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民主回歸派最少三宗罪 ─ 全面「追殺」完全合理

相信要不是蔡子強上週一篇文章,人大落閘也不會牽動「民主回歸論」爭議。不過,近兩年以來,小弟該是最早拿出這個歷史陳跡出來:
2013-3-26 如果命運能選擇...... (輔仁媒體版本)
2013-4-10「民主回歸」不能一錯再錯 (輔仁媒體版本)
2013-7-19 《蘋果日報》反思民主回歸
2013-8-22 《蘋果日報》悔不公投話當年
2014-1-10 香港人從來都無支持過「回歸祖國」 - 談1982年民意調查 (輔仁媒體版本 - 82年香港革新會民調:只有4%港人希望回歸中國)

其中由2013-7-19 那篇文章開始,就提到「1982年一項民意調查結果是逾八成市民希望繼續由英國管治」這個論點。到了今年2月11日《蘋果日報》〈32年前一項沒有「出街」的民調〉 就把手上的香港革新會民調報告公諸於世和分析評論。

也許小弟人微言輕,就一直無乜人理會過。但近期被「圍剿」的民主回歸派主事者,沒理由沒「眼尾望過」以上的文章;又正常而言,望見港中矛盾、政制爭拗,香港被中共搞到污喱單刀,「望過下」這些文章,該心中有數「陳年臭屎」已被挖掘出來,要為「找數」作心理準備。

或許佢哋就係認為小弟只是「悉尼老鼠」(高登術語,意即「識你老鼠!」),認為沒知名道、沒影響力;又或者佢哋諗住拖得就拖,拖到唔掂先再算。但管理學都有教:知道爆鑊就早啲講出嚟,越遲講就越爆越大,到時想補都難。蔡子強篇文在網上,以至坊間的反應,大得出乎我意料之外。

在這爭吵聲之下,總有人認為不應遷怒於「民主回歸派」,甚至有言論以「米己成炊,追也無用」替他們辯護。撇除「民主回歸派」是否投共、是否無視我的存在,客觀而言,他們最少有三宗罪,因而被「追殺」是合理的:

  1. 香港今日搞成咁,就算係俾人「賴」落你哋身上,但種種跡象反映就係「民主回歸論」導致。你哋唔係小朋友,當年起碼已是大學生,如今要「哽」咗呢條數,天公地道。況且,你哋唔係「悉尼老鼠」行出街有人識你哋,可以話一個「歷史人物」,承擔歷史責任好應該吖;
  2. 好好醜醜都叫做有「文獻」挖咗呢條爛數出嚟接近兩年,即使再嚴格啲嚟講,公開香港革新會民調報告都有七個月;就算真係視小弟為「悉尼老鼠」,身為學者、政治人物,唔係唔明「你睇唔到唔代表歷史唔存在」嘅道理嘛;
  3. 「民主回歸派」當年已會說「民主」,但竟然否決以最民主的方式 ── 全民公投,處理香港前途問題?
    呢條簡直死罪啦!你哋仲有乜資格講乜春民主呀!

2014-9-8 《蘋果日報》報導



在小市民立場,時間就俾晒「民主回歸派」班友仔;姑且唔計客觀認定已投共的劉迺強、張炳良、馮煒光,其他的主事者,你哋仲想匿埋幾耐呢?以你哋嘅政治觸覺,應該好清楚針對「民主回歸論」嘅民怨唔會再拖得好耐就會大爆發,如今可以發出最後通牒。

當然,「跪玻璃」的結果就是你哋嘅「民主中國夢」就會粉碎,無得再以大嗌「建設民主中國」呃飯食,但至少將來唔會成為過街老鼠、遺臭萬年。也當然,要唔要公開認錯承認責任,你哋自己決定了。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