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一切從中立開始

遮打革命以來,相信唔少人聽到,又或者最多人講嘅一句說話就是「佔領呢件事,我中立嘅」


如果再同呢啲「中立」人士傾落去,通常會聽到佢哋講以下嘅說話:

我唔係唔支持啲學生,但咁阻住啲路,搞到去邊都唔方便
我都認同要民主,但有乜訴求咪同政府四四六六傾掂佢囉,做乜要封條條街唧
爭取民主係好,但依家你哋嗰一萬幾千人,仲有幾百萬人,都要尊重架嘛
民主唔係唔好,但民主唔可以當飯食架嘛。依家日日瞓街,唔駛食飯嘅咩
都成兩三個禮拜啦,政府係聽你嘅,一早聽咗啦。拖落去無乜意思架喇
唔係唔認同要爭取民主,但共產黨邊會妥協架。俾香港有民主,咁大陸啲跟住會嘈,佢哋仲駛管咩

思考一下佢哋嘅思維,其實都係充斥一切自私的思想,又甚至乎係充斥陶傑筆下的小農奴隸DNA。

即係點??
有閱讀過陶傑的文章、書籍,或聽過他主持的「光明頂」,都必定常聽到這個詞彙。但不少人覺他「發明」這個詞彙不過是借誇張之言發揮其慣常的「抽水」本色,沒多少人會深究箇中的論據和道理。

陶傑常言「小農只需管好門前三畂田就能生活」
簡明而言即是人類只為吃飯、生活便可,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多餘的
「中立」人士開口埋口都係「生活」、「搵食」,不過反映他們心中認為佔領是多餘,甚至係心存反對。但在佔領區或對住「睇個樣都知係支持佔領嘅人」,又唔好意思開口反對佔領,就拿出這些「私事」出來做藉口,保存自己的體面
另外,從呢個小農理論,也該明白反佔中和港共一直的輿論手段都是以「生計」、「經濟」為基礎吧。
即係小弟從尖碼開始嘅主張 ── 食飯、疴屎、瞓覺、生仔

又試用一些老生常談的句子,就能理解陶傑解說過「人活於現代,腦袋停於古代」的DNA特質,又能明白「中立」人士的心態和想法。
民不與官鬥,富不與官爭;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
再加上又係出自提倡「大一統」嘅董仲舒手筆的《三綱五常》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死者不忠也」(按:其實係食咗孔子「君待臣有禮」,保留「臣事上以忠」)

「中立」人士背後的想法,也不過是這種犬儒思想,認定點爭取都係徒然。同時地,基於這種封建的思想,否定佔領的作用和達成目標的可能性。同樣地都只是「中立」人士不敢明言反對佔領的所為理據而已。

將以上兩點合起來,就可以見到「中立」人士其實係目前遮打革命膠著狀態的最大阻力。但呢班「中國人」受盡幾千年封建思想的荼毒,改變想法的機會係接近零。
不過,「小農奴隸DNA」又有一個特質,就是「大一統」觀念之下的「集體主意」,即係「人死佢又跟埋去死」。具體一點講,即是沒有主體意志,不會獨立思考。即是或所謂「西瓜靠大邊」
某程度上,「中立」人士不過牆頭草睇風向,只是「民不與官鬥」為基礎,又見「佔極都無改變」,於是乎就認為自己不該站在佔領的一邊,起碼先明哲保身;但又唔敢得罪佔領群眾,以免風向突變時遭到「清算」。可以見到「中立」人士其實是何等仆街的一群。
再深入一點思考,會發現「蛇齋餅糉」正正就在這類人發揮極大的作用,所以如果遮打革命失敗收場,甚至長遠而言,香港就會係死在「小農奴隸DNA」手上。

要對付「小農奴隸DNA」的唯一做法,就是針對「食飯」、「生活」這種貼身的話題,而手法可以是多變的。
粗暴一點,例如過去一週的士、小巴及旅遊巴禁制令戰役,就要「計算」返到底對佢哋嘅收入到底有多少的影響,用數字質死佢哋
斯文一點,例如對住「中立」人士,就問返佢哋十七年來的生活質素變化。收入追得上通脹嗎?人工加幅及得上菜心、豬肉,甚至係屋租嘅加幅嗎?

還要留意不少「中立」係有樓有車嘅偽中產,佢哋嘅心態就是「我都上咗岸,話之你哋死啦」。再走前一步的想法就是「有乜事咪移民囉」。
咁就要好清楚表達出加拿大已經停止投資移民計劃,美國同澳洲都要提交最少四年Auditor Report,唔再係97前賣咗層樓同股票套現有大舊現金就可以走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