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怪獸家長係咪痴線架


(羅世安醫生為我處方的ADHD 藥物)

《晴報》2016-12-13 成績差當學障 怪獸家長即帶子女求診

啲怪獸家長為咗要啲仔女追成績,補習催谷之外,放長假嫌功課少向學校投訴都做得出,已經夠痴線,就連仔女嘅身體問題都唔理,簡直痴膠花的。

當前香港的教育制度,搞到啲細路只係要追成績,當然是問題的根源,但只是其一。其二是教育制度失去咗多元培育,沒有了職業先修中學,工業中學亦買少見少。這又同家長濫用 治療ADHD藥物有乜關係?

之前一篇《正確看待情緒病患者》提過我嘅抑鬱症其中一個背後可能成因,係患有專注力失調,需要在服用血清素之外加一種藥物,進行輔助性質治療。羅世安醫生處方俾我的就是Ritalin LA 20mg,經過多輪用藥測試後,羅醫生建議我每次用藥量係2-3粒,最高上限係4粒,唔可以再多以免影響腸胃。服藥時間不能在下午16:00後,以免影響睡眠。

Ritalin 嘅用途同治療原理我唔多講了。怪獸家長眼中嘅「心散」、「唔專心」,只係ADHD 嘅「病徵」之一,據羅醫生响同我診症時所講,ADHD 另一種狀況係對住一啲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就會好專注、好落力去做,甚至可以勁到廢寢忘餐。然後的,我就回想返以前細個嗰陣有幾個情況:

1. 砌模型真係可以砌到飯都唔食通兩晚頂;
2. 上D&T (依家啲怪獸家長唔會記得乜嚟架喇) 從未「中」過眼訓;
3. 初中中史(除咗中三教明朝至現代)、西史完全無心機讀,測驗夠膽死0分;地理、EPA都唔係好成績。但 I.S.可以最起碼攞80分;
4. PE堂如果係玩羽毛球、排球、籃球,可以玩到唔捨得停,足球就唔願落場;

羅醫生之後就認為我嘅ADHD有可能係先天。但同時地,羅醫生指出其實任何一個人都有類似情況,只不過有啲人輕微啲無咁明顯,所謂「ADHD患者」就是比較明顯而有認為「較嚴重」。只不過因為生活範疇需要調節個人嘅專注力而需要用藥物幫助。

如果以我嘅病例同羅醫生為我做嘅分析為基礎去理解,其實所謂ADHD / 學習障礙,只不過係「患者」嘅個人性格、志向比較集中於某一個/幾個範疇;而APPLY 响怪獸家長嘅子女嚟講,就是「傳統教育」唔係個細路嘅興趣或專長方面。只不過依家嘅中小學教育,除咗死記硬背課本、功課測驗操練之外,就無其他方面嘅學習,又或者係啲家長教師唔重視一啲技術學科。於是乎就使啲家長對小朋友嘅學習表現同成績「唔係好掂」就認為有問題,然後就意圖借濫用精神科藥物去「糾正」。

若再上綱上線去講呢單新聞,就是啲怪獸家長嘅政治冷感以至潔癖,無意會到教育制度出咗問題,然後就小農奴隸基因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繼而唔理啲仔女而只會迫佢哋跟住呢個有問題嘅教育制度,再然後的就是仔女match唔到教育制度都唔當乜嘢一回事,最後就藥石亂投。甚至可以講,呢十年八載咁多學童自殺事件發生,都係咁嘅情況導致。

再講返自己,呢幾年我就對歷史好有興趣,不斷死鋤爛鋤啲歷史書、睇歷史文憲資料,原因就是知道讀史有助我分析時勢同寫文。反映住若有一個清晰嘅目標,我就會好專注去做。亦即係話,與其濫用藥物,不如幫仔女搵返清楚個目標好過。或者搞嚟搞去確定仔女真係Fit 唔到香港嘅教育制度,一係就拎錢送佢去讀國際學校,無錢嘅就唔該出嚟幫手隊冧香港嘅教育制度,有返啲多元學科,先至能夠真正為子女搵到適合嘅學習方向。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