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就算Date chop 無事,件事都未完

响我瞓到死咗嗰陣,黃世澤半夜發功,引述高登巴打指個Date chop 應該唔會有問題。

小弟尋日花咗時間造咁多Photoshop 對比拆解似乎廢晒,呢啲好少事。正如警察查案、律師分析案情,或是記者做偵查報導,總會有類似情況。不過,姑且當我死雞撐飯蓋,我研究一個印就引起更多人有intention要查根究底,都算是無白廢心機。

姑且假設梁君彥份文件上個Date chop 無問題,又另外有網友俾咗個現場直播截圖睇到梁君彥出示份文件上疑似有鋼印:


梁君彥嗰一份嘅Date Chop 同疑似鋼印嘅位置並不是如高登巴打嗰一份,在Signature box 嗰度,而係低過「HOME OFFICE」下款。


黃世澤提到「鋼印一樣可以假,如果果個印嘅製造者係state-sponsor嘅話」,的確係要懷疑as 中共造假嘅嘢係可以毫無底線。姑且信個鋼印係堅,當小弟「無嘢搵嘢撩」:HOME OFFICE 嘅行政訓練有無咁唔統一格式 ~ 簽名、Date chop、鋼印可以在不同位置,以我接觸香港政府和英國政府文件N年 (由1993年在旅行社工作開始),就是唔係好相信。

再就算林忌有同我提過英國啲公務員做事其實好膠的,HOME OFFICE 班公務員做嘢是求膠其,即係梁君彥份Form RN 真係堅,而小弟真係有可能要响立法會大樓出面俾記者影住向梁君彥三跪九叩道歉 (記住:仲係可能as 尚有一個條件係梁議員要show晒佢所有旅行證件證明無其他國家國籍/居留權),成件「退籍選主席」就有以下N個問題,變奏成更大嘅政治危機:
1. 梁君彥本來聲稱9月初申請退籍,但點解後來出示嘅 (疑似) Form RN 嘅申請日期係9月22日。點講都無可能視「22日」係「月初」。佢大哥唔係忙到連呢啲日子都記錯嘛。

2. 經過多番考證,Form RN 嘅 Processing time 一般要12-14週,有記錄的最快最快都接近六星期,先會收到HOME OFFICE 寄回確認文件。那麼點解梁君彥可以前後9日 (9月22日-9月30日) 就可以完成手續? 仲有喎.....

3. HOME OFFICE 要收申請表正本連同本護照,即係一定要寄過去。梁君彥响9月22日填表,假設用DHL或UPS或FedEx或特快專遞,都要最快9月23日中午先至去到HOME OFFICE,再經內部傳遞去到負責嘅職員手上。不過9月23日係星期五,即係職員最快响9月26日朝早返工先開始處理梁君彥個申請。假設特事特辦到Email PDF softcopy 俾梁君彥「頂住先」,四日時間就能完成 Form RN 審核,實在太匪夷所思!

4. 暫撇除「四日Processing time」嘅疑團。如果跟足程序,HOME OFFICE 應該是在9月30日pack 好晒啲文件然後寄DHL 嚟香港 (HOME OFFICE 係用DHL,唔用其他快遞公司的)。10月1 - 2日是星期六、日,10月3日就會派件去到梁君彥手上。而立法會主席提名期Deadline 是10月5日。即是話佢根本有足夠時間公開披露份Form RN,唔駛搞到依家咁大件事。點解當日唔Show 出嚟呢? 又或者,既然照計文件正本已經到手,點解要响10月12日先至突然間話收到呢封信,仲要只係「影印本」?
好明顯,10月12日出示嗰份影印本唔單只「唔係正本」係問題,完全唔符合Time facts 更是極度巨大嘅問題!!

5. 承接返2. 同「四日Processing time」嘅疑團。點解可以快成咁,就是假設份文件係堅的話嘅最大最大疑問。
5.1 英國內政部對於國籍申請從來都非常嚴謹。內政部基於乜嘢理據特事特辦到將梁君彥嘅退籍申請審核時間濃縮最少10倍 (六星期=42日)?
5.2 梁君彥响提交Form RN 時有無夾附一份信件說明來由? 如果有而假設信件內容提到就係「因為要參選立法會主席」,HOME OFFICE 係咪可以視之為合理理據加快審批,我是非常懷疑。
5.3 又假設HOME OFFICE 真係接納,即是變相英國政府介入香港政治?! 中共唔係成日話「不得外國干涉中國內政」嘅咩? 梁君彥「勾結外國勢力介入『中國內政』,死罪嚟嘅喎!!
5.4 再拆解落去,要不是有共匪主子嘅默許甚至指令,梁君彥斷不敢貿然去「勾結英國」。即是話,如果5.2同5.3嘅推斷屬實,成件事根本就是中共在梁君彥後面指揮。
6. 反過來假設梁君彥無咁大膽主動或「被主動」搞「勾結英國殖民走狗」,即是沒有向英國提出要求極速審批。但就是「四日Processing time」點樣搞出嚟,如5.1 所講,小弟和「歸英派」各路人馬都唔會相信HOME OFFICE 會主動咁做,一定有其他外來壓力。事實上,在「歸英派」圈子討論得最多的可能性,係支那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出手向HOME OFFICE施壓。

劉曉明嘅履歷其中一項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友谊勋章(2010年)」,很有「與張德江是同道」味道;而當時的支那駐北韓大使張鑫森是上海人。照此推論劉曉明該是江派的人,亦即受張德江及/或張曉明指揮是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劉曉明向HOME OFFICE 施壓,反映中共(尤其是江派) 急到瀨而不惜僭越外交規矩。而急到瀨嘅原因就是江派明知張曉明同689失勢,必須要盡快另覓人選掌控住對香港嘅控制權,繼續「脅持」香港做人質同習近平駁火。特首辦同行政會議已經失守,向立法會埋手是正常不過嘅路向。當然的,劉曉明就犯下「引入外國勢力介入『中國』內政」嘅罪名。
照睇成件事,可以話梁君彥做咗江派嘅爛頭卒,俾人擺咗上枱。而根據中共嘅政治倫理,只有「有痛腳揸手」嘅人先至可以被差遣。梁君彥任董事的18間公司,最少有5間係BVI。除咗新興織造廠算是背景清白之外,另外四間都可謂有點不明不白。而「巴拿馬文件」披露唔少共匪高層都掌控住BVI公司,可會就是梁君彥被中共欽點的因由,就天知地知佢自己同佢背後嘅共匪主子先至知。
但中紀委已向張曉明發出雙規令,梁君彥呢隻爛頭卒的下場如何,真係拭目以待。

但又反過來講,梁君彥真係有足夠政治智慧的話,其實應該將成件退籍事件的來龍去脈和盤托出,換不回非親共派議員和港人的信任是其次,就是見住中紀委嘅舉動,同張曉明割蓆自保先至係上策。不過,同得共匪走得埋一齊嘅人,十居其九都只係會祈求自己身處嘅嗰一派能夠戰勝另一派。留名等睇佢最終無好下場好過。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