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朱凱迪橫洲之外可會局中有局

起題起得好陰謀論? 係架,但李慧玲吹風北平準備祝聖鬍鬚曾選市長,你哋又唔問「有乜證據」?!!
但係咪真係只得陰謀論,就請細讀以下分析同認真思考。

首先,雖然响自駕遊同三跑我同朱凱迪有過節,但我唔會質疑佢嘅為人,又不過以我對佢嘅認識,佢有時真心膠咗而遭利用亦係track records。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涉及的範圍就是「新界菜」的最後供應地域)

新界的丁權同土地使用問題,根本就遍佈成個新界。姑且由橫洲開始,即由元朗「出發」,先沿著青山公路,米埔以北的塱原、古洞一直去到河上鄉、燕崗;然後走入粉錦公路,丙崗、蕉徑、打石湖;U-turn 去返上水再過粉嶺,就到已經出咗事嘅馬屎埔。再沿住沙頭角公路向東行,先有開始出事嘅坪輋、打鼓嶺、蓮塘,跟住就上、下禾坑,鹿頸、南涌。而東起古洞西至鹿頸、北起上水華山村南及蕉徑,就是港共提出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範圍。相比之下,橫洲根本只是冰山一角,甚至話只係一粒鼻屎。

橫洲涉及只是不足兩萬個住宅單位,但新界東北涉及近800公頃土地、預計住宅單位數目近六萬,是橫洲的三倍 ── 數字對比已有好強的「聲東擊西」味道,加埋港共一直對新界東北作冷處理,近期的除咗約五個月前馬屎埔已遭恆基近乎搞掂,一直都沒太多消息;港共少有的高調關注朱凱迪橫洲事件 (對港共嚟講,朱的人身安全威脅根本Who Fucking Care,但無得唔做返場戲),就更觸動我的「嗅覺」。不過,可能好戲在後頭......

新界東北涉及的主要商界勢力就是恆基地產,至於官場的勢力,「新界佬」的一堆既非大家見慣見熟的人物,而仲有一個重心人物 ── 陳茂波。至於橫洲以至元朗區,官場的勢力表面是「文有文鬥、武有武鬥」等大家熟悉嘅面孔,而「小桃園飯局」引證689 同佢哋嘅關連;商界方面勢力主要是新鴻基同長實。即係話,不論官場定商場,元朗同新界東北都係兩個不同的勢力版圖。

基於以上,橫洲被煲大有以下嘅可能性:
1. 恆基為首嘅勢力欲以「借刀」橫洲轉移公眾同傳媒視線,伺機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出手。呢個算係幾明顯而容易明嘅可能性;
2. 689 當前是泥菩薩,借潑大橫洲嘅火勢為求盡地一鋪,圖擸政治籌碼同習系對抗之餘,亦為求食盡兩家茶禮 ── 為恆基鋪路兼保住與曾樹和、梁福元等人的關係。只要理解到689同兩路勢力嘅關係發展來龍去脈,該能明白箇中的可能性唔係亂吹出嚟;
3. 陳茂波親自督師、或與恆基合謀,潑大橫洲場火。既向689執復於佢頻頻出事而要自己執屎,並同時向689迫宮作一些政治利益交易;試回想「劏房波」綽號的來由、古洞租地事件的曝光同之後689的反應,與及留意佢同涉及新界東北嘅商賈的利益關連,亦都會明白呢個推斷係有一定可能性。

但不論那一個可能性,關注橫洲之餘,不能忽略新界東北的任何異動,那管只是side track of about 蓮塘口岸之類。

後記:
1.回想馬屎埔的所謂保育行動,左賊式行事方式當然是「出事」的近因,但卓佳佳係乜來頭,尤其是(疑似)恆基奸細身份已隨時間曝光,除引證新界東北可能稍後會無聲無息地再出事之外,亦引證住朱凱迪的真心膠可能再遭所謂盟友嘅利用。所謂政治嘅嘢,是敵是友,真係唔可以憑個人觀感去判斷,當然更不能根據道聽途說的第三身意見,真的要親自冷靜客觀的去分析。
2. 直咇腸呢家嘢,唔只唔會睇唔清楚局面,仲真係會害死人。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