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重讀《基本法》確定真普選立場

先啟:本文原是交予《蘋果日報》的投稿。一班在8月到任的編輯,同佢哋有過幾次溝通,發覺又係「尊崇學者、專家」嘅作風,而非因應內容論點以至局勢嚟審稿。字數亦大細超,某些投稿作者可以長篇大論逾1500字,但又經常將某些作者文稿刪減,小弟更試過只是約1300字的稿件要求刪減至1000字以下,弄得論點支離破碎。
呢一篇是否在講「阿媽係女人」,又或者我不是如戴耀庭之類的「法律學者」因而缺乏說服力,請大家讀畢全文判斷吧。



政改咨詢以來,港共中共常言「普選要遵循基本法框架」,將公民提名定性為違反基本法,並成為「8.31 人大決定」合理化提名委員會讓中共進行篩選的基礎論據。對應佔領群眾堅持無篩選的真普選和要求撤回人大決定的訴求,兩方南轅北轍對立。但重新理解《基本法》條文,換來的不是屈從於中共港共的淫威之下接受「袋住先」或認同提委員篩選,相反地可會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有力反攻。

首先,必須接受第45條訂明「提名委員會」的事實,但是《中英聯合聲明》 附件一第二節訂明香港仍舊實行普通法制度,並已載入《基本法》為第8條的條文。即是以普通法 (Common Law)去理解整部《基本法》和執行,是無容置異。

普通法的概念就是以字面理解,和根據案例確立其意思和依照執行。以此原則詮譯第45條:
一. 「提名委員會」的確是必須存在和必定的行政長官選舉的程序。不過,條文並沒有訂明人數上限;
二. 「廣泛代表性」的「廣泛」是量值概念詞彙,《新華詞典》以「多」、「大」作例解說;至於英文broadly representative中的broadly,《牛津英漢詞典》譯作「清楚的」和「無誤的」,其原字broad在《牛津英語詞典》不單也解作量值概念詞,更包含比較、對比的意思;
三. 翻閱多份本港法庭判案書,載有broadly一詞的都在說明數量或作出對比的意思。

按照以上三點的理解,即是提委會沒有人數限制,「廣泛」之意是人數多必定勝於少,即是學民思潮提倡的「公民提名」理解成登記選民同時是提委會成員,是沒有違反45條。並且對比「四大界別」,公民提名就是最廣泛的代表性。因此,公民提名違反基本法是完全狗屁不通的廢話。

至於中共港共另一指「公民提名」違反基本法,即《基本法》附件一的提名委員會組成方案 (包括《文件十八》修改的「五部曲」),或強調提委會的組成是由人大常委會決定,同樣地基於普通法概念去理解,159(2)條文是「人大常委,國務院『和』特區政府」而非「或」,即是三個單位的修改權是對等的;但只要求香港提出修改要得到三份之二立法會議員通過,即是159條容許中共濫權,有違普通法原則。

雖然中共指「五部曲」是釋法,以158(1)的「釋法權在人大常委」將之合理化,但158(2)訂明只有香港法院因審理案件需要才可提呈人大常委進行釋法,而普通法原則是兩節並存和同時實行,即是2004年的釋法絕對是違法行為;甚至追溯1999年「莊豐源案」的釋法也是違反基本法。既然中共違法在先,港人絕對有權將所有人大常委決定拋諸腦後。

還要提及在草擬《基本法》期間,釋法是普選之外一個爭拗重點。當時港方草委指出普通法並沒有「解釋法例」,但中方草委堅持中共憲法中的釋法權力,最後雙方同意將「釋法啟動權」規限在本港司法制度之下,因而訂定158(2)的條文。

筆者曾與幾位親泛民的法律學者閉門私下討論,他們都同意以上的法律觀點。但談到為何大多具備法律專業的泛民政客從不提出這套論點,彼此都擠出心照不宣的笑臉。

既然道理在於港人的一邊,據理力爭就是王道,甚至以違反《基本法》即是違反聯合聲明,後果就是香港人或英國政府可以宣告聯合聲明違約失效,中共因而喪失香港的主權,作為終極手段也可能是必須的手段。而見李克強拿1800億英鎊訪問英國,以至近期頻頻對英國國會調查聯合聲明實施情況大發雷霆,就知中共是清楚知道這個嚴重的後果。港人實應放下某些觀念,尤其是認為面對中共強權只能屈從的封建思維,為爭取真普選告別沉默,奮勇一戰。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