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九巴司機蠢?因為間公司製造蠢材!

「掛牌」968司機要先做一程112過海行錯路,好多人鬧九巴啲司機「蠢過無人有」;而李慧玲就揭露九巴疑似採取新編更制度但訓練不足狂抦一餐。成個運輸業唔夠人手,九巴又「縮皮」減省訓練課程同導師人手,的確係一個要追殺嘅問題。不過,揸開搵食車嘅都知道九巴啲司機真係好撚鳩笨柒,或者斯文啲講法「托杉都唔識轉膊」。但在作出呢啲批評嘅同時,大可仿傚「左賊語錄」的針對政權,了解九巴管理這根源問題。

路線訓練只有一日時間是否不足,其實因人而異,好視乎司機本身嘅道路知識同經驗。以我為例,當年入行揸旅遊巴,要點揸住架車去景點、酒店是沒有難度,Exactly上落客位置,有導遊「帶路」梗唔會出事吧。或是揸專線小巴,行車路線也難唔到我,但即使有「跟車」訓練(即是做乘客坐車學習路線和停站位置) ,記站位都花咗兩日先搞掂。但如果一個巴士司機連認路都唔係好叻,仲要佢記站位,又無「跟車」環節的話,一日就好肯定唔夠。

據知九巴在招聘過程沒怎審定應徵者的道路知識,本已是問題。人手不足之下,「有牌就請」雖無可厚非,但沒有因材施教而只採取「機械式」訓練,就把問題進一步惡化。除只會逐條路線做訓練,沒教授路面知識之外,在車輛操作方面,也只會逐一個車款教授操作和基本駕駛須知,「大範圍式」基礎理論講學完全欠奉。「手制响邊」事件,我去找探子了解過,因為「出事」的E400巴士多咗一個九巴中人稱為「細手制」的Bus Stop Brake,女司機放了「大手制」(即 Hand Brake) 但架車仍然不動,就做了「荒失失奇兵」。

包括我這個「過來人」在內不少職業司機都認為,真正「識揸車」的定義是「一坐上個司機位已經大約知道架車點操作。揸咗兩三轉就已經開始熟習架車嘅『脾性』」。但沒教授基礎理論,只會教咗例如Trident呢款車,要個司機上富豪,或者E400,點可能唔出事!

歸根究底呢類問題嘅發生,全因為一個好多商業管理人以為可以「省靚招牌」嘅 ISO 品質管理認證。就我所知,在ISO9001訂立的管理制度之下,司機被界定為「除咗揸車同提供接載乘客需要的服務」之外係乜都唔識;因應訓練、紀律、人事管理制度之下,教咗12m Trident 就只係識揸12m Trident;教咗富豪B10TL就唔會識揸B9TL; 
制度之下,只係教咗揸Tridnet (左),就唔識揸Volvo (右)

教咗行968唔只唔識行112,就連元朗(西)至大欖隧道之間相同行駛路線的68M都唔識行。在咁嘅條件之下實行跨區編更同「跳飛機」制度,車務總監Owen Eckford、運輸發展總監施偉廉直傻的嗎?!

响呢種的管理制度下,日常還有不少膠事。例如低地台巴士經常發生的輪椅斜板感應制失靈而錶板警告燈亮起,明明是不影響行車安全而可以繼續行駛至總站才回廠檢查維修,但就因為「認定司機是白痴」沒有任何判斷能力,就必須找尋安全的路段停車「過客」。或是屯門公路往屯門近青龍頭有交通意外而擠塞,當城巴的962X司機或會「執生」改道深井交匯處行青山公路,但960的乘客只能繼續在車上等了又等,就是因為九巴的制度認定960的車長只懂行駛屯門公路、不懂行駛青山公路;或是ISO之下的權責分野沒有授權司機 (即使已受訓52X,53)可因擠塞自行改道。甚至嚴格而言,例如中途站完成上落客但行車電腦「Short咗」未能開車,司機運用其個人知識/經驗嘗試「Reboot」部巴士 (即熄匙、電池總制,等大約15至30秒從新起動引擎),在「ISO之下司機只係識揸車」其實都係違規行為。

所謂Garbage in Garbage out,或是《鋼之鍊金術師》的「等價交換」道理,一間公司的管理制度視司機是白痴,行錯路、唔知手制响邊、交通意外焗住繼續塞…..呢啲膠事點會唔日日發生吖。九巴一日唔掉咗個ISO9001,一日唔改變啲管理陋習,市民怨氣大爆發搞到中巴歷史重演於九巴,就唔好怪人。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