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蘋果》唔見我啲文,係咪我懶??

有睇開《蘋果》又昅開我的文章的話,該會發覺呢幾個月少見咗有刊出我的文章。
是我懶嗎?可能係...... 但這兩個多月,我的工作十分忙碌,期間亦曾經外遊、出差。

不過,又如果有留意傳媒動態,壹傳媒年初有人事變動。人稱「堅林」的副社長林平衡先生榮休,從事多年傳媒工作的資深記者陳沛敏升任總編輯。
而咁啱得咁蹺,3月17日刊出「最後一篇」之後,到6月9日才有新作刊登。

呢段期間,除吳志森、黎則奮、盧峯等前輩級人馬的文章如常刊出,還多了一堆「左膠」人物,例如林兆彬、陳德章,同竟然今個星期「Double Tap」、以往活躍於獨立媒體的貝加爾。


我沒傳媒的工作經驗,更當然不懂編輯的工作要求。對於報章選用甚麼文章刊登,我也從來秉持言論自由的原則,予以尊重。

但我記得,李怡先生和林平衡先生曾經同我分享過佢哋採納稿件的原則,言文成理當然是基礎,另一個考慮重點就是要百家爭鳴,版位安排盡量要公平,絕不該把作者名氣、甚至以編輯個人喜惡去考慮。

林老前輩更曾提點我:
你掛得這個「牌頭」,文筆要有更高層次,論點絕不能「阿媽係女人」;即使你想更多讀者有共鳴而「由低入手」做分析,都要推高論點角度,俾讀者睇到更高層次係好重要;同埋唔好俾人覺得你同街市佬無分別,俾人覺得你呃稿費。但當然,你寫得咁低水準就梗係唔用啦!不過俾編輯同事有唔好印象就唔係幾好。
他還跟我提過他的「公平原則」,就是要人人有份,只要寫得好就會登。所以要我一星期寫一篇好了,寫得精、有獨到觀點,予人一種「專家」嘅感覺;有質素,寧缺莫濫,咁先會進步,先會得到認同。

「一星期一篇」雖未至於係「版規」,但彷彿是約定俗成的戒條。言論自由確實要百花齊放,加上時間有限,確實無可能如陶傑般每日一篇。

雖然,我也曾經 Double Tap,但都是因為有相關新聞事件才寫,也沒有刻意請求報社採納刊登。相對這週的情況,我不便評論咁多,留返空間俾大家。

或者有人會猜度因為減了稿費而懶於投稿。但我必須表明我撰寫文章「工作」的首要考慮,是可會有益於香港社會。或是返過來說,若我是考慮稿費,我就唔會寫稿費更少的《自由時報》,甚至是明言「現階段俾唔到稿費」的《852郵報》,與及一個仙都未收過的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事實上,這三個月以來其實是有交稿到報社,內容有「拿手好戲」的評論旅遊、交通政策,還有星、馬政治 (包括分析黃之鋒遭大馬拒絕入境)。但為何有近三個月「空窗期」,我不知道、也不去猜測。我只知道,包括李怡、林平衡,甚至「沙膽虹」張劍虹先生等前輩級人馬給我的意見和教誨,就是要銘記和堅守。

後記:孤陋寡聞的我最近才知道,前《主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是陳沛敏的丈夫。雖然從沒有成為「主場博客」,但主場出事之後,我就憑個人經驗判斷認為要「隔海發炮」而立即在《自由時報》撰文: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799387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