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港燦以為網絡23條唔關你事?

港燦普遍地小農奴隸基因之「生不入官門」的政治潔癖,因而對「網絡23條」仍是漠不關心。先唔批鬥佢哋呢種「講到口臭」嘅想法,亦唔講689明言「拉布都無用」,講下我觀察到港共嘅盤算。

港共想仿傚共匪主子搞封鎖網絡,要全香港人變成有如匪區順民是最終目的,但最短期目標,係想杜絕一切「考古」工作。即係例如呢個咁

俾人咁抽後腿,被恥笑無面事少,有record地遭「追數」而失話語權事大。呢個盤算,亦正合共匪要「消滅歷史」嘅原則 ~ 沒有了歷史,就沒有記錄;沒有了記錄,就可以隨時地任意「覺今是而昨非」。

至於條例草案中「無需版權持有人舉報都可以執法」,恐怖之處在於以下例子:

咪再講乜春「傘兵」鎅票啦

區選至今已經一個星期,有關傳統泛民「元老」落敗嘅討論仍然熱鬧非常。乘流出梁頌衡出任城大學生會期間與共匪「過從甚密」的iMoM ,和再「爆出」游蕙禎曾於《大公報》做暑期工,喋喋不休批評「傘兵」鎅票就升溫至他們是紅底云云,吵鬧到真係有點心情煩燥。

雖則嚴格而言青年新政等「傘兵」的背景仍然是個謎,但「誰沒有過去」也確實是老生常談的道理。一位任職傳媒要職的朋友在FB如此post:
程翔係《文匯報》,屈穎妍係《壹週刊》。劉江華係港同盟,梁慕嫻係學友社

而我就再加多兩腳:

巴黎恐襲之左賊潛水

先啟:頭盔that 忙咗幾個月,中間係有小休一日半日;近半個月完全未停過,本來今朝要開會,半夜收到message 話cancel,中午打後先起身

先祝願今次巴黎恐襲死難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



「免費」村巴為方便? 定只為層樓升值呀!

剛過嘅WEEKEND,地產小子响佢《蘋果日報》專欄講屋苑穿梭巴士服務隨時變成發展商狂加管理費嘅陷阱,但香港地啲「以為有層樓好威威」嘅中產個腦只會諗住「只要層樓升值就是硬道理」,咪又係個個做阿寶 ~ 人類總要犯同樣嘅錯誤!

文章末段提到上網費事件,該是發生响卒之搞到要小業主打官司嘅泓景臺。02/03年開盤賣樓嘅時候,樓書寫管理費大約$1.7/呎,包上網同「住客醫療服務」門診診金,一千八百幾個買家個個只係覺得好正。佢哋永遠响買樓之時只會睇到「有著數」,而唔會諗「羊毛出自羊身上」呢個永恆不變的定律,結果咪出晒事囉。

文中另提到大埔嵐山,小弟手痕搵到個嵐山業主討論區去八卦下。見到班小業主望住「免費村巴」就流晒口水,唔只係話「小巴唔夠載」滿肚怨言,仲有又係心底裡「有村巴成個屋苑就升晒GRADE,層樓又升值喇」嗰隻。見到呢啲留言,我心諗長實真係「橋唔怕舊,只怕你唔受」,又見住一班阿寶嘅出現。


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公開信



香港郵筒上的「港英殖民走狗」標誌早已被郵政署用綠油上晒色,搞到唔認真留意都唔係好覺架啦。老老實實雖則「香港幹部」(我以至好多人眼中香港已再沒「公務員」) 要上甚麼國情班、甚至要去北平體驗國情,個腦都早已充斥(懶係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政治思想,但,一個實質上無任何政治蘊味嘅純粹服務政府部門,响古語有云「無風怎起浪」之下,做乜會香港俗語「無啦啦多撻疤」,無端端話要唔知拆定遮咗佢。响丁葉燕薇後面無人指使,其實唔係好信囉。

古語有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又黃子華有云:若要人不知,千祈唔好咁低B;
再又有如黑幫或古裝武俠片電影通常嘅情節:乜嘢人先會保守到秘密呀? 死咗嘅人呀 (跟住通常嘅畫面就係有人被殺)

