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聖誕文告:耶撚就是共匪摧毁香港嘅幫凶


循例祝各位聖誕快樂,祝各位痴男怨女今晚出入平安,記得做足安全措施,唔好成為家計會28DEC 新聞稿「尋求事後避孕數字」之一。

若要塔利班級耶教原教旨主義而言,12月25日是沒有任何慶祝需要,因為按照考古學對聖經嘅研究,耶穌該係响當今西洋曆法嘅四月至五月出生;12月25日訂為聖誕節不過是神聖羅馬帝國將原「太陽神節」改之而成。只是經過逾千年嘅約定俗成的習俗,就一個二個耶教信徒視這日為主耶穌基督降生的紀念日而已。事實上,這是任何基督徒/天主教徒、尤其是讀過神學的人都知道的真相。

另一方面,經過歐美等西方列強資本主義超過半世紀嘅粉飾操弄,聖誕節已充斥著大量財、色、氣嘅節日,以消費購物、吃喝玩樂、烗耀伴侶、性愛交合為目標嘅日子。無論有幾堅持這約定俗成嘅宗教節日嘅原則,都無法否定已經是當今聖誔節的真正習俗。

在共匪管治下的香港的天主教、基督教宗教領袖,仍舊如97前英國殖民走狗管治時期發表聖誕文告,可是文告內容由97前藉耶穌基督降生的恩典向香港人表達祝福,變成充斥政治意味的訓示。尤其是早已不隸屬英國聖公會的香港聖公會主教鄺廣傑,連年的聖誕文告內容都充滿訓斥港人同支那共匪主子作對,著港燦們當如門徒順服耶穌基督般歸順予中共匪幫,徹頭徹尾有如共匪治區三自教會的教牧。

也許很多香港人不明白為何鄺(匪)廣傑要如此說,甚至難以理解香港普遍基督教徒彷彿沒有了主耶穌基督所訓示的以公義為原則去判斷社會上的事情,往往徧向認同甚至支持港共中共的立場取態。也的確,就連平日也擺出道德判官的姿態,對遮打革命、政改咨詢等政治事件,又或是藝人明星以至路人甲乙丙的私生活說三道四。為何香港的教會由服侍上帝變成侍奉瑪拿(即共匪),得要由《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說起。

在1984年至1997年俗稱「過渡期」嘅日子,香港嘅基督教會普遍出現擔心97後的生存空間問題,深怕香港的基督教或天主教會最終淪為有如共匪治區的三自教會般,變成政治教育場所而不再是敬拜上帝之處。在這股恐懼之下,一些較有名氣的教牧,如大家如今熟悉的蘇穎智等人就提出教會要莊敬自強、持續增長,期望透過上帝的祝福,增強實力以使能減低97後政治環境變遷對教會的影響。這股說法逐漸演變成眾多教牧在各自教會內提倡的「教會增長」這口號式目標,並逐步演化出會眾人數及奉獻收入數目是衡量「增長」的指標。因為會眾人數增多,就需要擴充堂會,例如遷堂址、建分堂;但所謂上屋搬下屋唔見一籮谷,又或是購置物業建堂,講緊嘅都需要係錢......於是乎,教會就慢慢變質成借上帝之名收o靚「壯大實力」同歛財嘅組織群體,有如黑社會一撚樣。

而到了1997年7月1日香港淪喪於中共匪幫手上之後,香港嘅教會雖沒有即時變成三自教會,但一眾的教牧仍然散播過渡期的恐懼,還要加上「縱沒有即時受中共政權威脅,但仍得要保守教會的生存空間和維持教會增長」等意思的說法,逐步使信徒在敬畏耶和華之餘,還得要依著「智慧的開端」揣摩中共的思路。徹徹底底的使信眾們演繹著耶穌基督極度痛恨的法利賽人,陪同教牧扮演文士和祭司長。

再者,小學自行派位制度仍維持宗教信仰為「加分」的因素,向一眾痴線得要仔女為成績濫藥嘅怪獸家長利誘,成為教牧們達成「教會增長」口號的燃料。更清楚可見,基督教會已如何徹底的為中共匪幫進行有如葡萄牙在16世紀起於非洲進行殖民統治時以宗教之名向原住民洗腦的推動可恥的殖民主義。或者,就如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陶孔令瑜及其黨羽所認為中共匪幫與港燦是「同文同種同宗」而否定共匪是在香港進行殖民。

毛澤東有謂「沒有無綠無故的恨」。三十年前,已故的楊牧谷博士,「佔中」逃兵、《出位信徒》作者徐少驊等人早就借上帝的話語破口大罵「教會增長」所衍生的問題,但還是沒有醒覺,甚至有如當今共匪封殺練乙錚般封殺這類書籍文章。就真的不要埋怨今天的基督教徒幾乎人人喊打,並有著「耶撚」之名。是故之,一切就是「教會增長」而出現的變質所致。

在這約定俗成的救世主降生之期,奉勸一眾耶撚好好反醒,亦請鄺匪廣傑、蘇匪穎智等仆街冚家鏟好自為之。我不知道將來大審判可會地獄之火臨到你們身上,只知道中國共產黨一旦在香港失勢,到時就必定有人送你哋上深圳河以北,讓你哋有足夠時間和機會,實踐示範(耶穌基督曾斥責的) 一心如何侍二主,既侍奉上帝又侍奉瑪門。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