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巴黎恐襲之左賊潛水

先啟:頭盔that 忙咗幾個月,中間係有小休一日半日;近半個月完全未停過,本來今朝要開會,半夜收到message 話cancel,中午打後先起身

先祝願今次巴黎恐襲死難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



巴黎恐襲,照睇手法唔是ISIS就是Al-Qaeda 所為。

法國出事嘅背景遠因,相信除咗Charlie Hebdo之外,仲有係立法禁止女性著罩袍,踩中咗極端伊斯蘭主義男性份子要嚴控女性條刺,認為法蘭西係美帝以外(佢哋心中嘅)穆斯林世界嘅頭號敵人。

極端宗教主義,不論港式基督教 (如蔡閹人志森、恩福堂蘇穎智、聖公會鄺廣傑管浩明等仆街),或是呢類伊斯蘭教,細心了解聖經、可蘭經內容與及宗教發展歷史,就會發現從古到今都係背後思想都是有堆人仗神旨之名去操縱權力,從箝制、打壓女性權益到政治勢力。而《聖經》、《可蘭經》中的確有相當內容係打壓女性,亦係不容否定的事實。又只要有睇外國傳媒報導ISIS以「享用」女性作為號召「戰士」手段,就更肯定呢種背後思想。唔啱佢哋心意、影響權力地位,以致妨礙勢力擴張,就暴力對付,包括語言以至實際武力。

睇返啲News Feed,左賊之流對今次巴黎恐襲要不是無聲出,就是仍舊一套大愛包容思想,指責「西方」社會唔去誘導伊斯蘭宗教狂熱份子向善只顧欺壓而換來的報應云云。呢啲憨鳩抽水嘢雖已見慣見熟,但就反映佢哋根本對宗教狂熱份子嘅思想、心態是完全無知。或者佢哋只係讀墨家思想到個腦Short咗,乜都認為全世界應該做東郭先生才是正道。

就以宗教論宗教,基督教的「救贖觀」縱以「因信稱義」為論,但同時有著「知罪」的先決條件。所謂「決志信主」祈禱第一件事就係「求主耶穌基督赦免」,然後先係「求主耶穌基督的的救恩臨到我的身上」。就算係伊斯蘭教,皈依過程亦係要「求真主饒恕和潔淨」。另一方面,基督教也有「懲罰觀」,包括舊約《出埃及記》、《申命記》、《以賽亞書》、《耶利米書》各項「刑罰」,包括「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或是如新約「四福音」、《啟示錄》等提到「地獄之火」等的終極懲罰,就是針對「不悔改」的人。

以此推論,左賊開口埋口的包容以至寬恕的大前題,就是對方要知自己錯;但同時地,對於不知錯的人,進行教訓、責罵,甚至武力對待,其實也是合理的。

引伸出來,今次巴黎恐襲,與及ISIS、Al-Qaeda、Taliban 等藉宗教之名而作出惡行,受到「西方列強」以軍事行動還擊能說是合理的,因為這等極端宗教狂熱份子根本不認為所做的是錯;即使是「輕微」的如沙地阿拉伯、阿聯酋起訴判刑關押遭強姦女性,受到「英帝」「美帝」讉責 (甚至未出現的經濟或政治制裁)也是合理的,因為該國統治者不認為這樣欺壓女性是不對的。那管是「抽水」的說香港對共匪治區蝗蟲種種歧視排外法西斯行為,也因為匪區屁民只會「沒有他們就香港完旦」而不會知自己是有問題、是犯了錯,都完全是合理的!

這該就解釋到左賊們為何不怎談今次巴黎恐襲。但更重要的是,證明佢哋只會「美帝可恥」、「英帝不義」、「要包容『血濃於水嘅同胞』」,根本就是狗屁不通的邏輯。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