好啦,依家毛孟靜議員明查暗訪之後,爆出你呢件表面名為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嘅中國共產黨香港支部成員嘅閣下就是幕後指使人,一天都光晒之餘,我作為都好好醜醜為咗推動中國汽車工業發展做咗十幾年憨居仔,都會明白阿蘇局長你為咗要落實港澳辦主任陳佐洱嘅去殖民化嘅「法律規定」,都真係要好不遺餘力。既然係咁,我就好強烈要求蘇局長閣下,一係唔做,一係就做得徹底啲,鏟除晒所有帶有濃烈英國殖民主義嘅處理埋香港啲街道、公眾設施。

嗱,我好認真的,亦貫徹响媒體、立法會公聽會上嘅風格 ── 俾埋方案你:

古董城巴死期補遺


今日係城巴1號AEC Routemaster招標拆毁的截標日。由發現城巴出標書拆毁現存本港路面載客營運最古老巴士,到發起一人一信要求城巴撤銷標售計劃,坊間算是泛起了漣漪,起了一陣子關注交通歷史文化保育的聲音。但同時地,在交通愛好者群體中的反應呈現兩極,一係就對束手無策的無助感,一係就群起欲策劃進一步行動,但起唔到「風浪」係事實。原因會是坊間對交通文化保育認識不深,更會是一份無力感。但同時地,保存巴士群體是其中一個外行人不知的關鍵因素。

一年前……

以啲知名示威常客嘅邏輯,我呢啲又無衝過、又無被pepper spray 顏射過、無响鏡頭前俾公安抬過就等如無做過嘢嘅人,係無資格講一年前做過啲乜乜乜。

但,是咁的,做過嘢唔一定會有人知。當然,為求揚名立萬嘅人先咁insist 要俾人知,要周圍揚。我認9.28唔响條街,唔係我驚死,係因為我先天氣管有問題,唔受得pepper spray 甚至tear,驚到時死唔去變咗碌葛累街坊。但對於某成日好自豪話被公安顏射但只會埋怨我得個講字唔自己試下嘅知名鳩衝人物嚟講,我呢啲只係藉口云云,總之乜都無做過啦。



葉鴻輝可能真係唔係「中國人」

先啟:本文擺明抽水,挑動港中矛盾、煽動種族仇恨、借題發揮否定香港人就是中國人……唔鍾意可以唔睇!

香港守和中共,葉鴻輝當然要記一功。賽前佢揚言「就算今次我贏唔到,我都要阻止你出線」,而匪區微博有回應道「當年阻撓入貴州,今日復仇就是道理」。

2013年,中共足協以他是「外籍」禁止他加入貴州人和隊。

(原文:http://www.guancha.cn/sports/2013_07_22_160059.shtml)

拆電車,益咗邊個?


(復修完成並繼續行駛的120號古董電車。筆者攝於2012年6月9日下午)

退休政府規劃師薛國強自組顧問公司,第一炮就搞單解放軍中區軍營改為酒店用途,縱有人拍爛手掌(但其實膠到無朋友),今鋪就搞單人人喊打嘅「取消電車」規劃申請。

拆電車嘅不合理之處,人人都識得講,咁我就慳返啖氣同打Keyboard嘅力。呢單嘢無背後利益,真係搵鬼信囉。但到底假設真係拆咗電車,邊個會最大得益?

的士狗點解追殺Uber同客貨車,都係為咗炒牌

的士牌炒賣嘅問題,全香港人都知;炒牌搞到司機無啖好食,因而冚旗揀客兜路,亦無乜邊個香港人唔受害過。結果,市民就唯有CALL客貨車,同埋近期「大熱」的Uber。
有留意近年有關的士加價的新聞,都會發現「車主加租」、「乘客流失司機收入減少」就是必然關連報導。但同的士狗追殺Uber、客貨車有何關係?

