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古董城巴死期補遺


今日係城巴1號AEC Routemaster招標拆毁的截標日。由發現城巴出標書拆毁現存本港路面載客營運最古老巴士,到發起一人一信要求城巴撤銷標售計劃,坊間算是泛起了漣漪,起了一陣子關注交通歷史文化保育的聲音。但同時地,在交通愛好者群體中的反應呈現兩極,一係就對束手無策的無助感,一係就群起欲策劃進一步行動,但起唔到「風浪」係事實。原因會是坊間對交通文化保育認識不深,更會是一份無力感。但同時地,保存巴士群體是其中一個外行人不知的關鍵因素。

其實由我在網上「大吵大鬧」開始,一班有保留巴士的人士已經私下耳語抨擊我又炒作件事抽水撈政治本錢,並且話我破壞咗啲「好事」── 搵劏車商夾計買佢返嚟然後收埋响新界山邊。其實呢個做法响保留舊巴士圈子唔係乜嘢新鮮事物,甚至可以話係公開的秘密。但是一直以來,我都有去問佢哋:留咗返嚟咁又點呢? 得個擺字又如何? 不作回應也罷,最惹我反感的是佢哋另一邊廂又成日埋怨俾政府同巴士公司打壓,搞到留車只能偷偷摸摸,想揸車出街過下手癮都好似過街老鼠咁唔見得光。

但是,從2011年保育尖碼巴總運動第三階段,擴充到提出籌建交通博物館,一眾「留巴士」人士都愛理不理,莫說叫佢哋出嚟一齊擺街站,就連網上推動也沒怎麼見到,十足十左膠「唔是自己揸莊」嗰隻。

從客觀角度,要是成功爭取到建立交通博物館,既能提供一個更好條件的場所予各車主停放他們的「愛車」,又會足夠維修保養支援,更可以與政府商討條件使能重新出牌使能無需再偷偷摸摸的揸架古董巴士出街。但佢哋唔理會甚至唔支持的原因,「失敗主義」認為點搞政府都唔會睬你,只是表面,真正的原因是佢哋認為「架車係我自己錢真金百銀買返嚟整返好,做乜要益你呀」、同埋唔想俾博物館 (或任何統籌機構)「共」咗去。就是四年多以來「交通博物館」推動幾乎毫無寸進的其中一個主因。

這班人很矛盾吧!但最可笑的是,他們為擁護「私產」,連例如 Scottish Vintage Bus Museum與車主之間的合作模式是不會「共」咗佢哋啲「產」就是我等人心中的方案概念,都完全聽不進耳,總之有如俗啲講「死攬住啲車過世」嗰隻。相信不少正常香港人都想問:啲車得個擺字,又擺得响啲爛車場廢鐵場旁邊,有乜嘢意思呢?!

引伸出來,重施故技的把「1號仔」城巴保留了,又如何呢? 又是只能在新界荒郊餐風飲露受盡好天晒落雨淋,會有何結果呢? 同款的「2號仔」雖被保留,但在今年年初受毗鄰廢鐵場火警波及而焚毁。我和一些朋友不禁想問:又準備唔知幾時燒埋呀?? 

別忘記,要交返俾城巴Claim 729,900 公帑的文件...... 一旦被發現原來架車仲完整結構,係觸犯《刑事罪行條例》(Cap. 200) 第71條 - 製造虛假文書的副本的罪行,及第74條 - 使用虛假文書的副本的罪行,最高刑罰判監14年。

私心,不只是誤大事,更是會使人陷入盲點當中。保留了充滿歷史價值的車輛,卻只能在荒山野嶺「供奉」,然後的,就埋怨只能如此。交通博物館或9月24日《蘋果日報》撰文提及的「法定機構」概念,我等人的考慮就是有益於市民、香港社會,亦早有方案概念保障各車主 (包括巴士公司) 的「產」。本來打算藉「1號仔」可以再推動整個計劃,但無奈的有些人不去尋找新方法,卻只會重複又重複做過但無效的方法,做笨實之事。或者,佢哋可能只係諗住「攬住啲車過世」,甚至覺得能「宣揚」擁有這些古董文物去炫耀就足夠。與其批評我一味抽水,說我「連車都沒留一部無資格搞咁多事」,不如想想這樣的在錦田石崗山邊「供奉」到永遠,有何意思好吧!

順帶一提:某位保留了一部單層中巴的車主背後篤我亂放風「白水箱」也可能賣掉,我想指出各有不同的「收風」渠道。我姑且爆出是從「炒牌」嗰邊收到返嚟,而嗰班人望住有錢就乜都得,睇住部「廢木頭車」值28萬點會唔流口水!唔又是那一句「連車都沒留一部」就可以話我乜都信唔過只顧抽水。哪我只好回應一句:咁你架中巴咪又係得個擺字!我無留車做乜咁費神同你哋諗咁憨鳩呀!!!!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