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十個港燦,九個盲炳,第十個以為自己好醒

游蕙禎MP * 還未正式上任時,出席理工大學活動時講「扑嘢」,惹起周街港燦「講嘢咁粗鄙,點做議員呀」。

是的,港燦腦袋對議員政客的想像,還是停留在古代「微臣參見聖上」時講句嘢唔可以大聲啲、用字不能有失大體,否則激嬲皇上會殺頭。然後的,加上了劉慧卿嘅和理非非玩咗十幾年,就使港燦更加認定文質斌斌謙謙君子是議員的唯一本質。

10月12日,游MP 宣誓時,將長毛、支民黨在過往幾屆宣誓時「玩嘢」來個變本加厲,變口音成 we fucking off 支那,搞出宣誓風波,一眾港燦們除咗再一次泛道德主義+和理非非,大鬧「有無搞撚錯呀,講粗口」之外,因著普遍最多只有中學鴨程度「中國歷史」課本嘅知識,就算無跟土共去示威,都鬧爆游MP 不顧民族大義、侮辱中華民族。再然後的,由响歐洲犯罪天堂摩納哥有間屋嘅英國公民主席梁君彥唔俾佢再宣誓,到港共傀儡政權689同強國猿出手,周街港燦們就係咁話「好得罪唔得罪走去得罪共產黨,抵佢死吖」。

再再然後的,11月4日張匪德江不惜違反支那共匪《人民代表大會組織法》第32條 提呈釋法,周街港燦唔單只再三話游MP抵死。尋日 NOW 新聞台報導有近四成受訪者支持釋法






讓我們進入時光隧道去返大約五年前......


當唐英年九龍塘大宅僭建事件曝光之後,港燦們就起哄「做犯法嘢喎,有乜資格做特首呀」。

再當唐英年被爆疑似有婚外情,港燦們就拋晒書包「修身齊家XYZ#^@(!」,話佢連個家都管唔好點管香港呀。
結果,就俾 689 成功挾民意以令習總......

在後來而未到2012年3月25日,689山頂有僭建被揭發,港燦們就話「個個都係咁做架啦,比起唐英年嗰單,濕濕碎啦」;又再因為僭建,被追查到出現UGL 5000萬貪瀆,港燦們要不是「我討厭政治」就是「有邊個做官嘅唔貪架」。

五年前港燦們的小農奴隸基因+泛道德主義,成就了四年多來出現自1967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亂局。可是五年後,港燦們再一次表演「歷史在不斷重覆」同「人類總是重覆犯錯」,對成單宣誓風波就如五年前看待唐英年般,堅持認定千錯萬錯都係游蕙禎嘅錯。事件所反映嘅議會運作法律基礎、法治制度,通通都當無件事,就算低一個層次嘅《基本法》158條第三段的啟動權問題,港燦們要不是「政治嘅嘢我唔識架」就是「共產黨想點就點架啦」。

五年前衰咗,依家就話後悔,唔想689連任;但五年後,態度、立場,以至言行都係同五年前一樣。港燦們唔識反省,唔會認真了解看待政治,唔單只再一次埋下政治炸彈,而係為689張匪曉明以至江匪澤民埋下一個將徹底摧毀香港嘅核彈。港燦唔駛再等五年之後話後悔,因為應該無機會俾你哋講後悔。

後記:
1. *游蕙禎縱被政治干預的司法制度DQ,但真正嘅政治制度就還是議員。而若要恢復她的議員身份,就必定是港中分家之後,到時立法會應該升格為Parliament,故就用 MP - Member of Parliament 呢個Terms
2. 小弟非常同意港督彭定康男爵於上週訪問香港期間,指港獨是不可能的、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原因唔係「香港唔會夠中共鬥」,而係莫講話獨立就有防務問題,衍生出必定要實施兵役制度而港燦們只會諗逃脫,就是五年以來先後發生兩次小農奴隸基因+泛道德主義+政治潔癖搞出亂局,反映住港燦連最基本嘅政治常識都無,點獨呀!?!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