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半桶水就咪指手劃腳


報導原LINK: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amos-yee-detained-in-the-us-seeking-political-asylum-his-mother/3390628.html

Amos Yee 話擔心遭迫害,要求美國提供政治庇護玩「流亡」,响香港一堆根本唔知星馬政治同社會狀況嘅「半桶水KOL」又衝出嚟說三道四,但又係重複大叫「打壓言論自由可恥」「打壓異己可恥」呢啲老掉牙嘅口號。但到底Amos Yee 搞乜,連同佢之前被判罪成嘅事件,連同三條片及入精神病院到底係乜嘢一回事,呢堆半桶水最多睇表面嗰層。又甚至乎Amos Yee 出走到底係乜嘢動機,新加坡國內嘅人點睇,堆KOL 更加係完全唔知。

在正常客觀而言,半桶水、知啲唔知啲,甚至一無所知而發表嘅評論,根本就可以當係垃圾看待。但往往就是香港人大多數對星馬政治都只有道聽途說,就對呢堆KOL嘅老調重彈口號好似認為好啱聽。

Amos Yee 今年18歲,夠鐘要服兵役。佢條死仔出走根本就係為逃避兵役。港燦們對於「兵役」兩個字嘅即時想像,唔係「打仗送死」就係「操兵受苦」;又或者因為台灣洪仲丘案等多宗軍中被虐事件,認為Amos Yee 入伍必定俾人虐待,故認定佢出走係正確決定。跟住嗰句當然就係「新加坡政府正一仆街冚家鏟」。

「兵役」嘅本意對於如果發生戰爭就當然無可避免要「送死」,但响和平嘅時候,兵役制度一方面係對國民提供體能、紀律訓練,建立對國家嘅歸屬感。仲有另一個好多港燦唔會諗到嘅意義,就係兵役訓練必有嘅武器使用訓練,即是幾乎每個國民都識揸槍,形成一種對管治者嘅武力威脅,形同在配合民主制度之下,制衡管治者權力運用和迫使必須服從人民。

新加坡嘅兵役制度係會顧及入伍者的身體情況,唔好話肢體傷殘,就算如果有一啲輕微身體缺陷,例如骨骼關節有問題 (如先天性脊柱側裂)、患有隱性哮喘 (唔知幾時病發嗰種),又或是有情緒病而未被確定醫學痊癒等,可轉介醫院進行檢查。然後如主診醫生認為身體狀況不適宜服役並發出醫學證明,國防部就會安排該人士在服役期內僅進行簡單訓練及負責文職工作。即是 Amos Yee 就算入伍都未必使日操夜操。

新加坡武裝部隊嘅管理制度係參考英國同德國,軍紀嚴明,即是正常嚟講是不可能發生洪仲丘案。就算軍中有人針對Amos Yee,就算只係响宿舍除佢條褲,春袋都無揸過,玩佢嘅人係必定受罰。甚至玩得過份係會作出刑事檢控。即係話港燦認為佢出走嘅「擔憂」根本就係「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

新加坡人係會鄙視對逃避兵役嘅人。而對Amos Yee 嘅睇法唔只係鄙視佢,仲認為佢出走就係「無膽匪類」嘅表現。

新加坡國內對佢嗰三條片嘅睇法並唔係一面倒覺得佢抵死,有好些人欣賞佢夠膽挑機行動黨。甚至有認為Amos Yee 其實係示範 How to prevent risk when fuck PAP,更是响香港無人知的事。

之前我有講過,Amos Yee 三條影片其中有一條因為用耶穌類比李光耀,中咗《宗教和諧法令》(The Maintenance of Religious Harmony Act,簡稱MRHA) ,而唔係因為「鬧李光耀」而要面對法律訴訟。

MRHA 的確係一條好辣嘅法律,但目的唔係啲半桶水所認為「借宗教為藉口打壓言論自由」。星馬一帶响二戰後嘅三十多年經常發生種族衝突,大單嘅計有1964-7-21、1969-5-13,細單嘅街頭打鬥更無日無知,衝突嘅起因之一就是同宗教有關。試問响咁嘅歷史因素之下,再加埋華人同馬拉人腦袋都充滿住山頭主義,點可能唔採取「用重典」!(不過港燦同啲半桶水KOL都係唔明架喇......)

唔單只引證「打壓言論自由可恥」其實並不成立,若果再認真思考Amos Yee 啲片,係可以清楚睇到响新加坡要鬧行動黨係一套乜嘢玩法,識得玩係直頭可以屈機添。

唔信?我亂吹?咁我想問,2013年2月16日5000人示威抗議人口白皮書,最後一個人都無被捕,甚至新加坡移民部逐步收緊移民申請審批,咁係乜呢?!

再仲有,工人黨鄧亮洪响1997年被李光耀「打壓」而「流亡」澳洲,睇表面李光耀欲將工人黨除之而後快。咁點解現任秘書長劉程強十幾年嚟幾乎日日都同行動黨開片、問候李光耀老母咁滯,點解佢都未坐過監,甚至仲繼續可以做國會議員呢?

要講白啲,新加坡嘅政治遊戲規則就是「有本事就擸齊架罉一齊打過」,但唔好諗住用暗器,否則即時K.O. 你。要鬧行動黨以至李光耀、李顯龍,唔該做足功課,資料搜集要做夠甚至做凸,整理好有清晰嘅論述論據,就即管放任開炮打到仆街都唔怕!但記得唔好揩到宗教同種族問題,更加唔好老作生安白砌,否則就必如鄧亮洪、徐順全咁出事。

好好好老實講,小弟就是有認真觀察新加坡當地嘅情況,但就得出港燦同一眾半桶水KOL唔同嘅論點出嚟;又更是偏偏同啲半桶水KOL嘅睇法相反,唔啱聽但又搵唔到位反駁,咪就唯有抹黑我囉。

唔該一眾對新加坡政治半桶水嘅茂利,可知道你哋嘅半桶水是在向中共港共「送子彈」呀!出少句聲無人話你哋啞。

「打壓言論自由可恥」?咁我想問,如果我評論美國政治,你哋唔會屌鳩我「半桶水唔撚識就講少句啦」咩?! 又例如,黃世澤分析英國政治點都比我更準確、更可信;要分析中東政局,唔搵近年冒起嘅李振良唔通搵我呀?!

做人要有返少少自知之名,唔該。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