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不如全球黃皮膚黑頭髮的都是中共子民

小弟响共匪治區聽咗一個黑色笑話好多年:世界各地有乜天災人禍,例如地震、空難、恐怖襲擊,死傷者名單必定有中國人。又另外,留意近19年嚟嘅新聞報導,就是發生災難事件,總會有個point 「死傷者中有幾多名中國人」;就算係美帝走狗境內,都會講「死傷者中有多少名『華裔』」。

又另外,但凡有黃皮膚黑頭髮嘅「海外同胞」同支那有聯繫的話,動輒就「是不是中國人」邏輯。莫說是對著香港同台灣,就算遠至美帝走狗之境都唔會放過。例如駱家輝 (Gary Locke) 到北平就任美帝走狗駐天朝代表時,接受支那共匪CCTV 記者訪問還是以英文對答,一眾五毛破口大罵「身為中國人回到家還說英語」;記者問佢「你會回台山祭祖嗎?」,佢話唔會,五毛們再罵「數典忘籍的爛臭黃皮白豬」;

就算不要「政治化」,莫說蝗蟲嚟到香港會質問「干吗香港都回归了还说广东话」,支那人去到歐洲遇到黃皮膚黑頭髮的「同胞」而開口不會煲冬瓜,都會擺出一副不屑嘅姿態。可見共匪煽動民族主義嘅程度,比日本已故天皇裕仁的大東亞共榮圈或希特拉嘅納粹歐洲,煽動人數及無形的力量,以至涉及面積範圍有過之而不無及。

就算是曉得漢字,會說華人語言 (包括粵、閩、潮、客等)的,支那共匪治區屁民更是鬥得犀利。香港同台灣以外,2012年奧運會羽毛球決賽,支那林丹對馬來西亞李宗偉,梁靜茹在微博貼文支持李宗偉,海量Cina Babi 又發花癲的鬧佢「係唔係中國人」「唔認中國人就不要在中國賣專輯」。一係掉返轉,好似曹格咁,就讚到佢天上有地下無咁。由此可見,支共煽動嘅民族主義根本就是要「天下眾生但凡黃皮膚黑頭髮盡皆吾民」,且是要嬴政嗰隻「書同文」之外還要「話同音」。論暴政之烈,支共根本比秦始皇更瘋狂。

梁靜茹、李宗偉等南洋華裔的歷史,可追溯到明末鄭成功之後。較多數「中國人」移居南洋一帶的時期是由清國乾隆帝開始,即是超過二百年。這些支那豬眼中視為「叛徒走狗」的大多只是一心外闖賺一筆然後衣錦還鄉。但奈何正如柏揚話齋:中國人只會窩裡鬥。所謂「同胞」之間爾虞我詐,先富起來的一群招攬新一批過來,但不是帶歇他們「發達」而係剝削做奴隸,即係張廿蚊思維咁上下嗰隻,結果遲遲未能回歸祖地而被迫落地生根。當然,亦有一部份捱捱下發覺「生活總比家鄉好」而留下來。又部份死慳死抵儲到一筆就買田買地,結果又係响南洋落地生根,甚至傳宗接代開枝散葉。而部份的,响南洋華僑圈子稱之為「娶生蕃婆」「嫁生蕃佬」與當地土著通婚。其中的例子,就是小弟的親生祖父。無錯,小弟係有1/4婆羅洲土著血統的,所以套用支共的血統邏輯,我根本就唔係「中國人」。

可但是「黃皮膚黑頭髮寫漢字說華語」就一定係中國人嗎? 那留意以下兩段歷史:

1. (其實响《蘋果日報》寫過,但費時大家摷) 時值1950年,毛澤東領導的支共開始在契丹領土站穩陣腳,就不忘要「輸出革命」。乘當時馬來亞反殖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當中最出力的是由陳獨守一手建立而隨後轉形的馬來亞共產黨。在協助「偉大的陳平同志」之餘,借反殖之名推動共產主義是的主要戰軸,借英國在馬來亞、海峽殖民地(即新加坡、馬六甲和檳城)和婆羅洲的管治只求利益罔顧社會需要,社會環境相當不堪,另,透過馬共借「同胞」總還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即所謂身份認同觀念,宣揚「祖國需要海內外同胞齊心協力建設」進行招攬「回國建設偉大社會主義祖國」。數以十萬計的「同胞」,尤其是年輕人,不顧家人反對下「回國」。是的,小弟老豆老母分別在1955年和1956年「投奔『祖國』懷抱」。

支共本來打算利用這些「同胞」有較豐富且多元化的知識推動「社會主義祖國」朝著超英趕美嘅目標向前邁進,但到了1959年「大躍進」仆晒街之後,老毛唔知點收科就諗到一條屎橋出嚟,賴呢班「由祖宗起長期在外,非土生土長,本質不純」嘅物體搞禍晒,轉移群眾視線去批鬥呢班「同胞」。小弟老豆本來是在廣州做老師,因為一名高幹子弟唔交功課俾我老豆罰打手板,咁就要寫悔過書 (唔記得有無遊街),之後就掟咗去華僑農場「上山下鄉」。毛匪澤東咁就叫做甩身。

