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獅城50年國慶,港燦你識條毛咩




莫講話新加坡今日已經50歲,受盡大一統觀念薰陶嘅港燦,望住個「大」字就唔明點解呢個比香港仲細嘅地方係一個「國家」;睇住「一統」就唔明點解唔對管治「祖國」馬來西亞嘅巫統聽聽話話,叫你李光耀唔好搞咁多乜嘢Malaysian Malaysia 擾亂黨對國家嘅領導之嘛,吉隆坡「黨中央」又唔係要搞到你哋啲黃皮膚黑頭髮無飯食,係都要搞到國家分裂咁不得人心嘅事出嚟先安樂。莫講話無石油,就連可以賣到錢而又係華人响南洋發跡嘅橡膠樹、胡椒之類嘅香料種植等嘅天然資源都無,甚至乎食水都係靠柔佛供應。

套用港燦嘅思維去睇50年前嘅今日,應該會話「抵你死吖李光耀,睇你點收科」,認為被馬來西亞驅逐根本就是死路一條;睇住「連水都要靠大馬」只會諗住移民「返」上去新山又好,馬六甲又好啦,總之我唔要餓死渴死呀。我諗呢個平衡時空嘅推論應該唔會錯得去邊。

事實上,東姑拉曼為首嘅吉隆坡「黨中央」亦係睇住呢啲,希望搞到李光耀「投降」要求重新加入聯邦,巫統就可以開出最仆街、最賤格嘅條款迫人民行動黨就範。可是,李光耀、杜進才、吳慶瑞等建國元勛就是「死唔忿氣,係都要贏俾你巫統睇」。堅持無天然資源就另外諗辦法 ── 無石油,就同汶萊合作,汶萊開採原油就交俾新加坡提煉;無水源,就起水塘儲食水同搞海水化淡;無橡膠、胡椒園,咪搵人嚟投資開工廠囉。

還有的,巫統認為李光耀堅持「多元種族平等」理念只會亂七八糟、係行唔通 (那管真相係巫統只想玩弄種族主義),人民行動黨就堅持「就做俾你巫統睇,證明你先係錯」。結果係點?睇見馬來西亞到今日仲成日為種族問題嘈嚟嘈去,都唔駛再多講啦。雖然新加坡政府採取強硬手段處理種族問題,部份具爭議性的例如1971年華文報禁事件更可以話極權所為 (要另文詳談,暫唔好响呢篇文度同我拗),但事實就係擺平晒種族問題,就成為新加坡响經濟、社會、政治嘅成就超越「祖國」嘅重要原因。

對充斥民族主義大一統上腦嘅港燦、尤其是左膠,新加坡半世紀以來嘅歷程絕對是當頭棒喝、亂棍毆打。無他的,由孫大炮提出表面五族共融實際是大漢族中心的「中華民族」主義,就排斥幾十年前小學雞社會科課本提到「華洋雜處社會」。香港嘅非華裔人口比例低過新加坡,都搞到依家摩囉差巴基躝坦受盡歧視,換上新加坡華人比例低香港約兩成的境況,港燦仲唔搞到日日「5.13」或者「7.21」甚至好似加沙地帶、約旦河西岸咁,我批個頭俾你當櫈坐啦!

撇除共匪日日話要求人心回歸,唔計689成日叫港燦當心懷祖國、奔向祖國機遇,更唔講葉寶琳、孔令瑜之類成日叫包容「同胞」嘅意識形態,港燦們對所謂本土意識只會嗤之以鼻,成日話唔靠「阿爺」邊有飯食。一有人話「港獨」就即刻話「解放軍坦克一到就係咁先」而諗都唔好諗;再唔係就俾啲左賊吹多兩吹乜嘢香港同中國不容分割,就即刻「鴉片戰爭就是喪權辱國」認為是大逆不道。見陳梓進拎枝香港旗出嚟,就話「叫咗唔好拎枝旗出嚟激嬲『阿爺』架啦」,但7.1 民陣四公里長征歡樂滿東華見有人派就衝去搶……

當連1973年入伙嘅荔景邨都有鉛水,港燦們都只會諗住「咁咪去買屈人寺精漏水囉」而唔會叫驗東江水。莫講話如果出現納吉「堂伯」胡先翁、屈安華搞基嘅馬哈迪响1970-80年代多次以斷水威脅新加坡嘅場面,港燦該只會話「唔好同『黨中央』嘈啦,無水就無命架」,奶粉荒嗰陣,港燦咪又只係識「屯門無咪出荃灣,荃灣無就出旺角,再唔係就過海囉」。

港燦樣樣嘢都只係諗就範但求俾啖飯食,諗掂自己就算;又懶理共匪仗「祖國」之名對香港蝦蝦霸霸,就算有人「出頭」爭權益,要不是小農奴隸基因「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的政治潔癖,就是「民不與官鬥富不與官爭」,等啲「出頭鳥」無俾槍打死而爭到就坐享其成。自私自利、目光淺窄、觀念錯誤又唔知自己錯、有事就只係識得諗住走人,就唔好怪啲乜乜競爭力調查新加坡近年都超過香港。

唔好話新加坡有個李光耀呢個响表面層次、民生角度睇嘅賢臣明君,所以新加坡人乜都唔駛理。當李光耀「有強權」去推行一啲計劃、政策時,新加坡人唔肯合作可以做得到今日嘅結果咩?編配組屋焗你日日要聞隔離屋個印度差煮咖喱,你唔肯住情願移民,新加坡今日可以「不分膚色的界限」咩?起好啲大牌檔(鍾樹根mode的熟食中心),你情願繼續走鬼而唔搬入去,有撚得你啲港燦依家有得食海南雞白good嗲呀。

港燦們唔好只羡慕新加坡組屋嗱埋起碼500呎實用面積,由1965年嘅220萬到依家大約570萬人口 (以擁有公民權計),呢五十年人哋做過啲乜,你哋啲港燦又做過啲乜,反省下先再講啦。

=======
後記:近期成日有人話我「你講到新加坡咁好,又成日話父母係嗰邊人,躝返去住啦仆街」。我想講嘅係我睇星馬政治只係比港燦們睇得深入啲,有異於「常人」嘅觀點有幾出奇。正如熟睇台灣政治,都會超過港燦只係識台北101、士悶丁,高雄美麗島站好靚啦。我父母的確係南洋人,呢個亦可能係使我容易了解星馬政治嘅因由。佢哋點解會响香港出現,麻煩讀2013年9月23日《蘋果日報》小弟撰文〈由馬共歷史看中共〉,內有講到當中的慘痛。

再唔明嘅,就嚟搵我問,我樂意直接講我父母的故事你知。但亦就是慘痛的歷史,任何直接間接批評我家庭背景,或借此指桑罵槐,我必定是殺無赦,那管是認識了十年八載。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