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如果孫中山活於當前香港

今日10月10日,所謂中華民國國慶......

但是,根據「中國歷史」課本所述關於朝代興亡,就是在契丹地域有政治實權嘅政治組織 (廣義用詞,即包括「家族」) 失去了其管治主權,就稱之為「亡國」。而古稱有福爾摩沙或至當今台灣的島嶼,在清國乾隆帝之前沒有與契丹地域嘅政治實權有關連的時期,視之為外邦、外域、外地。1911年10月10日當日,中國國民黨政治權力並不包括於台灣。

中國國民黨從1949年10月1日失去了在契丹地域的管治主權,只餘下台灣、澎湖、金門、馬公的政治實權。但是二戰後的所謂「恢復主權」,美帝走狗是沒有處理《馬關條約》的法理問題,蔣光頭也當然沒有。即是話「中華民國」從沒有得到台灣的合法管治權。

綜合以上的條件,國號稱為中華民國根本就已經亡國!

若要再拗,說著今天台灣已有甚麼民主化云云。哪請記住:既然國民黨主導嘅「中國歷史」教學如此寫,就該如何的以1949年10月1日給中華民國劃界。條件不是我訂的,是老K自己訂的。


好多人讀歷史往往就充斥著以上盲點,而針對於中國國民黨的觀念和態度,尤其是有關孫中山的,試以今日港燦目光去看待孫大炮,尤其是私生活男女關係,港燦第一件事必定指住拋棄盧慕貞嚟鬧:「父母之命都唔聽,正一忤逆仔」或者話「老豆俾得你嘅就無得嫌,個個都係咁架啦」。再唔係就大叫「拋棄糟糠可恥!呢個係咪男人嚟架,拉佢去刀子房閹咗佢啦!」
到佢去到日本,先行爆seed「妹仔都唔放過」。然後呢,大月薰未溝到手就已經話佢「有無搞錯呀,連細路女都唔放過,要咸濕都唔係咁呀嘛!」
再然後溝咗宋慶齡時,就話佢「話咗呢條咸濕佬架啦,溝完細路女生埋仔又唔要人,同個秘書搞埋!」

可但是港燦還總是認為佢係甚麼「歷史偉人」。而在當下的香港,只要所謂公眾人物的私生活男女關係出現所謂「唔檢點」的情況,就破口大罵「道德淪喪」。
根本成段歷史就在搞個人崇拜,和老K借將佢神明化嚟鞏固政治勢力而已。只是港燦總不會用個腦思考。

就算係「社會大事」的部份,繼續以港燦的思路,一樣好多膠嘢。就是由提出要推翻滿清政府的概念論述,港燦已經大把嘢講:
推翻嚟做乜唧,家陣又唔係無得食。真係唔掂嘅,咪坐船出埠去南洋搵食囉。再唔係,唉都無辦法架喇,咪送個仔去淨身入宮,起碼唔駛佢捱餓,甚至希望帶歇到全家啦。
就算係咁又點唧,你有何本事!唔駛講乜嘢,淨係派啲官兵嚟捉咗你拉去殺頭就乜都唔駛搞。
講乜鬼鴉片戰爭喪權辱國呀,皇帝都係咁食啦,有乜問題唧。唔夠人打就輸架啦,你有本事咪去搵啲紅鬚綠眼嘅洋鬼子幫手殺咗個皇帝佢囉。

稍有見識嘅就會咁講:
你睇下李鴻章、曾國藩佢哋搞乜嘢洋務運動,咪又係失敗收場。你嘅本事勁得過佢哋咩?定係你想學譚嗣同、梁啟超佢哋咁走佬,咪俾心機囉。將來有好日子過的話,我哋一定記得你架。
無端端搞乜鬼共和制唧,一定好得過俾皇帝管架?幾千年都係俾皇帝咁管,一朝天子一朝臣從來都係必然嘅歷史嚟架啦。正一無事搵事做。

到後來俾清政府追殺嘅時候,港燦應該係咁講:
話咗佢架啦,好得罪唔得罪皇帝。
條仆街真係走去勾結英國鬼呀!做乜唔入宮同皇帝或太后好好傾下唧,係都要國醜外傳。
走去香港學西醫已經夠衰格,家陣仲要走埋去英國、日本勾結外邦。洋鬼子火槍打到國家輸晒,佢條友走去搵洋鬼子做乜呀,仲嫌國家仲輸唔夠呀。

港燦之所以是燦,就是這麼荒謬。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