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計下數就知中共點解會話拉倒就2027

中共再為香港政改「放風」,講明必採取高門檻篩選,「要取得超過一半提委」之說,言下之意即是只會有一個候選人,即係好似北韓得佢選

即使「微調」為全票制提名,即係中共要框限住特首參選人數。這樣的「有票」,港人真的想要嗎!


另外,還說如果拉倒是次政改的話就要等到2027才有直選,這不單是再向香港發出強烈警告訊號,而且是加大力度。這可可理解成中共根本無意讓香港落實普選之外,對比以往,原訂於《基本法》的普選2007先拖5年至2012年,再拖5年至2017年,如今一次過拖延10年,那麼到底「2027」這數字的背後的是何玄機?

首先,從中共的角度看待香港是一個不肖子,紀文鳳以「奀皮仔」作喻,就能引證這個講法。既然香港「唔聽話」,就是要設法迫使香港向中共就範,做個乖乖的小孩子,任由中共操控。然後,中共視權就係人都知,在這邏輯背後,容許不會威脅中共的權力的選舉就只有兩個可能 ── (一) 就如鍾逸傑在97前所言的「能預知結果的選舉」;(二) 選舉對中共權力不痛不癢。

有云「農村鄉鎮也一人一票選村委而香港連農村也不如」,這不錯的,但要明白中共採取中央集權式管治,農村鄉鎮在地理位置,和權力層次都遠離中央,讓他們選過夠也不會危及權力;可是香港縱然地理上遠離北京,但政治關係層次卻緊貼於中央,加上中共自己向中國民間灌輸香港自「回歸」以來受盡中央的恩惠和賜予特權,若再予香港有真正的普選,必會刺激中國境內要求政治改革的呼聲。危及中共的權力,又豈會輕易讓香港普選!但對中共而言,可恨的是普選是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白紙黑字,在未能使香港的選舉不痛不癢,那就只能一拖再拖。而2017年其實是拖無可拖,既然無法將香港的選舉弄到不痛不癢,也就只好「能預知結果」,並迫香港哽落肚。

要把香港的選舉變得不痛不癢,就要摧毀香港對中國政治的影響力,其中一個做法,就是將中共的意識形態灌注入香港社會。觀察97以來(尤其是03年50萬人上街之後) 香港社會及港中政治關係變化,會發現中共在完整部署和進行,例如不惜唔遵守《基本法》158條的釋法啟動權濫權釋法,中共要員、親共政客放話箝制政治發展是其一手法;另一項重要工作是建構順民社會意識形態,當中包括統戰傳媒,使他們為政府歌功頌德之外,更會鼓吹擁護政權和抹黑反對聲音,近年更建立土共衛星組織助傳媒一臂之力。更不得不提對官員、公務員進行思想教育,使他們的能越趨接近中共的思維以配合政治方針。

還要觀察人口變化和選舉的數據,會找到更恐怖的情況。主權移交至2012年批出的單程證總數逾76萬,期間舉行過五次立法會選舉,傳統泛民得票比例由1998年是65.73%下跌至2012年連同「超級區議會」計算的55%,縱有分析認為是因為市民不滿傳統泛民的表現,可是1999年登記選民人數為283萬,2012年為346萬,說中共在發動「人海戰術」,將認同中共一套思想的人口殖入香港,溝淡「港英殖民」而來的文明意識,絕非無的放矢。以這個選舉形勢變化進行推演落去,每年單程證配額54,750,13年後就可再有逾71萬中國新移民......

然後的,雙非嬰兒不單弄得本港父母非常頭痛,看看數字


12年半的總數達202,806;2009年或之前出生,即是在2027時年滿18歲可登記選民的,總數達107,210。連同單程證的預計總數,到時中共將最少成功殖民香港逾150萬,這還未計算優才計劃,中國來港留學生畢業後可留港尋找工作等的數字。中國殖民人口的比例將逾兩成。參考2022年滿18歲的「雙非嬰」只得8,042個,五年相差13倍。為何要一拖十年而不是五年再五年,你懂的!

即是話,無論拉倒還是「袋住先」,也只是讓中共用空間換時間,到時就算有真普選,也只變成有如伊朗的把戲。

2017有票,真的不要?唔好再講「諗諗先」喇!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