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釋法後患無窮



暫且不談 HK01 嘅背景,呢篇報導唔係空穴來風。關於釋法,共匪同啲走狗都會強調「釋法權在人大手上」,而港燦亦小農奴隸基因上身認為「『阿爺』要點做有得反對嘅咩」。無錯,《基本法》158條第一節係咁寫明,但不過睇埋第二節: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即係只有香港法院因判決需要,經終審法院提呈人大要求解釋,人大先可以「釋法」。呢個稱之為「釋法啟動權」。即係任何不是經由香港法院提呈進行嘅「釋法」,都係違反呢一條。翻查過去人大嘅釋法,只有「剛果案」(案件編號FACV 5-7/2010) 符合「釋法啟動權」,其餘的,包括莊豐源案,揸正嚟做都係違法,即可視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違反基本法」,然後延伸到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只不過「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嘅後果就是中共匪幫失去香港主權的合法性,而從支教民體系嚟講即係「建設民主中國」無咗,所以19年來都無人用呢一招去向中共迫倉。繼而引伸到港燦的態度就變得中共港共有恃無恐。

之但是支教民唔敢用,唔代表全香港無人夠膽用。而我相信,中共要是今次夠薑的話,就算游蕙禎使呢招出嚟,都會有人出呢招。中共夠膽就嚟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