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689、馮煒光連楊芳都不如

「自宮發言人」上週向《蘋果日報》盧峯開火,使我想起去年689炮轟小弟「有失偏頗」之餘,看689登位以至馮煒光加入港共陣營以來一連串膠事,使我更想起鴉片戰爭歷史中一個重要人物 ── 道光委派作參贊大臣統領作戰的湖南提督楊芳。

普遍只有從中國歷史課本狹隘陳述認知鴉片戰爭歷史的港燦,不會知楊芳是何許人。若說他是鴉片戰爭敗陣致「喪權辱國」的關鍵人物,滿腦子「民族大義」的必定感到嘩然、或欲指斥小弟妖言惑眾。但,這不單是歷史真相,他在戰事期間還做過不少荒謬事情。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夷艦風波搖盪中」認為「必有邪教善術者伏其中」,然後發動「馬桶陣」迎戰英國。結果如何,仲駛多講咩!

而且,休戰之時,他不單上奏「施以巧計,英勇退敵」謊報軍情,還對買洋貨,尤其是鐘錶樂在其中;更好狎玩俏童 (仲要係男童搞hehe)、鬥蟀賭博......完全不務正事。雖然來清國政府加派奕山、隆文和新任兩廣總督祁貢協助,還是最終戰敗收場。

689登位後接二連三向評論人發炮,繼有13及15年先後兩次責難甚至疑控告練乙錚;去年6月,馮煒光當上「自宮發言人」僅半年,就「杮子挑軟的捏」炮轟我這個評論新丁無名小卒。到今年差不多時間,上週又向《蘋果日報》盧峯開火。可以睇到完全是要壓倒所有跟港共對著幹的人的姿態,有違言論自由原則,且手法是不能容忍。

以提及的四篇文章為基礎作論,先談小弟以外的三篇文章:
  1. 13年「練總」之文,是以中共的政治制度為基礎,尤其是涉及黑道問題,指689可被雙規。但689可有交代「小桃園飯局」、「落區」天水圍時有黑道人物引發衝突等事嗎?
  2. 今年3月的一篇,以梁齊昕小姐的情況比喻香港社會,和指斥689為保個人聲譽連女兒的安危也不顧。同樣地,689可有回應他有清楚了解過坊間對政府的不滿,與及當時不少人關注梁小姐的身體狀況和個人去向的問題嗎?
  3. 馮氏指斥盧峯文中的「鼓勵一些團體以暴力衝擊和平佔領的學生、市民」有誹謗之嫌,不排除有進一步追究行動。但馮氏可有回應其主子在佔領期間「潛水」、港共公安打算開槍鎮壓的事實,回應文中「不聽市民、學生訴求,不跟市民、學生對話,一味調動警察包圍鎮壓」的批評?而且,文章中段提到「在任近三年間……令社會內部撕裂變得嚴重,中央政府跟市民、泛民的互信更降至低點」,馮氏其實大可藉中共慣用調子的「是因為有人煽動」、「外國勢力策動」向中南海獻媚,但他都沒有這樣做。
簡明而言,689或馮氏除了對評論人作人身攻擊、空泛地指斥論點無理、有誤,甚至恫嚇狠批之外,完全沒有以道理、論據,對準文章重點作出回應。

至於小弟去年被轟的《自由時報》文章,重點其實是以五毛黨常言的「吃的喝的是那裡來」、「斷水斷電」等的言論為背景基礎,借西班牙大獨裁者佛朗哥對付直布羅陀的歷史,喻意中共猶如佛朗哥暴政,指《白皮書》提及「中央給香港的恩惠」不過是威嚇港人要就範於一國大於兩制和演繹的《基本法》執行方式。可見689 的回應完全是錯誤聚焦。「中共猶如佛朗哥暴政」比「有失偏頗」其實是更嚴重的指控,為何689隻字不提,大家心照吧。

楊芳除咗犯了「欺君之罪」,最大的錯誤是以個人幻想去面對敵軍。689和馮氏對這四篇文章,與及其他對香港社會所做的,同楊芳的封建、無知、萌塞之念無乜分別;更是黑社會模式的批鬥甚至恫嚇威迫。加埋不對題回應兼做埋咁多無聊事,不就顯得他們同楊芳一樣咁垃圾
再考慮到知識流通程度、封建思維排斥外來事物等的時代背景因素,點計楊芳都仲算情有可原;而現今世代知識、資訊流通之快之廣,689和馮氏仍如此作為,不就是比楊芳更不知所謂!

楊芳崇尚洋貨之心,不只是「政治不正確」,更反映他看待西洋事物只會因應個人私心,喜之則好、惡之則蔑,根本就其心不正。同樣地,689和馮氏也不過如此,只是喜惡的目標,由洋貨變為中共主子而已。

689、馮氏以至一眾港共官員得注意,市民付的稅款不是給你們浪費時間謾罵、搞批鬥。拿公帑吃飯的,就請抱握「道理越辯越明」之念對題回應指責,更該敢於公開地面對市民。小弟去年回應特首辦炮轟時,邀請特首公開討論:



一年過去,我還沒收到回覆。我得強調,這不是向我交代,而是向全香港市民市民。收公帑食飯,連「接受」或「拒絕」兩個字都唔打,是咪有點過份呢?!

後記:最近讀這本書,得到唔少清國中後期歷史的新觀點,值得推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