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台灣保育石虎爭議

尋日我响自由時報撰文《苗栗石虎 猴硐貓村 香港白海豚》所講嘅「台灣石虎」, 就係呢種香港人該會稱為「山貓」嘅野生動物
(C) TEIA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香港有留意到嘅朋友或只是略知一二,但未必清楚具體情況,與及為何我會「插手干預台灣內政」。

「台灣石虎」是繼該相信已絕種的「台灣雲豹」瀕臨滅絕唯一在台灣出現嘅野生貓科動物。當地估計現存不足1000隻,集中生活於苗栗縣山區叢林。

保育事件因為苗栗縣三義鄉以「促進發展旅遊、改善道路擠塞」為名,建議興建一條新嘅公路。爭議情況同香港嘅「三跑」有少少類同,就係反對興建道路嘅團體除咗提出好多「台灣石虎」嘅保育價值外,亦提出好多技術方面質疑公路計劃能否達到想要嘅效益。

支持者嘅理據既集中於「發展旅遊業」、「促進經濟增長」,又或正如香港支持三跑者說「中華白海豚無咗咪無咗囉」,或是香港物流商會主席羅煌楓先生說「機場一帶只有200隻中華白海豚,給廣東人全吃掉也不足為奇」,認為台灣石虎消失了也沒所謂、「石虎會偷雞吃」之類的言論。

這麼巧合的言論就觸動了我的神經線,於是就把香港的經驗告知台灣的朋友,指出建構這種保育與發展的假對立已曾在香港發生,更利用反服貿而生一片反共聲音的餘溫,指出這又是一種該來自中共的手法。將矛頭指向主政苗栗縣政府投共攞著數的國民黨,殺一個措手不及。

用香港「三跑」和「龍尾填海」給台灣人「泵水」,同時「抽水」返香港指向「三跑」和「龍尾填海」以至其他發生緊或將會發生涉及保育的發展計劃,例如新界東北、大嶼山等等。給中共發出嚴重警告 ~ 唔好以為無人睇穿你哋玩乜。

單純以保存適當生活空間的概念,荷蘭呢種予野生生物橫越公路的仿野外環境的天橋設計,可能係值得考慮。

但石虎的生態習慣很神秘的,要做保育的確相當困難,這種橋又是否適合,還是留下空間給台灣的石虎保育人士群體。不過,正如沒解除中共空域限制三跑起咗都係廢,三義鄉外環公路計劃又是否能達至「促進發展旅遊、改善道路擠塞」的目標,我認為該先從城市規劃角度討論清楚,沒必要興建就拉倒好了。

後記:我家有兩隻喵,也可能使我對「台灣石虎」新聞上心的原因吧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