖碼巴總的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改為旅遊巴停車場,借區內缺乏足夠旅遊巴泊位導致交通混亂問題,去「堵塞」搬站計劃。一直試圖找職工盟聯合行動。當時的考慮是「泛民」唔想益咗工聯會,與及職工盟轄下有一個「旅遊巴士職工會」,可以名正言順的有齊地區組織及持份者代表一齊去做。可是跟李卓人見過一次面之後......

2010-7-13早上約11:30,有旅遊巴司機在尖沙咀漢口道因抄牌問題與警員衝突,後來被控襲警 (蘋果日報報導)。

事有湊巧的涉事司機李偉明是我的舊同事,與尖碼之聲成員商討過之後,決定作出跟進。唯佢太太以為謝偉俊是立法會旅遊界會提供協助而表示「唔想煩到老友」,怎料被佢玩謝(日後再爆來龍去脈),隨即找我幫忙。
豈料call 爆李卓人先覆得一次電話,應酬幾句話「無乜相熟律師」就算。縱使輾轉找到李柱銘兒子李祖詒願意代表明哥應付官司,但因為缺乏足夠時間與證人溝通、無法與原本表明願意來港作證當日車上的日本旅客聯絡,結果明哥被還押荔枝角14日然後宣判160小時社會服務令。還記得審案的「釘官」陳家昇極度臭串,完成審理證物唔記得發還手提電話導致明哥無法工作沒有道歉之餘,判決當日還「串」明哥「點解你唔一早講你屋企嘅情況,咪唔駛困你14日囉」

講返尖碼之聲方面的行動。乘著明哥的案件,我哋就响尖沙咀發起行動,爭取將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改為旅遊巴停車場。



事前又有call 爆李卓人同佢助理王宇來,兩個大哥都無接電話、飛咗去傳呼台/留言信箱請佢哋覆電話,甚至用Facebook PM 佢哋,結果當然係影都無!

甚至乎2010 和2011年聖誕節後尖沙咀封閉咪錶,迫使所有旅遊巴違泊,我哋做到見晒報
蘋果日報 東方日報 太陽報 頭條日報  香港商報  文匯報 亞視新聞
李卓人/職工盟也是一粒聲都無出過。

尖沙咀嘅旅遊巴泊位問題當然仍未解決,運輸署同九巴不斷安排巴士線使用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計劃可說是暫時失敗。但最「氣頂」就係背後冷箭指業界都無人出聲,你哋區區一個無人識嘅蚊型地區組織「皇帝唔急太監急」。

成件事絕對可以話就係因為李卓人沒有配合一起工作,甚至沒有採取相應行動,先至搞到呢個結果。

第二單
十五年車齡限制法案,我同班兄弟點打到莫偉全、陸恭蕙瞓低咁滯,可謂有齊記錄。

但我哋一直設法與運輸業界聯絡,尤其是客貨車、吊雞車、泥頭車、混凝土車司機,希望集合呢幾班最受影響的司機/自僱單頭車主,一齊對付政府。

在2013-7-2 傍晚,我哋電召了客貨車搬走暫放范國威在立法會大樓辦公室的7.1遊行街站物資時,碰巧有多位客貨車司機來到立法會與李卓人見面,商討如何應付十五年車齡限制法案。我哋與這幾位司機談論事件,而李卓人的助理王宇來迎接他們時,我著他「今日你哋傾咗先,之後再約出嚟一齊商量點打法」。結果當然係繼續無接電話、飛咗去傳呼台/留言信箱請佢哋覆電話,Facebook PM 都無回覆。

甚至立法會召開公聽會,李卓人都沒有藉我哋提出的論據去「追殺」官員,甚至主持會議嘅何秀蘭,批評我發言聲調過大、言詞粗鄙,更沒有如其他公聽會般設第二輪追問發言,弄得要范國威、毛孟靜「射」佢哋本身的發言時間俾我繼續發炮。

結果就是十五年車齡限制法案通過,至於李卓人同何秀蘭的投票,大家自行找立法會記錄吧!
更仆街的是上星期無綫新聞報導有劏車商乘著法案大撈油水,而職工盟就扮晒蟹協助車主們「主持公道」

這幾件事,再加埋貨櫃碼頭罷工事件等等,足以證明李卓人、何秀蘭根本係垃圾政客,職工盟、工黨係仆街政團

後記:這篇文出街之後,一定再有人背後放冷箭。唔好傳到我耳邊,否則我嘅炮轟必定陸續有來!還有的,李卓人必須為李偉明那十四日的冤獄負責,點「找數」你自己決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