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林門鄭氏不過是公務員



以一個正常香港人嚟講,那怕是笨拙嘅港燦,八達通同廁紙絕對算得上是生活必需品。要點樣用應該人人都知;又或者「用晒」要點樣重新補給,即八達通點樣增值、去邊度買廁紙,又或者急起上嚟無嘅話點樣急就章,亦應該唔駛阿媽教。但林門鄭氏妖鵝接連搞兩單笑料出嚟,統監府張匪曉明急於補鑊、收咗西環錢左賊唔知點算之餘,尋常港燦港喱都覺得佢有無搞錯。

搭地鐵唔識入閘,當然就係搭AM車成性,莫講話不知民間疾苦,根本連衙門以外嘅百姓係點生活都唔知。八達通出現於1997年年底,妖鵝當時已位至副庫務司,即係佢對於「搭車」嘅經歷一定仲停留响入散銀嘅時期。咁同「公務員」呢三個字又有乜關係呢?

眾所周知有一本叫「公務員金科玉律」嘅典籍 (但官場唔知因為無印刷本) ,內容只得以下幾句:
多做多錯,少做少錯
唔做一定唔會錯
若然有錯,一定係程序指引錯,絕不會係自己錯
以前有人做過,跟住做就唔會錯
如果無人做過,千萬唔好諗住搏扎而錯過
除咗導致官場中人為求唔好使自己出錯鍾意推嚟推去卸責之餘,仲有係有乜新奇好玩就算唔刺激嘅嘢,明明要做都搵千百個理由藉口唔做。

簡單啲講,以我接觸咗超過十年嘅驗車為例,Cap. 347A 寫咗車燈只係燈絲發光,話之你BENZ 寶馬高科技HID頭燈,總之「前無古人」批過,就「後無來者」唔批。直到署長Say Yes話可以簽Exemption,即係署長肯issue 份「指引」 就先至跟住做。又例如黃世澤爆過嘅小巴LED路線牌黑幕,撇除係咪班驗車官玩豐田特權,明明無法例條文禁止,總之就因為以前無人裝過,就一定唔可以俾佢PASS。

照推斷因為林門鄭氏無睇過「使用八達通指引」,於是明明嘟咗、Panel 著咗綠箭咀,但下意識「唔做唔會錯」就要等到個助理提佢先至過閘。就即係上述HID 例子咁,有人「孭咗隻鑊」咪做嘢 (過閘)囉。

「無廁紙」其實都係同出一轍。無「程序指引」可以响附近周圍搵,又無人提供一份新嘅指引話仲有24小時營業嘅超市,於是就「以前有人做過,跟住做就唔會錯」嘅下意識驅使佢躝返去 (計正應該唔可以再行入去) 政務司司長官邸。另外,呢件事仲反映住呢條臭八婆嘅執生能力係零,情願賴咗都要跟返住「程序指引」做嘢。

平日啲公務員做嘢已經可以激到彈下彈下,而一個都只係識「程序指引」嘅人有何能力管治香港?根本就小學六年班學能測驗文字推理題!但最攞命嘅係如果689同佢真係演出《普京與梅德偉傑夫》(香港版),而統監府張匪曉明就是導演同編劇,呢隻妖鵝會搞出乜爛局,班左賊門唔好仲同我講薯片都係仆街囉 (頭盔:呢一刻我四個都唔撐,但更加唔會撐長毛。稍後另文詳講)。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