首先,要了解「炒牌方程式」,如下圖

獅城50年國慶,港燦你識條毛咩




莫講話新加坡今日已經50歲,受盡大一統觀念薰陶嘅港燦,望住個「大」字就唔明點解呢個比香港仲細嘅地方係一個「國家」;睇住「一統」就唔明點解唔對管治「祖國」馬來西亞嘅巫統聽聽話話,叫你李光耀唔好搞咁多乜嘢Malaysian Malaysia 擾亂黨對國家嘅領導之嘛,吉隆坡「黨中央」又唔係要搞到你哋啲黃皮膚黑頭髮無飯食,係都要搞到國家分裂咁不得人心嘅事出嚟先安樂。莫講話無石油,就連可以賣到錢而又係華人响南洋發跡嘅橡膠樹、胡椒之類嘅香料種植等嘅天然資源都無,甚至乎食水都係靠柔佛供應。

套用港燦嘅思維去睇50年前嘅今日,應該會話「抵你死吖李光耀,睇你點收科」,認為被馬來西亞驅逐根本就是死路一條;睇住「連水都要靠大馬」只會諗住移民「返」上去新山又好,馬六甲又好啦,總之我唔要餓死渴死呀。我諗呢個平衡時空嘅推論應該唔會錯得去邊。

要救余澎杉,唔係亂嗌就得

好多香港人對新加坡嘅其中一個印象,是不惜一切打壓異己。的確,近五十年來,不少同李光耀作對嘅人都無好下場係不爭的事實。行動黨針對反對派所做的事,手法上的確極度仆街。但「被針對的當事人是否沒問題」,就沒多少個港人會去了解。

就如我曾經寫過的新加坡民主黨徐順全响1993年絕食事件,十個港燦9.9個都只會認定「行動黨操控傳媒可恥」,但條膠人只因SGD136咁雞碎嘅數去絕食,莫講話無幾多個香港人會分析根本就無乜新聞價值,就算是留意政事的,我的記憶中也沒有一個是知道硬膠到咁。

《蘋果》唔見我啲文,係咪我懶??

有睇開《蘋果》又昅開我的文章的話,該會發覺呢幾個月少見咗有刊出我的文章。
是我懶嗎?可能係...... 但這兩個多月,我的工作十分忙碌,期間亦曾經外遊、出差。

不過,又如果有留意傳媒動態,壹傳媒年初有人事變動。人稱「堅林」的副社長林平衡先生榮休,從事多年傳媒工作的資深記者陳沛敏升任總編輯。
而咁啱得咁蹺,3月17日刊出「最後一篇」之後,到6月9日才有新作刊登。

分裂西班牙是沒有前途的?

西班牙三個字,在我腦袋中走出來的事物,除咗借題發揮鬧爆共匪嘅佛朗哥呢啲咁政治化嘅嘢之外,就有比法國便宜又好飲嘅紅酒,沒有法國式造作、英國式虛偽而真誠熱情嘅美女。當然,仲有車。

大大架嘅旅遊巴,睇「水牌」見Scania、Iveco、Renault/Irisbus以為係瑞典、意大利、法國出品

不錯的,底盤機器就是了,但Irizar(下圖1)、Beulas(下圖2)、Noge SL(下圖3) 車身都是西班牙廠家。

香港製造,豈只輕工業

1960-80年代香港最風光嘅時期,其中一樣最為現今港人回味的就是工業發達,也同時使現時年輕一代思考多元產業、靠一門手藝養家遭港共扼殺的問題。

想當年,Made in Hong Kong 的信心標記使港人引以為傲。但大多數市民對香港工業的印象集中於成衣、電子、鐘錶同玩具等輕工業,其實重工業也佔有相當角色,當中就有我最熟悉嘅汽車工業。

今次想由這款由已在香港屹立近半世紀的捷聯車身工程有限公司的最新出品 ── JL-011 旅遊巴士開始講故事。

689、馮煒光連楊芳都不如

「自宮發言人」上週向《蘋果日報》盧峯開火,使我想起去年689炮轟小弟「有失偏頗」之餘,看689登位以至馮煒光加入港共陣營以來一連串膠事,使我更想起鴉片戰爭歷史中一個重要人物 ── 道光委派作參贊大臣統領作戰的湖南提督楊芳。

普遍只有從中國歷史課本狹隘陳述認知鴉片戰爭歷史的港燦,不會知楊芳是何許人。若說他是鴉片戰爭敗陣致「喪權辱國」的關鍵人物,滿腦子「民族大義」的必定感到嘩然、或欲指斥小弟妖言惑眾。但,這不單是歷史真相,他在戰事期間還做過不少荒謬事情。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夷艦風波搖盪中」認為「必有邪教善術者伏其中」,然後發動「馬桶陣」迎戰英國。結果如何,仲駛多講咩!

