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一切從中立開始

遮打革命以來,相信唔少人聽到,又或者最多人講嘅一句說話就是「佔領呢件事,我中立嘅」


如果再同呢啲「中立」人士傾落去,通常會聽到佢哋講以下嘅說話:

佔「旺」經濟學

警告:本文章內容涉及成人題材,敬請年齡未滿18歲人士在家長指導下閱讀,多謝合作

遮打革命廿多日,不少人話佔領阻住搵食妨礙經濟,的確不少商號,尤其是旺角佔領區彌敦道的商舖,但絕大多數的商舖都是平日「為人民幣服務」的金舖藥房。在我個人立場,這類商舖往日為求賺盡中國訪客的錢置香港社會秩序於不顧,當下局面就是「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

給九巴及運輸署的最後通牒

小弟今日(11OCT)踩單車巡視旺角佔領區外圍巴士改道的路面情況,範圍如下圖

紅點為曾經逗留最少五分鐘進行觀察的位置。


《金鐘道「休戰」協議》

先此聲明:這不是撤退或退守,懂軍事的會明「休戰」之意只是暫時性的釋出誠意,但如果敵方反口,就可以加強軍力來打到佢仆街冚家鏟。

「遮打革命」第13日,一切呈膠著狀態,港共的不斷抹黑,形勢上其實不利於整場運動。
《孫子兵法》有云:「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和「進而不可御者,沖其虛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
既然港共只懂抹黑而不作實事,那就反客為主先發制人,並藉機重新點出「佔領」一事只因港共之野蠻無道,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也反正十多日以來港共政權做盡荒謬事情,那就乘勢將「解封道路」責任拋返俾政府。

協議內容僅是小弟天馬行空,一切除了針對整場「遮打革命」的訴求目標之外,更是對近日港共政權所做的荒謬事作為談判籌碼。姑且來個拋磚引玉,大家認為合用就拿去,要修改也隨便,無需徵詢我的同意或任何意見。但要駁斥的話,也請先冷靜思考前段引用的《兵法》對應當前局勢是否毫無道理。

「協議」草稿全文:

「影響交通」輿論全是港共所編造

小啟:從外國傳媒用Umbrella Revolution 同林忌譯出「遮打革命」之後,我就拒絕再用「傘」、「運動」這些叫法。唔用「傘」除咗因為發音不好意頭之外,也是香港從來都叫「遮」;這場大規模佔領示威的目標,對應中共的立場,根本同「革命」無分別。要忌諱「中國」的面子問題,唔該遷居深圳河以北。

學聯明天將與政改福祿壽公開談判,談判安排仍有膠著,哨牙仔擺明响度玩拖延戰拉倒對話。而响呢十幾日嘅拖延當中,港共傀儡政權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打輿論戰,手段重點係針對「小農奴隸基因」中的「我哋要食飯」,其中一招就係不斷借「佔領封路,影響交通」去煽動「反佔中」。

上一篇《九巴唔好再幫港共搞維穩輿論》已經踢爆九巴做緊幫凶,隨後這幾天九巴已逐步屈服,將巴士服務作出修正,不過仍然充斥維穩味道,可以睇以下幾段10月8日的通告內容

十八條背後的驚天大陰謀

《基本法》18條是甚麼? 就是香港發生動亂進入緊急狀態,或特區政府無法有效管治,北京就可以宣佈將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即係《蘋果日報》今日報導指的「一國一制」了。




九巴唔好再幫港共搞維穩輿論

遮打革命四日,港島及九龍道路公共交通受到影響,會經過佔領區的巴士路線縮短服務甚至暫停。不少還要搵食的市民怨聲載道,也是遮打革命目前出現樽頸的其中一個因由。

參與佔領的市民或會認為他們也應該罷工,這是理想的;但現實係好多事情,社會運作還不能完全停頓,就例如佔領區的垃圾處理,金鐘中環佔領區就已經出現問題。所以,不能完全歸咎於繼續返工的市民仍是小農奴隸基因的想法。

既然有現實問題,就要處理。港島佔領區可謂完全切斷北岸巴士/專線小巴的道路網絡,死症也!至於九龍兩個佔領區,其中旺角佔領區只係將窩打老道以北的彌敦道完全切斷,但九巴就將近70條巴士線縮短至深水埗近南昌街及九龍城迴旋處一帶。詳情九巴網站公佈

不可能盡量維持最接近原有路線嗎? 我認為九巴怕孭鑊的企業文化,就是情願縮短也不願繞道而行。小弟揸車多年,更是揸旅遊巴士的,就提出以下三個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