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是的,統監府張曉明大報復



全文: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025/55825986

中共港共為求封殺游蕙禎,不惜迫梁君彥違反議事規則以至催陳維安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Cap. 382) 第19條,都不特只,689 仲突然改入稟狀,「支那」宣誓風波不單一發不可收拾,直頭攬住香港港走上不歸路。無錯,即係正如小弟曾經提過,江派在與習派惡鬥就是拿香港做人質。

689 如此心狠手辣,誓要將游蕙禎置之死地,堵截「宣揚港獨」的確是在所謂政治正確的條件反射的理據,但不過是表面目的。鄭永健被捕源於游蕙禎拍枱爆seed 報警,黃世澤指鄭永健被判罪成即是將中共成個鎅票系統曝光,算是其中之一。小弟提過,游蕙禎此舉無疑摧毁張曉明透過劉廼強父子進行嘅大茶飯;而張曉明所屬的薄熙來幫素來都係考慮個人私利就無底線的作風,就必定會同佢「死過」。

大家或者質疑「咁點解唔响提名期就DQ埋游蕙禎而仲俾機會佢選」。其一可能性係當時統監府同689認為佢勝算不大;其二就姑且又爆內幕。游蕙禎响選舉期嘅表現暴跌,其中一個原因係青年新政為佢「悉心安排」咗一啲身份背景存疑嘅人做佢嘅競選團隊成員,即是有可能689同張匪曉明早已佈好局,等佢輸到趴响度嚟懲戒佢;其三就是如今的一著 ── 預埋佢贏嘅「極地反擊」大撲殺。可以話統監府早已做好幾手準備,佈下「欲擒故縱」之局,睇下邊個時機就用邊一招「等佢上得越高、跌得越仆街」。

在第一輪民調就有約7%支持度,「勝算不大」的前設失效之後,本來睇住選舉論壇一仆再仆,689同張匪曉明以為計劃得逞,怎料游蕙禎唔知食錯乜嘢藥,有線電視嗰場論壇嘅表現突然「迴光返照」,且跟住嘅最後十幾日算是越戰越勇。最後响紅磡一帶七個票站比黃毓民攞多一千票取得第六席,就開始諗計要佢落馬,與及當日陪佢去報警嘅梁頌恆陪葬。

但要出招都要搵到位入攝先得嘛!尋日《自由時報》刊出嘅小弟拙作,文中引用《孫子兵法》的「高陵勿向,背丘勿逆」,所指的是游蕙禎當日拍枱到報警,即是辣著咗張曉明的「高陵」,得需「勿向」,即避免還擊;港共就是「背丘」,當「勿逆」,即唔好挑機。而「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套用返件事,即是唔好以為中共港共唔會出手,唔好諗住進攻且更加要知道有何要防範先守穩陣腳,唔好俾位689張匪曉明入。簡單講即係老生常談的「防人之心不可無」。但結果「We Fucking Off 支那」成為大好時機,既俾位陳維安呢隻走狗唔承認佢嘅宣誓,又俾位班土共借周街港燦唔識「支那」嘅真正底蘊,成功入晒位,就搞到今日呢個田地。

無錯,689同張匪曉明都係仆街冚家鏟。但要是(唔知仲係咪)游議員懂得分析當日嘅拍枱同報警原來係咁大件事,又或者起碼有仔細咀嚼過《李光耀都俾人傳係馬共》(我有send 條 link 俾佢)的話,應該知道要把持「小不忍則亂大謀」原則,「一日未坐穩就一日都未係時候『搗亂』」。鄭永健案完全是李光耀清剿馬共嘅翻版,但馬共一直反擊直到1971年「華文報禁事件」。不過,李光耀嘅智慧、英國暗中支援李光耀,而游蕙禎呢兩樣嘢都欠奉,或客氣啲講「唔夠」智慧,就出現不同嘅局面,甚至係結果。

游蕙禎咁玩法係好膠,甚至可以話好狠憨膠,但愛爾蘭獨立戰爭到愛爾蘭共和軍嘅歷史,話唔埋就是游小姐嘅真正目標。當然,滿腦子《基本法》18條嘅689同張匪曉明總會認為「那便成局了」,而然後一眾支教民體系附和之「話咗佢係共諜」。但又就是IRA 嘅歷史,就算「18條」咗,都唔到民主黨甚至是張匪曉明、江匪澤民想點就點。還有的是,游蕙禎在台灣演講提到「中共好需要台灣,但唔需要台灣人」,間接將中共 (尤其是江派) 對香港嘅打算公告天下,即係佢已經睇穿咗共匪嘅思路。所以一眾土共亦唔好諗住當下之局可以開香檳,隨時好戲在後頭。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