中共玩民族主義玩出禍

港中矛盾其中一個爭拗點,就是「香港人=中國人」。可是每一次爭論,香港呢邊都會搬出非華裔,尤其是南亞裔出嚟,打到共匪一仆一碌。甚至乎喬寶寶太太未能取得中國籍身份無法申領特區護照事件,或是小弟總會搬出「南洋愛國僑胞」、娶台妹坡妹問題,將共匪打到去馬利安那海溝去。「香港人是由多元族裔組成」呢個說法,根本就係唔駛拗嘅事實。

但世界杯外圍賽香港同中共編入同一組,匪區搞咗張咁嘅海報出嚟,我就完全笑爆咀!


養貓嘅嘢……

眾所鳩知,我家中有兩隻小貓,更曾經因為其中一隻生咗一胎兩隻B,最高峰時一屋四貓。兩隻貓B已移居到我家姐屋企,所以我都唔知到底我係養緊兩隻定四隻



新民黨交通議題派膠收場


原圖 From Tony Li at Facebook 商用車大本營會員專頁 群組 (原 LINK )

呢幅Banner之膠在於九巴 的Dennis Dragon 12m A/C (3AD)  (下圖同款車) 最後一批車是在1998年服役,即是最遲在明年就會全數消失。

之後就餘下50部最後一款非低地台的Dennis Dragon 9.9m A/C (ADS) ,但也只是用多一年至2017年,而且正常派車是不會行走屯門公路的。

即是話,過埋2016年就唔會再有蘇議員所指嘅「舊車」出現於258D路線,佢要「成功爭取」是必定的。
但只餘下一年左右時間就掛幅咁嘅Banner 出嚟,擺明準備到時掛「成功爭取」討好選民。但對汽車/巴士有認識嘅,都知道成件事擺明就係一宗「識就笑死」嘅膠事。

仲信陳雲? 賣咗香港喇!!

「國師」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在2011年出版之後,使港中矛盾爭論的升溫,亦因為書中提出的中港區隔觀念,同時使一班滿腦子大一統主義、處處維護中國人的「大中國膠」紛紛現形。當然,亦彷彿為支持香港自決、獨立份子加添力量。不過,經年以來,除咗唔少人認為陳雲「發神經」之外,細心留意他的言論,包括《城邦論》、《城邦論II》、《遺民論》所主張的,其實有唔少疑團。

其中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自治」之地非擁有最終主權,例如一般港人該能理解的直布羅陀、百慕達,當地為自治政府而主權屬於英國;或如亞齊自治省,主權屬於印尼。簡明而言,就是「自治」就有宗主國。但陳雲所主張的,從來無提到香港「自治」的「宗主」是誰。即係話陳雲成套論述係「自治無宗主」。咁自乜X嘢治呢?同獨立有乜分別呢?

「自治」,但無「宗主」,即係點呢?如果「自治」嘅「宗主」係中共,共匪又成日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效實行」,咁即唔駛去爭。另一方面,陳雲成日話中共是不可靠,但近一兩年又話中共會給予香港自治。除咗成為啲人認為佢「發神經」嘅原因之外,佢所主張嘅「自治」的宗主是誰,某程度上都呼之欲出,但佢當然無認過啦。

到底即係乜?要講下歐洲政治歷史中一個叫「芬蘭化」(Finlandization) 嘅詞彙。「芬蘭化」是指位處北歐嘅芬蘭在1917年12月6日趁俄羅斯十月革命宣佈獨立之後,因為國力弱小不斷受到蘇聯嘅威脅。二戰結束之後,因為無其他「列強」照住,俾蘇聯响1947、48年藉簽訂互助條約時迫令割讓領土,隨而順勢迫使芬蘭响內政、外交上要同蘇聯「共同進退」,事事要聽命於蘇聯佬。芬蘭表面獨立,實質是蘇聯附庸國。

