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香港從此多咗一個梁公公

先講啲軟性嘢。我無賭錢嘅嗜好,極其量行過投注站見無乜人排隊就入去篤張六合彩或者$200上限畫張3T。暑假返鄉下(新加坡) 入咗金沙,玩都其次(都只係$2000港紙),主要係入去了解下賭場映照嘅新加坡社會狀況。下次返去都未必入。


(Source: 游蕙禎Facebook Page)

凌晨仲响度賭舊泛民話今朝都係Just a show,結果係組成人鍊護送游蕙禎同梁頌恆進入會議廳。即是話,小弟賭輸咗。正常嚟講輸咗個人會頹,但今朝我朝得高興,因為舊泛民政客卒之無揸流攤。雖然唔係齊腳28個,但入到去就係入到去。真心佩服梁國雄、毛孟靜、陳志全等執行護送嘅議員。

梁君彥估唔到會出現咁嘅場面而束手無策,仲要趕極都唔走;而班食蕉又唔敢SM游蕙禎,在無計可施之下先宣告暫停會議,再之後就宣告休會。而休會嘅後果係下星期三先重新開會,即係同流會一樣。可是今日唔是土共派玩流會,而係梁君彥自行了斷,那麼還不是變成太監麼!

梁君彥呢一下其實一石三鳥,除咗協助共匪主子製造「又係兩件『民族敗類』阻礙議會運作」輿論之外,又可以向游蕙禎、梁頌恆同舊泛民擺下馬威。但第三鳥仲過癮:向土共宣示「你哋咁玩法我都唔知可以點陪你哋玩落去」。

唔好以為「第三鳥」只係小弟FF,想像下梁君彥尋日轉軚俾人鬧到仆街,俾人話佢不惜破壞議事規則,甚至串佢法庭都拒絕頒禁制令而幻想自己係法官。再加埋英國國籍單嘢其實未完結。廠佬性格就是見自己一身蟻就想逃脫,而依家係張匪曉明夾埋成堆土共迫佢玩,故亦要向689張匪發放訊號。

後事如何仍未知,但部份舊泛民亦已決定親自落場打埋一份,照正常民主黨亦唯有被迫參戰,但當然可以逃脫。另一邊廂廖暉已被拖落水打,即是北平已經大打出手而習近平暫稍佔上風。班土共還未知風向,但就極有可能最終進退失據而敗亡。大手入定花生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