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的士狗點解追殺Uber同客貨車,都係為咗炒牌

的士牌炒賣嘅問題,全香港人都知;炒牌搞到司機無啖好食,因而冚旗揀客兜路,亦無乜邊個香港人唔受害過。結果,市民就唯有CALL客貨車,同埋近期「大熱」的Uber。
有留意近年有關的士加價的新聞,都會發現「車主加租」、「乘客流失司機收入減少」就是必然關連報導。但同的士狗追殺Uber、客貨車有何關係?

首先,要了解「炒牌方程式」,如下圖




簡單講,呢個做法就是炒家每一次借獲批加價然後加車租,以「增加車租收入」使承接的士牌按揭的銀行/財務公司得到「償還按揭能力增加」證明,推高牌價估值,然後班炒家就攞住呢個數嚟推高牌價。

雖然,立法會文件編號CB(1)1298/12-13(03) 載述司機收入的確連年遞減,但往日的士服務質素差劣還未有受到太多挑戰的時候,司機還算「有啖飯食」仲交得起租,班炒家當然無有怕啦。

但是的士服務的劣態惹起香港全城人反感之下,有新的競爭者出現而且服務水平得到普遍稱許,使的士服務需求下跌,即是租車司機收入下跌的情況將轉趨嚴重。當司機的收入與支付車租能力脫勾,租金水平難以維持甚至有受壓下跌的風險,豈不是「車租收入 VS. 償還按揭能力」出現崩潰危機?!
If you were 炒家,點可能唔向Uber、客貨車呢啲「爭食」嘅屌撚晒老母呀!點可能唔叫港共傀儡政權「嚴加取締」呀!

還有的,按此邏輯,如果增發的士牌(撇除如小弟主張的年期限制)除咗因「增加供應而減慢資產增值」之外,條街多咗車攤薄咗司機嘅「旗數」也是一個導致「租金收入危機」的因素,所以班炒牌仆街老閪都反對發牌囉!

一句到尾,班炒家搞咁多嘢,都係為咗炒牌。港人無車搭你死你事!加上開口埋口「保障司機生計」,我點可能唔會响7月7日立法會公聽會上拍晒枱屌鳩佢哋班仆街冚家鏟吖。

雖然我因為Uber 响其他國家引發唔少問題,尤其是司機權益受損,而不太認同Uber。但見到班的士狗玩到咁大,我也沒辦法的呼籲大家「犯法」去也。

後記1:
Uber 嘅概念,其實係「順風車」。但你唔好意思開口問車主「可唔可以車埋我」,Uber 就做「扯皮條」;搭咗又唔想好似佔人便宜,諗住「起碼俾返油錢」個司機/車主但又唔知俾幾多好,Uber 就SET個「參考銀碼」出嚟。
的士狗連個Concept 都無搞清楚就淨係識得係度屌撚晒鬼,果然係一班除咗錢就乜都唔柒識嘅仆街憨鳩佬!

後記2:
石油氣的士政策自2001年實行,14年來皇冠車行壟斷市場,一款其實無論司機、修理佬都喊屌嘅垃圾Crown Comfort獨步天下。

但自從Nissan Cedric Y31在2009年暫停了新車供應之後,那管日圓匯價開始走下坡,TSS10 (即 Crown Comfort) 車價由約19萬加到27萬,直到前年日產重投香港市場就即刻大劈價回落至約21萬 (近期約22萬),你哋班的士狗有無去銅鑼灣屈臣道皇冠車行總寫字樓出面抗議過呀?!證明你哋只係一班欺善怕惡無撚柒鳩用嘅門口狗!

後記3:
屌鳩客貨車「非法載客」呀,你哋咁鍾意用嘅Crown Comfort 車尾冚唔晒嗰陣

唔好同我講唔識乜鳩係《道路交通(交通管制)規例》(Cap. 374G) 第57(a):
在道路上的汽車的司機須確保任何負載物已適當地固定在該車輛上或已盛載在該車輛上或該車輛內;

第58(1) :
在道路上的汽車的司機須確保該汽車及其牽引的任何拖車、該汽車及拖車的一切部分及附件、該汽車及拖車的負載物的重量、分類包裝及調整,以及所運載的乘客人數,無論何時均不會對在該汽車或拖車上的人或對在道路上或附近的任何人造成或相當可能造成危險,亦不會對道路或對公共或私人財產造成或相當可能造成損害

大家日後响馬路見到呢啲情況,識得點樣焗港共公安「還我法治」啦!


返回主頁

1 則留言:

Leo Cheng 說...

呢單野又印証咗 「為何國家會失敗」所講嘅,獨裁政權因要保護如痰匪餵豬等慨得利益者關係,而阻止新挑戰及最終搞到社會上無創意;就算比屍歪通過擺明 cap 水嘅創傷科妓局也好,都不會追上社會要求為類 uber 搞新制度嘅發牌,更唔好話配合科技界及作出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