對照芬蘭主權獨立有名無實,「自治無宗主」就是相反的演繹。加上陳雲耐不耐會提及「香港獨立」的貼文,那就可以肯定「城邦論」的本意目的就是在香港實行「芬蘭化」,香港即使獨立仍要事事聽命於共匪強鄰。

四年幾以來,每當有人質問陳雲「自治點解無宗主」佢都潛水去也,亦無承認主張的香港「自治」嘅宗主就是中共;「國師」當然沒有承認在搞這芬蘭化。不過,佢尋日終於自爆,香港要做嘅就是中共的附庸國:

為免話我老屈,原links:
(刪post 就無計)

香港依家實行所謂一國兩制,都已經俾中共搞到一塌糊塗,「芬蘭化」獨立之後,香港要向共匪唯命是從,仲唔死多幾呀噸重呀!由此可見,陳雲同整套「城邦論」主張,完全係毒害香港嗰隻。

撇除港燦們大多是歷史盲、零國際視野而不會睇通他的把戲;也撇除他的「信眾」的智慧(甚至精神)有問題,為何仍有不少人認同和支持「城邦論」主張?關鍵就在於多數港人腦袋充斥錯誤的歷史觀,和僅以民族主義角度「列強侵襲」對殖民主義的膚淺認識,不滿中共亂港又排拒重返英國管治的思想,「城邦論」彷彿就是中間落墨 ── 既能逃離中共魔掌,又毋須再受西方列強殖民管治。「城邦論」絕對係一粒糖衣毒藥,最慘係毒你唔死而搞到生不如死。

再細心睇清楚「城邦論」嘅主張就是香港仍然要依附於共匪,期望中共响危機之下放香港一條「生路」,但之後又要維持一個關係。對比支聯會、民主黨呢啲大中國膠嘅「建設民主中國」論,期望民主中國出現就「奏准」香港可以有民主,除咗對中國嘅將來的期望有所不同,都係以中國為先,或維護住中國(共)嘅利益。支教民散播中國情花毒,陳雲咪一樣播毒,仲要毒性更加之烈。

所以,港燦們小心睇路、帶眼識人之餘,唔該認真重讀「宏觀版」鴉片戰爭歷史同香港歷史,仲有係英國殖民地政策响二戰後嘅變化,先唔會咁容易俾騙徒乘虛而入。

返回主頁

司機多柒頭,因為運輸署憨鳩

上一篇講九巴製造蠢材司機,提到九巴的硬膠管理手法是原因。但是,要考取巴士、中/重型貨車等商用車駕駛執照的先決條件,是要持有私家車(1) /輕型貨車(2) 執照三年。但呢三年無揸過車,即俗稱「雪藏牌」的,也可以應考。以這邏輯,是「蠢材司機」另一個成因之外,也增加道路安全風險。


即使是「P牌」制度,也僅是應用於考到1, 2 牌之後的一年;要是「新手牌」在第二年才駕車,也無需掛上「口水肩」。即係話,無論係乜嘢車,坐响司機位嘅隨時都係零路面經驗的柒頭。

看到這處,是否覺得香港馬路其實係好狠恐怖嗎?

九巴司機蠢?因為間公司製造蠢材!

「掛牌」968司機要先做一程112過海行錯路,好多人鬧九巴啲司機「蠢過無人有」;而李慧玲就揭露九巴疑似採取新編更制度但訓練不足狂抦一餐。成個運輸業唔夠人手,九巴又「縮皮」減省訓練課程同導師人手,的確係一個要追殺嘅問題。不過,揸開搵食車嘅都知道九巴啲司機真係好撚鳩笨柒,或者斯文啲講法「托杉都唔識轉膊」。但在作出呢啲批評嘅同時,大可仿傚「左賊語錄」的針對政權,了解九巴管理這根源問題。

