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睇嚟想搞掂游蕙禎嘅唔止土共

當前立法會的兩大爭議,既有梁君彥的退籍風波,另外的就是游蕙禎同梁頌恆嘅「支那」。





兩單嘢性質唔同,但有一個共通點:飯桶政客(不論是現任還是前任)與及啲友好同道,都無乜點出聲。至於游蕙禎,唔好話教育界嘅葉健源唔會拎返啲歷史真相出嚟講下道理,亦唔好話拎毛澤東都用過「支那」兩個字出嚟反譏,就是最基本禮貎「幫口講兩句好說話」都無。也許就是飯桶視游蕙禎唔是同路人而只會食花生。

不過,當下是追殺俗謂建制派嘅大好時機,唔好話對比小弟「放核彈」(雖然打唔中,但引發衝天大火災),就連攞把「二呎四」都無,極其量拎住把生果刀嚇下人嗰隻,完全迤住打嗰隻。朱凱迪飛咗去英國向保守黨迫供,游蕙禎亦搵黃世澤同小弟做功課去信英國內政部。另外仲有最少一位新丁議員搵小弟問料,就是羅冠聰。但班飯桶老嘢呢?? 呢一下就更加之惹人懷疑,飯桶班友到底想點,係咪同梁君彥,甚至689、統監府有政治交易,真係唔到我等唔去猜度呢啲可能性。

可但是有一宗事件似乎使飯桶露出了馬腳,所指的是有所謂「一群默默耕耘的歷史文化及教育工作者」譴責游蕙禎梁頌恆「支那」論的聯署。

內容就無謂講,都係嗰啲基於錯誤歷史觀加民族主義上腦嘅調子。但聯署發起人名單當中,有一個同飯桶關係密切嘅人 ── 羅永生。

首先,當然不能排除羅永生只係真心膠地參與。但是他對於港中關係嘅立場,縱使他曾撰文表示要反思民主回歸進程當中的疑問,仍脫不掉一貫大中國膠民族主義思想,同「建設民主中國」的茂利們可謂是一夥。

而換另一個角度,飯桶們可不知道在抗共意識上,游蕙禎不也是同道嗎? 哪管游小姐在港中關係的立場迴異,但按道理,就算唔幫口,也該把梁君彥單嘢搞大佢,將公眾嘅視線較聚焦於梁君彥,使游蕙禎有得抖下氣。

游蕙禎抱持的港中關係立場有異於飯桶,或多或少使飯桶政客感到不快,而從2013年小弟有份發起嘅「源頭減人」廣告演變成「歧視排外法西斯」批鬥,也會睇到飯桶左賊是欲將「港獨份子」從議會、政壇除之而後快的想法。這點就先成立了飯桶想幹掉游蕙禎的議席的第一個動機。即套用刑事法邏輯的 mens rea。

回顧大約一年半前,游蕙禎孖住鄺葆賢開始在紅磡展開地區工作,從初初「無事發生」漸漸地越做越似樣,取得最起碼黃埔花園、海濱南岸等屋苑的居民信任,打穩了進入議會嘅基礎。而她們的地區工作亦越見扎實,例如10月23日港鐵觀塘延線通車當日不會同日出現如將軍澳線、港島西延線通車時的「巴士小巴大屠殺」,10月24日仲有九巴212搭、6C,6F,101,111等巴士線專線小巴2,2A,6,6A,6X,8,13等無減班或被取消,就是鄺醫生在九龍城區議會提交一份文件要求將巴士小巴路線重組押後至港鐵通車後半年才重新咨詢,力抗運輸署同港鐵霸權得來的結果。換轉係黃碧雲會做到咁嗎?

又返去梁君彥件事,朱凱迪、游蕙禎,以至羅冠聰,可以話迫到梁君彥埋死角。但同時地,撇除飯桶係咪有心迤住做,但佢哋三個「攞刀斬」,就同時反映飯桶們有幾廢,並引證住飯桶們無執政意志、只圖議席搵飯食可能是真確的。言下之意,如果俾游蕙禎等人留响議會入面,班飯桶就無得再得閒隨口嗌下口號、搞下遊行集會、夠鐘就拎六四出嚟消費,就可以每個月攞廿萬公帑使。睇住「悠悠閒可以有飯食」嘅日子可能會俾游小姐摧毁喎...... 即正如辦公室政治般,廢柴掃把、經理見到個下屬仲搏過佢,梗係諗計整隻鑊佢嘆一樣道理。第二個動機亦此成立了。

可但是游蕙禎怎選都是民意授權的議員 (雖然未宣誓,但法律上係),親手郁佢就可大可少喎。於是乎就唯有食花生。另一方面,梁君彥放風不排除星期三DQ 佢同另外四人 (梁頌恆,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 你係「廢柴經理」見到「頂頭大老細」可能會郁個會威脅到自己地位嘅低級職員,仲點會將平日响Pantry 講老細啲壞話搬出嚟呀。

但就是飯桶無位入手親自搞掂游蕙禎,咪唯有搵人借刀囉。而以羅永生同飯桶嘅關係,不排除就是飯桶的「借刀」,甚至飯桶在觀察形勢而羅永生只係「第一借刀」,隨後陸續有第二刀第三刀....第N刀。

要是羅永生明確表示只係自己真心膠,那我就同樣的會向羅教授相約時間同地點,行三跪九叩禮道歉。可是飯桶們的mens rea嫌疑還是洗不脫的。

奉勸班飯桶,唔該記住做議員唔係迤做就可以呃飯食。那管是中共扭曲晒香港嘅政治制度議會生態而好似無從發揮一個議員應有嘅職能,今屆幾個新人就證明只係過去18年你哋無去搵而已。唔該,精精地就出手搞梁君彥,唔想違背民族主義上腦嘅所謂良心而不欲「勾結英國殖民走狗」,就唔該好好支援呢三位議員追殺梁君彥嘅工作。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