再到之後,老毛同周總理恩來思前想後,認為留呢班「同胞」响度盞嘥米飯,於是就陸續以發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境證」,即相當於現在的「單程證」驅趕離開「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但因為呢班「同胞」嘅馬來亞國籍或印尼國籍(下一段會詳講) 已遭褫奪,返唔到去馬來西亞或印尼,結果只能流落香港終老。但又因為馬來西亞或印尼國籍已遭褫奪,而「單程證」等同於取消契丹國籍,即變成無國籍人士。英國殖民走狗知道「國際人球問題」,於是吩咐人民入境事務處嘅職員誘導呢班後來通稱為「南洋外國僑胞」嘅人在辦理入境手續填表時國籍一欄寫「中國」,搞到連BDTC 都唔攞得而只能用 (年青的未必聽過) 俗稱C.I. 嘅「身份證明書」出門,搞到就算要返去馬來西亞或印尼十日八日見下親人都要張羅搵親友寫擔保信先至申請到簽證成行。甚至我老豆來自嘅汶萊講明「拒絕申請」而返都無得返!!

喂,阿哥,口口聲聲話「同胞」,結果咪係要你嘅時候就「中國人」,唔要你嘅時候就「本質不純嘅生蕃」囉!!!

2. 1955年時任支共總理周恩來出訪印尼,「中國歷史」課本只敘述了出席萬隆會議,成功與印尼打開建立友好之門。但就沒有敘述同時間發生的另一件事 ── 周匪同當時印尼總統蘇加諾簽署咗一份互不承認雙重國籍協議。呢份協議對當地「同胞」要在「認祖歸宗」定做「印尼生蕃」之間要作出抉擇。

但當時全球一片反殖浪潮而向左走嘅大環境之下,加埋或多或少心底裡總有著「離開了家鄉百幾二百年而心裡有愧」的思想,大多數都不願放棄契丹國籍。但沒有歸化入籍印尼,不單沒有公民權亦沒有公民福利 (雖然當年根本都無福利可言),還使啲「真‧印尼生蕃」認為呢啲黃皮膚黑頭髮「都唔係自己人」。結果蘇加諾俾蘇哈圖迫宮緊嘅時候,即是1966年就「排華」。支共本想「接濟同胞」,但經過大躍進之後趕咗一批「南洋愛國僑胞」(包括小弟老豆 (1963年初)同老母(1963年底),加上偉大的毛澤東領袖剛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周匪都唔敢亂嚟,有得班印尼「同胞」自生自滅。

喂,阿哥,口口聲聲話「同胞」,係「中國人」都唔救喎!!!

到後來1969年第二次印尼排華,周匪恩來「大發慈悲」,派船往印尼椰加達、峇里等地接啲「同胞」返回「祖國」照顧。但是,由大躍進之後對「南洋愛國僑胞」以「由祖宗起長期在外,非土生土長,本質不純」批鬥之火繼續燃燒,燒到呢班印尼僑胞度。結果周恩來只好狠下心腸「壯士斷臂」的把這些親自督師接返嚟嘅「同胞」幾乎統統趕走。亦同樣地只能流落香港終老,再一次發生唔要你嘅時候就「本質不純嘅生蕃」囉!!!


家陣班土共口口聲聲,下巴輕輕話梁頌恆、游蕙禎嘅「支那」侮辱全球黃皮膚黑頭髮所以要全力聲討迫使失去立法會議員資格。那麼,由駱家輝咁小嘅事,到梁靜茹嗰單好似大單啲啲,再到孫旭鬧新加坡「兩百年前都是中國人,幹嗎現在人比狗還多」辣慶到新加坡幾乎重演印尼排華咁大單,依家又上綱上線拖晒「全球華人」落水,咁算乜嘢意思先?! 再者,唔計我有1/4婆羅洲生蕃血統,就是「南洋愛國僑胞」一時就「同胞」一時就「生蕃」,咁到底响支那以外嘅「黃皮膚黑頭髮寫漢字說華語」嘅又係咪「中國人」吖?! 再者,估計香港有8-10%人口係「南洋愛國僑胞」嘅物種,你哋班土共係咪要拖埋落水吖? 係嘅話唔該叫張匪曉明、張匪德江,以至薄匪熙來,甚至是江匪澤民,向每位仲在生嘅「南洋愛國僑胞」(連同後人) 每人賠返10億8億,過咗身嘅就每個先人賠返10萬8萬,找咗呢條數先好話「全香港嘅『中國人』唔妥巴治奧游蕙禎」。

班土共唔好諗住香港地無乜人意識到「南洋愛國僑胞」到底係乜嘢一回事而側側膊,淨係小弟「揼石仔」不斷寫都寫咗三年,就算同唔到港燦洗腦,都肯定喚醒咗一班本來只知道老豆老母、阿爺阿嫲响南洋嚟香港嘅「南洋愛國僑胞」後人。爭在响呢一刻仲未全部埋位同你哋班共匪賣港賊鍊過。班土共最好求神拜佛 (呀唔係,共匪係無神論的,應該話求江匪澤民) 我玩唔大呢單嘢,否則幾十萬「南洋愛國僑胞」玩到你哋去羅湖僑投河自盡都唔掂呀!!!

後記:如果「支那」係侮辱的話,咁唔該班土共盡快去馬來西亞領事館抗議。因為馬來文(用拉丁字母寫) 仍是充滿侮辱的Cina,發音仍是「痴拿」。俾埋地址你哋:灣仔告士打道50號馬來西亞大廈24樓。領事姓名Tengku Sirajuzzaman bin Tengku Mohamed Ariffin 。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