馬來西亞5.13暴亂46週年

好多港燦唔會知、唔記得今日係馬來西亞5.13暴亂46週年

呢單嘢嘅背景正正就是種族不和。巫統利用「馬來人優先」使馬拉人同華人長期面和心不和,撈政治油水的確係仆街。

而呢期成日出嚟狂轟首相納吉 (Najib。記住,馬來西亞馬新社發出嘅官方中文譯名係「首相」,無塊「布」) 嘅前任首相馬哈迪 (Mahathir),最為港人熟知嘅事當然係1998年屈安華搞基轟佢落台。除此之外,佢亦係其中一個煽動5.13暴亂嘅主事人。5.13暴亂嘅政治目的,就係老馬係夾埋納吉老豆、第二任首相拉薩 (Najib Abdul Razak) 轟第一任首相東姑拉曼落台。
所以馬哈迪絕對係大馬政壇仆街中之極品,亦係馬來西亞走向真正民主、種族融和嘅最大絆腳石。


高鐵、三跑,就是為了「收回」香港

高鐵再爆大鑊,超支50%,就連田北辰都有發火 (有少少褪軚跡象),仲有「一地兩檢」仍未解決,搞到就算落成通車,繼續人人只能坐响地底17分鐘就要落車過關嘅打算。回望返反高鐵運動時,呢項質疑嘈到拆天都無人理,你話港燦們係咪抵撚死吖!!

「一地兩檢」懸而未決之際,我先同大家回帶舊年5月7日《蘋果日報》爆出西九總站圖則在B2及B3層均預留大量空間俾共匪兵團進駐設立出入境櫃枱 。當人人大嗌咁做即係違反一國兩制,但點解仲會有呢個設計? 當人人都嗌「我接受唔到」嘅時候,小弟同大家睇一段新加坡歷史:

小巴真係可以加座位

撇除黎銘洪離世嘅因素,小巴加座位呢個議題其實講咗好多年。比較大聲音係2011年提出「加座位,三年不加價」,但後來都係無咗影。

最近政府展開「公共交通策略研究」,並召開公聽會。其中第一場在2月9日舉行,討論專營巴士 (即九巴及龍運、城巴、新巴、新大嶼山),多間專線小巴營辦商出席,意見均指出政府將巴士及小巴的角色功能搞得混亂,並有提出應該放寬小巴座位限制,引起與城巴/新巴代表激辯。

共匪狠批港獨就要收聲??

共匪終於對港獨、城邦論、本土論述大發雷霆

2015-3-7 文匯報 (可點擊放大)

左賊、飯桶該在暗批「一早話咗唔好提呢啲嘢激嬲『阿爺』架啦...... 依家出事喇,仲要爭取民主普選呢,真係俾呢啲歧視排外法西斯累死」

老作偷文之外仲隨時偷你資料

《明報》爆 Buzzhand.com 老作新聞,突然好多人出嚟鬧爆呢個網站。但過去呢一年半載,唔少人响Facebook都有睇、Share、like 呢個網站嘅「文章」,又或加comment 覺得好有道理。

初初我都有Click入去望兩眼,但發現啲「文章」都係左搬右砌抄嚟抄去,睇到大約2/3就彈個pop-up出嚟叫你like,仲要showing 幾十萬人 like咗,就開始起疑心。更發現Contact us 只係一個填充表格,連一個網絡媒體最起碼應該有嘅電郵地址都無;然後睇返homepage版面設計完全低能兒童小學雞級數好似用小畫家拼出嚟,就認為唔慌有好嘢,之後就直頭睇都唔再睇。

類似Buzzhand.com 嘅網站仲有 Shareba.com,teepr.com 同bomb01.com



農曆新年對付小農奴隸基因大全



大年三十,先祝大家羊年飽足,洋洋得意。

每逢農曆新年,好多本來係「野生」(即係好日唔會見面) 嘅親友都會相聚,好聽啲講就係趁新年見下面,唔好聽講其實「唔係新年都唔係好想見」。而所謂拜年活動,响共匪治下嘅香港導致嘅社會氣氛變質,其實就變成互相晒命、抽水嘅場合。講嚟講去都係嗰啲話題,更有啲真係講到口臭,甚至尷尬收場。

其實嗰啲話題,說穿了又是小農奴隸基因之「只顧門前三畂田」。雖然100毛甚至商務都整咗啲Script 出嚟,但我覺得還是未夠火喉,咁就整個小弟嘅版本俾大家參詳一下:

