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仲信陳雲? 賣咗香港喇!!

「國師」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在2011年出版之後,使港中矛盾爭論的升溫,亦因為書中提出的中港區隔觀念,同時使一班滿腦子大一統主義、處處維護中國人的「大中國膠」紛紛現形。當然,亦彷彿為支持香港自決、獨立份子加添力量。不過,經年以來,除咗唔少人認為陳雲「發神經」之外,細心留意他的言論,包括《城邦論》、《城邦論II》、《遺民論》所主張的,其實有唔少疑團。

其中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自治」之地非擁有最終主權,例如一般港人該能理解的直布羅陀、百慕達,當地為自治政府而主權屬於英國;或如亞齊自治省,主權屬於印尼。簡明而言,就是「自治」就有宗主國。但陳雲所主張的,從來無提到香港「自治」的「宗主」是誰。即係話陳雲成套論述係「自治無宗主」。咁自乜X嘢治呢?同獨立有乜分別呢?

「自治」,但無「宗主」,即係點呢?如果「自治」嘅「宗主」係中共,共匪又成日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效實行」,咁即唔駛去爭。另一方面,陳雲成日話中共是不可靠,但近一兩年又話中共會給予香港自治。除咗成為啲人認為佢「發神經」嘅原因之外,佢所主張嘅「自治」的宗主是誰,某程度上都呼之欲出,但佢當然無認過啦。

到底即係乜?要講下歐洲政治歷史中一個叫「芬蘭化」(Finlandization) 嘅詞彙。「芬蘭化」是指位處北歐嘅芬蘭在1917年12月6日趁俄羅斯十月革命宣佈獨立之後,因為國力弱小不斷受到蘇聯嘅威脅。二戰結束之後,因為無其他「列強」照住,俾蘇聯响1947、48年藉簽訂互助條約時迫令割讓領土,隨而順勢迫使芬蘭响內政、外交上要同蘇聯「共同進退」,事事要聽命於蘇聯佬。芬蘭表面獨立,實質是蘇聯附庸國。

對照芬蘭主權獨立有名無實,「自治無宗主」就是相反的演繹。加上陳雲耐不耐會提及「香港獨立」的貼文,那就可以肯定「城邦論」的本意目的就是在香港實行「芬蘭化」,香港即使獨立仍要事事聽命於共匪強鄰。

四年幾以來,每當有人質問陳雲「自治點解無宗主」佢都潛水去也,亦無承認主張的香港「自治」嘅宗主就是中共;「國師」當然沒有承認在搞這芬蘭化。不過,佢尋日終於自爆,香港要做嘅就是中共的附庸國:

為免話我老屈,原links:
(刪post 就無計)

香港依家實行所謂一國兩制,都已經俾中共搞到一塌糊塗,「芬蘭化」獨立之後,香港要向共匪唯命是從,仲唔死多幾呀噸重呀!由此可見,陳雲同整套「城邦論」主張,完全係毒害香港嗰隻。

撇除港燦們大多是歷史盲、零國際視野而不會睇通他的把戲;也撇除他的「信眾」的智慧(甚至精神)有問題,為何仍有不少人認同和支持「城邦論」主張?關鍵就在於多數港人腦袋充斥錯誤的歷史觀,和僅以民族主義角度「列強侵襲」對殖民主義的膚淺認識,不滿中共亂港又排拒重返英國管治的思想,「城邦論」彷彿就是中間落墨 ── 既能逃離中共魔掌,又毋須再受西方列強殖民管治。「城邦論」絕對係一粒糖衣毒藥,最慘係毒你唔死而搞到生不如死。

再細心睇清楚「城邦論」嘅主張就是香港仍然要依附於共匪,期望中共响危機之下放香港一條「生路」,但之後又要維持一個關係。對比支聯會、民主黨呢啲大中國膠嘅「建設民主中國」論,期望民主中國出現就「奏准」香港可以有民主,除咗對中國嘅將來的期望有所不同,都係以中國為先,或維護住中國(共)嘅利益。支教民散播中國情花毒,陳雲咪一樣播毒,仲要毒性更加之烈。

所以,港燦們小心睇路、帶眼識人之餘,唔該認真重讀「宏觀版」鴉片戰爭歷史同香港歷史,仲有係英國殖民地政策响二戰後嘅變化,先唔會咁容易俾騙徒乘虛而入。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