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牽連大波的一隻狗

一隻已有人「認頭」有人養嘅狗闖入上水站、走落路軌,然後奔跑到粉嶺站,最後被懷疑遭直通車撞死,坊間的反應的確出乎我意料之外。背後的因素,除咗港人對動物權益意識日漸高漲有關之外,港鐵「年年加價,日日壞車」亦積累不少民怨,借勢遷怒港鐵也可能是一個因素;涉事列車是中方派車,牽動港中矛盾情緒也是另一個可能性。「三料」炒埋一碟,港鐵呢鋪想閃都難。

今日响九龍灣港鐵總部的示威,港人自決 藍色起義的Max 引述他本身認識的第一身目擊者 (同舊年葵芳站隻貓目擊者係我朋友一樣,搞到咁大嘅原因之一),加上循其他渠道收集資訊,事件關鍵就係直通車駛至粉嶺站之前,有依照職員指示停車,但無幾耐就重新開車,响列車過咗之後就發現隻狗嘅屍體。

有人會提出「復駛」後到直通車出現,還有其他港鐵本地列車駛過,懷疑係咪匪區列車是「凶徒」。不論從案件調查角度,或是我個人見解,同意這個質疑的。但要留意以下兩點:
1. 屍體的確係發現於北行的路軌上。但細心觀察新聞圖片,係倒臥於OFF-SIDE (即右邊) 的路軌
2. 留意東鐵兩種列車的車頭
 
圖左是「現代化列車」,圖右是日製「1900系」。
「現代化列車」車頭無任何防護設計,撞到隻狗係會將佢捲入車底,跟住就有可能被車輪輾甚至「分屍」;「1900系」車頭有晒大包圍,狗隻被撞之後應該係會向兩側飛彈

再留意「懷疑凶徒」同型號的「韶山8型」

車頭都有類似大包圍,將撞到物件/動物飛彈

單純新聞圖片只見頸部有傷痕,不能排除北行「現代化列車」的可能;或是「1900系」北行的話,一係就向左彈去月台下的安全槽,一係就向右彈去南行路軌的方向。如果係南行列車撞倒的話,就好大機會係有大包圍的「1900系」或「韶山8型」。

還有一個「疑點」,係懷疑涉事來自匪區的列車,並沒有連接MTR路軌的通訊系統,僅是由在羅湖上車的港鐵「帶路員」以無綫電對講機與港鐵控制中心聯絡。那就得出三個疑點:
車站/路軌職員示意開車?
控制中心為求避免「七分鐘」孭鑊,主動叫開車?
匪區列車司機要求,經「帶路員」詢問控制中心之後獲得批准?

扮「金田一」或「柯南」之後,還有以下不吐不快。

第一,無端端為隻狗「冠名」,我認為加得太多人嘅PASSIONATE 上去,將人的情緒加諸於一隻死於非命的狗,太過煽情之餘是對牠不敬。要做動物保育工作有這必要嗎?我對這個做法好有保留,所以我嘅發言內容從無提過個名。況且,噚晚已經傳出「可能有人養」,「冠名」更同時是不尊重傳聞中的主人;

第二,今日响街上、德福商場內,仍有好多人講緊「超......死隻狗之嘛,駛唔駛搞咁多嘢呀」;與及收到MTR 內部消息,指有員工人對金澤培今日落大堂面對公眾、道歉、獻花,同關注動物權益人士開會,感到好唔滿意,認為「咁樣為咗隻流浪狗丟棄公司尊嚴」+「為咗隻狗要嘥時間左查右查」
我唔會鬧呢班人無血性、無良,但我會認定呢啲人個腦仲未開化,仲停留緊响「小農奴隸DNA」嘅階段。我嘅邏輯好簡單:如果撞死嘅唔係「流浪」狗,而係你或你認識的人所養嘅狗,你又會唔會咁嘅態度呢?
動物權益保育嘅基礎就係不論有無人養,都有基本的生存權益,需要受到保護同予以尊重;

第三,正如第一所講,太多參與動物保育嘅人响今次事件,或過去的動物保育事件當中,加入太多PASSIONATE,搞到件事有點變質之餘,莫講話第二所講嗰堆人恥笑,就是普通市民都感到格格不入。
我明白小動物處於弱勢,係要受到保護。但「保護」唔係一味煽情,針對「冷血無良之徒」...... 要推動動物權益保育,最重要就係要俾更多人明白呢個論調嘅重要性和合理之處。下下搞到好似「上身」咁,你明、你投入,但旁人會點睇你哋吖????香港地有幾多個會好似長毛咁,唔太關注動物權益,但會樂意聆聽同尊重吖?
傳理學講求訊息傳遞要顧及受眾的思維、價值觀和感受;市場學也講求要掌握業務洽談對象的需要和顧慮。

再者,我已經收到風,共匪對呢件事因為涉及「韶山8型」聞到陣港中矛盾嘅火藥味,訓視傳媒要做SPINNING。而最好做、最快有效果嘅就係將「狗痴」作無限放大;即係搞到有如龍尾灘、三跑咁「保育阻住發展」嘅局面,將「動物權益保育」同「阻礙列車服務」掛鈎,盡速將呢件事滅聲。
還有的,已策動「左賊」騎劫然後踢散,可幸部份牽頭今次事件的人,早已識破佢哋嘅手法和企圖,先至無事。

唔信共匪搞局?? 點擊下面《環球時報》評論的微博截圖啦
  
(由左至右 P.1 - P.3再唔夠大就下載再放大嚟睇)
唔信就CLICK 入去睇:
http://www.weibo.com/3214158792/Bjmja2pZx
無必要就唔好開微博,共匪最興就係乘機叫HACKER 做嘢

共匪唔係要做嘢,駛乜响匪區搞呢啲煽動呀!!!

如果繼續用上段第一所講嘅手法去處理今次事件,長遠嚟講對推動動物權益保育有何益處呢?
理智少少吧!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