港大退聯,中共當然唔高興



港大以公投退出學聯,一眾左賊就發晒茅,話影響大專院校團結云云,更甚至左賊首領之一、前學聯秘書長、人稱「屌姐」嘅陳倩瑩一句「中共最開心」,簡直經典中之荒謬極品。


潰爛不堪的機管局

今日《蘋果日報》爆出機管局打算要政府做擔保人,以發債及貸款做三跑計劃,繞過立法會審批程序。機管局以這種共匪治區司空見慣「產生雙重GDP」的做法,和避開因立法會辯論而引起公眾注視,可見機管局是一班超級大蠱惑。

而上週申訴專員公署狠批機管局處理投訴諉過前線職員,還爆出內部指引竟然要求員工「臭屎密冚」。這種對外隱瞞的客戶服務手段,在一般商業管理已是不能容忍,公共事業機構更是絕不可能出現這種事情。機管局竟用上之,可見這幫人不單敗壞得有如賊匪,甚說成是一堆不之所謂的大奸鳩。

十五年車齡限制破壞交通歷史文物

「十五年劏車」政策不單使運輸業界天怒人怨,在立法會審議/舉行公聽會前後,小弟及友儕間已經討論到一個情況,就是現時多部極具歷史意義的古董巴士,將會因為這個只會惠及共匪汽車業的政策而面臨「屠殺」。只是這種並非涉及民生的論點不會引起社會關注,所以一直到無大肆宣揚,而集中火力於環保、運輸業界利益角度去「打」這個議題。但當日私下討論有關香港交通歷史文化的危機,終於正式發生。

城巴上週公佈發出標書,將全球最後一輛行駛的勝利二型巴士招標出售。

媚共同小朋友洗腦就認咗佢 ─ 致黃大仙聖母幼稚園公開信




致:黃大仙聖母幼稚園
九龍黃大仙沙田坳道113號
校長 胡妙然 修女

公開信:讉責向幼童洗腦灌輸種族主義

洗腦中史必須反對到底

近年有關「香港人VS中國人」身份認同爭拗,就有人建議重訂「中國歷史」為必修科,希望藉「增加認識中國而建立中國人的身份認同」。
小弟過去多次提過所謂「中國歷史」科是如何扭曲香港的歷史、位置與及同中國的關係:
英國等歐洲列強販賣鴉片毒害中國百姓,林則徐虎門銷煙而英國不滿,於是發動鴉片戰爭,最終『中國』戰敗,被迫簽訂充滿不平等條款、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香港從始就落入英國殖民統治之下。但清朝中葉開始出現嘅衰落,史稱為「嘉道中衰」開始,為何會有這麼多大清國子民沉淪毒海;鴉片戰爭之前和戰事期間,清國政府有無做錯嘢,甚至係做「柒事」,完全隻字不提。

的確好多人沒有承認呢個問題,甚至「建設民主中國」的更認為是沒有問題,但事實就是所謂中史科的編撰,好明顯係一種建基於民族主義的洗腦,甚麼「不平等條約」之說只是將香港與中國的關係訴諸於悲情,將香港同「中國」的關係進行綑綁,結果就使港人認定香港與中國是不容分割、英國只是不義的殖民走狗,「香港人就是中國人」之說由此而生。而所謂「大中國膠」論述仍有相當龐大市場就是這個原因。

不承認不代表所謂中史科就是向港人洗腦不是事實。港共洗腦教育部長吳匪克儉也終於承認「香港發生的事,與中國的歷史發展一脈相連」的洗腦事實



過去的所謂中國歷史進行的洗腦,更是搞到香港今日一個爛攤子的重要原因。而吳匪咁講即係要繼續呢種方向,甚至共匪的意圖是要變本加厲。
既然所謂的中史科是錯誤的知識,就無可能要俾佢發生。所以一定要反對到底。

延伸閱讀
民主回歸派最少三宗罪 ─ 全面「追殺」完全合理

返回主頁

香港2015 必定天下大亂

2015元旦伊始,先循例祝大家新年快樂。
但是從2014年發生所有與香港有關的事,2015年的香港局勢必定更加險峻。當中的因素有香港內部,有來自中國及英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