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正確看待情緒病患者

又見到有朋友中咗抑鬱症,連我自己都唔知係咪復發 (無時間去攞藥,停咗兩個星期。前幾日去攞返藥) ,講少少情緒病注意事項。

(為我主診同治療的羅世安醫生)

根據我响接受治療期間醫生提供同自己Google 嘅醫學文憲,抑鬱症之類嘅情緒病,籠統講係腦部傳輸訊息嘅化學物質失去平衡,成因可以係內在因素,但更多嘅病例係外來環境導致,包括工作、感情、家庭等等形成的情緒同思路變化。日復日累積的影響改變咗腦部嘅運作,使客觀視為負面情緒同思路變成routine status,返唔到轉頭。所以面對住情緒病人,第一件事萬萬不能做的,就是唔好抱住「心病還需心藥醫」嘅觀念叫佢「睇開啲」「放鬆啲」「唔好諗埋一邊啦」。腦部運作已經唔受自主控制,你仲叫佢用意志控制返個腦? 打個比喻:腸胃炎時腸道細菌失去平衡一樣,你叫個病人忍住唔疴甚至唔嘔,傻架?!!

在好多人對情緒病嘅誤解只係「心病還需心藥醫」,否定就醫和服藥的需要,不單對患者造成負面影響,更是形成一種社會風氣造成好多悲劇。正如腸胃炎一樣,唔去睇醫生飲「奶昔」或者連Imodium 都唔食,以為疴清就無事,就可能搞到缺水休克一樣。所以就醫同服用藥物根本就必須。

又好多人自以為是的經歷,以為治療情緒病嘅藥物一定搞到個人呆呆滯滯,所以好多患者唔肯去就醫,甚至睇咗醫生都唔敢食藥。但其實早响2000年左右,醫學界同藥廠已經為呢個困擾咗好耐治療情緒病嘅問題搵到解決方案。就以我所服用的Lexapro 10mg / S-Oropram 10mg 為例,就是製藥過程將好多可能導致精神呆滯嘅「雜質」抽走,同時使要發揮治療作用嘅成份能產生最大功效。但要留意 (又是根據醫生提供同自己Google 嘅醫學文憲),就是患者本身腦部出現問題,任何外來物質都會對腦部產生反應,尤其是用藥初期。以我自己為例,醫生講明預計7-10日的適應期內會好攰,情緒會飄忽that 時high 時down等反應。但我就只經歷咗4日,第5日瞓醒就無事。又再以腸胃炎做例,服用止瀉藥(同相關治療藥物,例如抗生素等)之後一兩日點都會感到肚谷谷唔舒服,直到腸胃開始真正的康復,啲不適感先會隨之消失。這個時間,情緒病人要捱過藥物適應期就是最需要支持同鼓勵。

正如前述,情緒病係有背景因素,外來的或者唔到患者或閣下作為身邊嘅人所能控制,但或多或少總有內在因素,例如我在治療過程中發現該有專注力失調,或是有一位朋友患有社交障礙,就需要進行輔助性質治療,方法因人而異,我的就要另加一種藥物。

整個治療/醫學監察期因人而異,我的長達14個月 (2013年10月 - 2015年2月);而再又是根據醫生提供同自己Google 嘅醫學文憲,不可能短短兩三個月就會醫學判斷康復。抑鬱症復發率其實高達60%,故即使醫學判斷「康復」都不能掉以輕心。當然要留意生活習慣同方式,避免外來因素誘發。而我就因為知道所要應付的工作同其他問題,預計復發機會更高,故此同醫生商議後維持服用藥物。事實上,除咗今次,响今年年初又是忙到趴街而沒去攞藥停咗三個星期後,一樣出現懷疑復發跡象,醫生就「被迫」的要我維持食藥 (原本响2015年2月建議我停藥)。

總之唔好再繼續那些錯誤看待抑鬱症等情緒病的思想觀念。個腦出咗問題就是問題。就算唔講腸胃炎,正如揸車一樣,發覺燒油多咗就一定有問題,唔係你點就住嚟揸就會無事,一定要去車房檢查同修理!

後記:
「堅林」臨退休前合照
1. 正如好多患者一樣,我不是自己發現可能患病。已退休的《蘋果日報》前副社長林平衡先生 (如右圖),他當時話留意到我交稿的筆風好飄忽,提議我不如去睇醫生。結果第一次就診,做晒Assessment嘅結果係第4-5級 (最嚴重係第5級)。是的,我當時係有自殺傾向,爭在未有好強要「實踐」的意志。所以如今我還是很感激同尊敬這位前輩,偶爾去探望下佢。
2. 唔是賣廣告。羅醫生收費唔算貴 (起碼响我最窮困時都仲咇到啲錢找數。我還介紹過三個朋友去睇,都話合理),亦真係有效果。等政府排期等到去到第五級甚至「搞掂」埋都未必有得睇,就算排到有得睇,唔自費加錢都仲會係食統稱舊式藥嘅「懵仔丸」,不如睇私家。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