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上任咗就用下腦有啲分寸

一個月前 (應該話29日前),游蕙禎以424票險勝黃毓民取得九龍西選區末席之後,撇除堆「唔忿氣」嘅教徒同堆一直唔妥佢 / 青年新政嘅飯桶 (舊泛民) FANS 嘅冷嘲熱諷,坊間對呢位「香港有史以來最年輕女性立法會議員」嘅期望係走向兩極 ── 一係就期望佢會真係做出成績,一係就期待佢不斷派膠。但同時地,前者亦憂慮佢會「出事」。結果,一個月過去......

小弟不是要打倒昨日的我,事實上游小姐嘅做事能力唔係弱,但分析同判斷能力真係,客氣啲講「仲有好大嘅進步空間」。

紋身本來唔係乜嘢問題,但可惜佢唔係叫林昶佐,呢度係香港而唔係台灣。而從來响港燦嘅「傳統觀念」就是紋身一定係壞人,就算近幾年流行的圖案,又或者游小姐被攝到的梵文,好多港燦依然認為曳人先會紋。說實在,應該避忌下唔好咁快「曝光」。

就算游小姐幾唔鍾意都好,現實就是香港人對於「公眾人物」有一套非常獨特的所謂道德尺度,而「政客」更有很多附加要求 ── 男嘅未結婚就要乖仔,結咗婚就要好好先生,做埋老豆嘅就要父慈子孝;女嘅不論單身與否都要如聖女貞德,結咗婚的就要賢妻良母咁款,再加埋劉慧卿嘅和理非非毒素,真係有乜「行差踏錯」都會俾人插到飛起。就連對「新事物」嘅接受程度,香港都遠遠落後於台灣。

可是一膠還有一膠硬......


用情侶要開房造愛嚟談論土地問題,確實係好貼題亦容易引起共鳴。但同時地,呢個 approach angle 游小姐唔係第一個用 (亦唔係陳雲),出自佢把口其實係無問題。

而「扑嘢」其實只係一個普通得很of 造愛嘅代名詞。只但是同樣道理,再加上港燦普遍是性壓抑,同埋蔡閹人志森嘅泛道德主義嘅加柴淋電油,港燦總認定就算要講性都得隱晦表達。而且又再是「傳統觀念」認定女性在性方面應該表現保守,甚至認為女性只能是被動;再甚至乎小農奴隸基因之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而好多燦個腦認為「要繼後香燈先至要做」。

游小姐有時間就上下Baby Kingdom 睇下啲女士開post講同男友/老公嘅性生活,十居其九唔係無人應機就係或明或暗的嘲諷水性楊花、出牆紅杏。又或者係啲「生仔post」,學習下啲隱晦到唔恨嘅字眼,例如Do Do (唔是鄭裕玲呀)、約咗老公三晚 (啲乜鬼育兒書籍雜誌話想生就「較正時間」响排卵期前後連做三晚)。

我不是認同港燦的所謂思想保守,而係認為作為一個議員政客,應該要掌握公眾嘅觀感。用較商業角度去演繹,就是 Marketing 中的Packing schemes,意思即係件Product / Services 本身好掂都好,個Promotion Plan鑊咗就「出事」。要救返唔係無可能,但耗費更多嘅時間、資源、金錢。另外,傳理學上的「考慮受眾」,即是決定做每一件事之前要思量一下公眾會如何看待結果。在過去十幾廿年,飯桶都沒有做好,例如長毛的「掟嘢」那管出發點有多好,但俾CCTVB 等spin 就乜都無晒。姑且苦口婆心的講,作為議會新人在未有實在成績,就該諗到First impression 壞咗,日後工作表現那管做得有多好,公眾印象都可能事倍功半。

勤力唔是一切,做事能力有多好但用錯方法都只會功虧一簣。決定做任何事、講任何話之前,得需思量清楚。選之前幾咁不滯,人人都可以話你「無經驗」而俾機會你,到今日一個月過去,還未懂得一啲基本功,就真係唔好怪任何人「好言想勸」以至開你拖。容我姑且自私的一句,小弟當日對佢嘅「支持」都唔想變成係「錯誤的一頁」歷史!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