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平行時空 – 回到1989年6月5日

按:上一篇回到1982年,可能有點天馬行空,但有一些卻是合理推論。的確,歷史沒有如果,但回想、或者幻想一下,起碼會知道行錯咗路。

由於會提到好多「彷彿真實」的人名,所以先行聲明:以下內容純粹虛構。如要對號入座,筆者幫你唔到。

==========================================
轟動的電視畫面使人人徹夜難眠,想著八年後就要對住這個屠殺人民嘅統治者,的確使人心寒。
跑馬地馬場的「黑色聲討大會」,台上的司徒華聲嘶力歇、淚流披面,台下的人也感到黯淡。不過,人堆當中,有人細說著「仲有八年,八年後我哋香港點算」「坦克入城,殺到血流成河」也當然,有人會話「聯合聲明都簽咗,邊有得走吖」「移民囉,唔係點呀,等死呀」


罷課罷市前一晚的騷亂,使已惶恐的人心更添憂慮。
銅鑼灣的無犯罪紀錄證明書辦事處,加拿大、美國、澳洲領使館,日日都有準備申請移民的排隊人龍

7月4日,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鄧蓮如向港督衛奕信提出,要求英國政府以因為北京發生大屠殺而不信任中國政府會落實中英聯合聲明給予香港高度自治,向聯合國報請宣告中英聯合聲明失效。
在差不多時間,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議員李鵬飛聯同張鑑泉等多位非官守議員也公開向港督指出,在北京大屠殺的陰霾之下,實在無法使香港市民和商界對97後的社會和營商環境感到安心,認為港府必須與英國商討,解決香港前途危機。

教協在暑假期間召開會員大會,商討香港前途危機。會長司徒華在會後會見記者,表示理解港人的優慮,但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簽署,未見有例子類似撤銷國際文件嘅例子,呼籲市民冷靜和觀察中國局勢發展。我個人相信,六四事件而成的政治壓力,將有助中國走向民主。
但有記者追問教育界及專上院校曾經堅持三條不平等條約無效,英國必須歸還香港主權予中國,是否教協立場認為無論如何香港都要在八年後面對中共政權,司徒華認為鴉片戰爭始終都係中華民族一個污點,洗除民族恥辱係每一個中國人的目標。

社會上對是是否撤銷聯合聲明的爭拗持續,報刊、雜誌、港台「九十年代」等市民可致電參與討論的節目充斥爭論。港督衛奕信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現階段仍與行政局商討,希望商界及市民能保持冷靜,港府必定以香港社會安全為大前題處理事件。

但9月5日行政局會議後,港督再被追問會否向英國提出要求撤銷聯合聲明的建議時,衛奕信指中國的軍事威脅對香港的安全係其中一個考慮因素。有分析認為,被喻為中國通的衛奕信擔心一旦英國向聯合國提出撤銷的話,中國會派出解放軍犯境爭奪香港的控制權。
社會上爭拗升溫,支持撤銷的認為,無法釋除北京大屠殺後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來自商界的張鑑泉更認為,屠殺無可避免使商界擔心在香港的投資,尤其是97後是否得到法律制度有效保障。學聯秘書長蔡耀昌認為暫時無需撤銷,但的確需要對中國政局進行監察,期望中國逐步走向民主化,使香港人能夠安心面對97回歸。

10月3日行政局會議後,港督衛奕信宣佈將向英國外相馬卓安提出,要求以北京發生大屠殺而對中國政府表示不信任,向聯合國報請申請撤銷中英聯合聲明。中國總理李鵬表示不接受英國提出撤銷聯合聲明,強調香港是中國領土,只是基於歷史而與英國協議在1997年7月1日才恢復主權。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隨後表示,過去未曾發生過撤銷國際協議的例子,認為英國的做法是不尊重簽訂文件的精神,將去信聯合國反對英國撤銷聯合聲明申請。

中英雙方之後不斷隔空發炮,而中共總書記及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外賓之前重申香港係中國自古以來領土,無奈歷史進程在一百多年前落入英國人手上,收回香港主權是合理、毋用質疑的事情。如果英國堅持不交還香港,將不惜一切代價去懲罰歷史罪人。有記者追問是否打算出兵攻入香港,鄧小平表示為咗中華民族統一大業,是不會計較任何代價。

消息傳到台灣之後,總統李登輝認為中共屠殺自己人民已是罪無可恕,香港和英國不信任中共是正常不過的事情。如果中共堅持甚至要使用武力收回香港,兩岸問題將劃上句號,台灣就無法不考慮走自己的路。

英國見事態嚴重,要求聯合國盡快處理,並表明同意透過國際仲裁委員會解決聯合聲明的問題。聯合國秘書長哈維爾呼籲中國克制,避免流血事件發生。

1990年2月12日,聯合國國際仲裁委員會就英國提出申請撤銷聯合聲明展開聆訊。英國代表在聆訊中引用1951年5月23日中共與西藏簽訂的《十七條協議》為例,指出中國政府在八年後就廢除協議和在西藏進行屠殺,指中國政府對民主訴求的學生在89年6月4日進行屠殺,英國實在擔心即使聯合聲明有在聯合國備案,但中國政府仍然無視英國的權利和責任所在,與及國際的監察,給予香港高度自治和落實民主;更不能排除中國政府會單方面宣告終止執行聯合聲明,和因為香港人爭取民主而進行屠殺。中國代表的發言重點包括1972年聯合國議案香港剔除於殖民地名單,即確認香港領土主權屬中華人民共和國;收回香港主權是合理、毋用質疑的事情;過去未有任何撤銷國際協議的例子。

聆訊的兩個星期期間,香港發生多場示威,包括在中環遮打道集會和到港督府請願,要求撤銷聯合聲明。

1990年2月26日,聯合國國際仲裁委員會裁定英國要求撤銷聯合聲明的理據成立。中國外長錢其琛表示不滿,要求提交聯合國大會審議。但隨後法國及美國均表示不排除考慮運用否決權。聯合國秘書長哈維爾再次呼籲中國克制,及尊重裁決,並指出聯合國有責任維護全球任何國家地區和人民的安全。

香港終於能稍事喘息,但隨之而來是反殖運動,要求英國給予香港更大的自治權,落實民主政制。港督衛奕信表示,將與英國政府商討有關安排。

1991年3月18日,英國首相馬卓安宣佈將參照1957年新加坡自治協議,在香港推行本地化自治。為配合自治計劃推行,港督衛奕信任滿後將返國,而將委任保守黨前任主席柏藤出任下一任港督,希望港人能與候任港督衷誠合作,使香港進入一個新里程。

==========================================
同樣的,以上可能只係構想,甚至係幻想、虛想。但可以肯定,如果香港係走這條路,雖然中間有一時間處於危險狀態,但始終仍在英國管治之下,一定無依家兵臨城下之局咁危險。

連同1989年呢一次,香港其實已經失去三次自治甚至獨立的機會
之前兩次,其中一次就係楊慕琦運動;還有一次是甚麼??
第23任港督柏立基,可能就是了。其實,這是建基於歷史的推論 ── 柏立基到任不久,就宣佈香港財政獨立,無需再將財政預算案向倫敦呈交審核之前;而他就任港督之前,就是出任「坡督」,任內完成新加坡自治協議的工作。

不過,還是那句,歷史豈有如果?
可是不構想、不幻想,又怎知道走錯路,怎知道如何撥亂反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