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一年前……

以啲知名示威常客嘅邏輯,我呢啲又無衝過、又無被pepper spray 顏射過、無响鏡頭前俾公安抬過就等如無做過嘢嘅人,係無資格講一年前做過啲乜乜乜。

但,是咁的,做過嘢唔一定會有人知。當然,為求揚名立萬嘅人先咁insist 要俾人知,要周圍揚。我認9.28唔响條街,唔係我驚死,係因為我先天氣管有問題,唔受得pepper spray 甚至tear,驚到時死唔去變咗碌葛累街坊。但對於某成日好自豪話被公安顏射但只會埋怨我得個講字唔自己試下嘅知名鳩衝人物嚟講,我呢啲只係藉口云云,總之乜都無做過啦。





講衝,9.26當晚我有响添美道擋公安,9.29 晚响樂禮街搶個大聲公高叫警察通例20-16趕走班唔掛狗牌嘅便衣公安,同一件白衫鬼佬用啲好唔掂嘅英文鬥屌 ~ 叫佢咪撚諗住返去歐洲,一返去就俾人拉咗去海牙,搞到佢拎轉面九秒九速逃,堆知名社運「領袖」又夠唔夠薑做吖? 就當有做過而我無睇到啦。

9.30晚一架藍色W211 Benz 响旺角衝向人群,我幾乎就企响架車面前等佢撞埋嚟,但有人拉開我。

坦白講,我知我嘅年紀、體能,真係唔係打前線嘅人;相反地,我知我嘅人生閱歷,十幾年來因匪區巴士同共匪打交道嘅經驗,做策劃、用把口、用keyboard,反而仲會可能幫到手。於是乎…..

見到佔領之下,運輸署夾埋九巴玩到九龍啲交通亂上加亂,就跟佢三日啲通告,然後就連發三炮鬧到爆。雖然都仲係亂,但起碼識破咗運輸署啲鬼計同九巴嘅幫凶所為,叫做有所改善,緩和少少啲港燦因搭唔到車嘅不滿。

潮聯同八折黨的士狗玩禁制令,成個旺角震過貓王。我就同啲朋友Study 晒禁制令內容,就即打俾Socrec 阿Paul「喂,今晚部機幾點得,同你拍片講禁制令」。之後情況點,我秉承一貫做人態度 ~ 做咗就算,唔自high 了。

另外,金鐘禁制令第一次過堂前,我叫某人做中間人轉告辯方律師that拆解入稟狀中「村巴營運受阻」嘅points。事後我無再跟,但有去旁聽嘅朋友告知大狀嘅陳詞有我啲points 响入面。

還有的,本來當日中午同一位有份管理「大台」嘅朋友(唔開名,唔好追問係邊個)講好,夜晚俾15分鐘我,做返Socrec拍片同樣嘅事,希望穩住人心。但當晚出到去,朋友話同大台揸莊嘅邵家臻講咗,我過去同佢夾時間就得。點知行去橋底同邵鬍鬚肥佬,佢話無啲咁嘅事喎。跟住同佢「商量」,話我志在幫手穩定人心,佢就一句dut 埋嚟話「大台係我話事」。然後「四眼陳」走埋嚟加多句「呢度無你嘅事喇,呢啲嘢我哋有人會搞」。我一嘢抦佢「你哋會做呀,就唔駛依家成個佔領區嘅人都仲係你一言我一語啦」。這就是我支持「拆大台」嘅來籠去脈。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電視B套拍片話旺角啲舖頭生意大受影響,我就出去行街影相,跟住就寫篇教人上去141沖涼瞓覺嘅文,搏大家一笑。

仲有無?? 我唔再數喇。
全部做過嘅嘢,link 都唔貼喇。各位有時間就自行Google啦,費時啲小人鬼頭仔背後亂唱作古仔話我又自大成狂啦。

但其實寫呢篇嘢嘅目的,只有一個:唔好以為鳩衝先係「社運」嘅唯一方法。呢種諗法除咗係英雄主義自我膨漲惹人討厭之外,亦係窒礙住好多响醒與唔醒之間嘅香港人佢哋會否投身參與推動社會前進嘅障礙。但或者那些知名社運領袖只係想保住個人名聲,可以永續抗爭長食長有而唔係真心想解決香港嘅問題,而唔會改變佢哋嘅態度架喇。但我所見到,醒咗嘅香港人都已經唔聽佢哋支笛,有得佢哋繼續自high 等天收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