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潰爛不堪的機管局

今日《蘋果日報》爆出機管局打算要政府做擔保人,以發債及貸款做三跑計劃,繞過立法會審批程序。機管局以這種共匪治區司空見慣「產生雙重GDP」的做法,和避開因立法會辯論而引起公眾注視,可見機管局是一班超級大蠱惑。

而上週申訴專員公署狠批機管局處理投訴諉過前線職員,還爆出內部指引竟然要求員工「臭屎密冚」。這種對外隱瞞的客戶服務手段,在一般商業管理已是不能容忍,公共事業機構更是絕不可能出現這種事情。機管局竟用上之,可見這幫人不單敗壞得有如賊匪,甚說成是一堆不之所謂的大奸鳩。

乘著年來因關注三跑計劃而在機場島上明查暗訪,申訴專員公署爆出的事件不過是萬中無一被揭發出來的醜聞,類似事件幾乎無日無之。

就如近一半年爆出多宗有關租務招標和購買設備醜聞,機管局不單沒有認真反省和檢討,甚至小弟及關注三跑計劃的組織均收到有機場員工透露,機管局要緝拿洩密者「告誡」。或是前年報導的「單頭巴士」要掉頭有安全風險,的確發生過多宗巴士後退碰撞意外,但機管局卻打算指司機觸犯停機坪駕駛守則作出懲處,至於司機是就範還是反抗,無作深入考究。

機管局自己衰咗又唔認,仲要「緝凶」搵人祭旗;或是明明買錯設備易生意外,真正「出事」就要司機食死貓,機管局的管理質素到底有幾荒誕,管理層有幾醜惡,該不用再作補充。

濫權、卸鑊的文化在機場內根本氾濫成災。去年7月爆出飛行區總經理馬耀文為越南航空調動泊位/閘口事件換取友人豁免行李超重收費

不過是極少數被揭發的鮮有例子。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機場禁區內稱為「黃車佬」或「波板佬」的停機坪管制員 (Airfield Marshaller)

縱然編制上只是基層員工,但因為權力有如警察,有地勤職員透露他們也是濫權成性。例如發生懷疑駕駛違規或輕微碰撞意外,經常仗著機管局有註銷禁區通行證權力可「打爛飯碗」,向司機屈打成招。

例如2008年7月8日一輛地勤貨車撞到機翼的意外

據悉「黃車佬」本欲要司機承認停車置錯誤,但求草草結案,但司機不肯就範。事件經過詳細調查,結果是「路標設計有誤導致事件」,提出修改停機坪道路系統的路標和相關操作程序守則。

要是當日的司機「吞咗隻死貓落肚」,機管局可會認真處理,避免再發生同類事件?相信任何稍會用腦思考的都清楚知道答案!

這類事件的主要成因,是機管局各級人員腦袋總想著「飛機嘅嘢,你哋外人識條春咩」;又認為機場「山高皇帝遠」、又係「封關鎖國」之地外人難以監管。申訴專員公署的公佈,就最起碼引證小弟提及的「衰嘢」的可能性是存在。不過,機管局或會認為以上所述只是小弟胡亂編造誣蔑,甚至想著機場內員工為了飯碗不會敢挺身而出證實,欲採取例如控告本人誹謗之類的還擊。不過,我想講的是「就算學李光耀咁告到我仆街又如何,這些事是老作還是真實,機管局中人自己心知肚明」。

機管局班大蠱惑的九流管理,更有著對外隱瞞陋習,三跑計劃等發展項目所公開的資訊,你還要信嗎??
這幫「賊」「大奸鳩」搞到一個本來世界一流的機場亂七八槽,唔該先收拾亂局,唔好諗啲乜嘢發展大計。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