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媚共同小朋友洗腦就認咗佢 ─ 致黃大仙聖母幼稚園公開信




致:黃大仙聖母幼稚園
九龍黃大仙沙田坳道113號
校長 胡妙然 修女

公開信:讉責向幼童洗腦灌輸種族主義



有關上週在網上流傳,然後在各大報章報導 貴校學童家課「我是中國人」然後老師寫上「沒有香港人的....」評語一事,本人予以貴學校嚴重強烈讉責,狠批這次做法不單是向中國共產黨、本人諭為港共傀儡政權政權的特區政府獻媚,更是向年齡不足六齡幼童進行洗腦,灌輸中國共產黨鼓吹的種族主義,使幼童建立排斥其他種族的思想,這是絕對不能接受。

尤久以來,香港是一個華洋雜處、中西文化融匯的地方,香港人口組成不單有黃種人,也有來自印度、巴基斯坦統稱南亞裔人,也有來自歐、美的白種人,或與黃種華人通婚的混血兒等等。這些敍述並非出自當前所謂「港獨思潮」擁護者的腦袋,而是自1970年代以來小學社會科課本的描述。當中的例子包括新聞記者利君雅(Nabela Qoser),現已移居英國的前香港藝員喬寶寶 (Gill Mohindepaul Singh),知名學者碧樺依 (Raees Baig),藝人布偉傑(Brian Thomas Burrell),河國榮 (Gregory Charles Rivers),1980年代當紅藝人歌手露雲娜 (Rowena Ellen Cortes) 及賈思樂 (Luis Castro)

有請胡校長及涉事的老師回答:以上幾位是不是中國人?

另外,有不少在香港定居的黃種華人,單純以身份證、護照判斷是從中國移居香港,但實際上是本身祖籍數代在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即俗稱南洋定居的人士。這些南洋華人及其後裔之所以在香港定居,全因為一段中國共產黨到今日不願意面對同承擔責任的醜惡歷史:

1922年,中國共產黨在當時馬來亞一帶扶植建立南洋共產黨,後來在1930年解散,並重新成立馬來亞共產黨
1950年代中共搶奪政權之後,繼續支援馬來亞共產黨及及印尼共產黨的勢力,並透過這些組織宣揚共產主義下,借華人對身份認同問題進行招攬「回國建設偉大社會主義祖國」,數以十萬計南洋華人,尤其是年輕人,不顧家人反對下「回國」。但後來經過三反、五反、大鳴大放、大躍進等運動失敗之後,就開始以「南洋僑胞本質不純正,非我族類」編造諸多藉口,成為地主、資本家、知識分子以外的中共主要批鬥對象,下放華僑農場上山下鄉,甚至在大躍進、文革的受到慘烈批鬥。部份「幸運地」就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境證》驅逐離境,但礙於大馬、印尼國籍已遭褫奪,結果只能流落香港度過餘生。
印尼的就更淒慘,除了受到「感召回國」的慘痛經歷外,1955年中共總理周恩來在印尼出席萬隆會議期間,與當時總統蘇嘉諾簽署協議,不承認印尼華人的雙重國藉,並呼籲當地華人歸化入籍印尼。結果就在之後多次排華騷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只能等待遭印尼人屠殺。後來又「扮晒救世主」拯救華人「回國」,但時值文化大革命時期,同樣遭到猛烈批鬥,後來更大批的以同樣手法驅逐出境。

又再問胡校長及涉事的老師回答:這些連同後裔估計維數接近六十萬的「黃皮膚黑頭髮說中文」的人,又是不是中國人??

欲了解更多,可閱讀在2013年9月23日《蘋果日報》刊登的本人撰文〈由馬共歷史看中共〉(網址: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923/18434546)

從以上兩個論點,證明胡校長及涉事的老師是如何的無知,滿腦子充斥偏頗的民族主義思想,狹隘的眼光和心腸,甚至是一心只會為保飯碗向中共投誠的心態。這都是作為教育工作者不應有的心態,更是面對年紀幼少的幼兒教育工作者絕不能容忍的思想。

本人現撰寫公開信,要求胡校長及 貴校:
1. 公開就事件向公眾道歉,承認媚共之心欲向幼童洗腦,承諾以後不會再以中共港共的思想編撰教材或家課;
2. 涉事老師公開現身向全香港市民道歉,並發信到關小數族裔權益組織道歉,承認狹隘思想,無顧他們是香港社會成員;
3. 收回在 貴校網頁發佈的聲明 (網址:http://www.olk.edu.hk/note.html);
4. 重新就以本公開信談及的香港人口組成情況,及南洋華人歷史背景,重新編撰教材,完成後公開向全香港市民發佈有關內容。向幼童灌輸正確的知識。

恕言狠辣,但有關事件實在無法容忍。

林鴻達
時事評論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