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的士違泊搵巴士開刀簡直痴線



的士佬目無法紀嘅問題,除咗冚旗揀客、劏客呢啲比較嚴重之外,禁區上落客甚至「扎艇」呢啲相對輕微啲,都係屢見不爽。雖然的士依家都有俗稱「免死金牌」的禁區許可證,但此證只豁免「朝8-10,晚5-7」同「朝7晚7」禁區,「7-12」同雙黃線係唔包。而且只限上落客,即上即落即走,凡「扎艇」者抄得。但唔少的士司機都抱住「四個大字,關人叉事」嘅態度,話之「7-12」定雙黃,一於黃子華嗰句「搵食啫,犯法咩」。

平心而論咁講,上落客問題都不大,但「扎艇」不單係導致交通擠塞嘅成因之一,近月仲因為响銅鑼灣 SOGO 對出軒尼詩道東行「扎艇」問題越趨惡化,巴士埋唔到站焗住第二線上落客,接二連三有新巴、城巴以至九巴司機被抄牌,引起司機們怨氣充天。要求公司同運輸署及警方反映交涉,可是所知無乜正面進展。另一邊廂,灣仔區議會2017-2-14會議,楊雪盈議員質詢呢件事到底點搞。公安部同運輸署當然耍咗就算,但最精彩嘅莫過於報稱獨立、實質同土共馬匪逢國嘅新世紀論壇有關係嘅伍婉婷响會上表示,地鐵站出口梗要方便市民搭的士,而且有好多人要去St. Paul、養和之類睇醫生,唔可以完全取締「扎艇」嘅問題。

芳齡41嘅伍姑婆唔單只親自示範何謂「搵食啫,犯法咩」,仲要為土共日前小弟會稱為「撐公安,要放人」遊行主題建立論述 ── 犯法又點,夠大聲就得啦。

就法律方面,巴士站係根據《公共巴士服務規例》(香港法例第230A章)第3條,

(cap 圖費時你啲土共話老作)

由運輸署署長跟據《公共巴士服務條例》(香港法例第230章) 批出專營權及行駛路線後,劃出「某個道路範圍為巴士站」。

而根據《道路交通(交通管制)規例》(香港法例第374G章)第45條訂明,除非該車輛是專利巴士,否則任何車輛不得在巴士站範圍停車。


(cap 圖費時你啲土共話老作)


還有的,巴士站前後路段係「7-12」禁區,即係如前述的的士「免死金牌」係唔包的。的士佬唔好話「扎艇」一定係犯法,就連上落客都可以抄$450。

可是,莫講話「扎艇」擺到入咗巴士站範圍唔抄,就連前後黃線範圍都「扎艇」趕車都唔做;但搞到巴士埋唔到站、第二線上落客而司機被票控,想請問伍姑婆呢個又係乜嘢道理呢?你哋班土共唔係最鍾意講法治咩?的士大晒呀?巴士佬抵死呀?

伍姑婆同支那共匪香港支部表面上無乜聯系,但埋得共匪堆好自然要「射住」最大堂口。支那共匪香港支部最大金主之一譚匪惠珠,近年除咗幫共匪主子鳩噏之外,對的士牌「投資」好有心得,做大拆家「疊馬仔」幫唔少人搵好多錢。

伍姑婆係咪咁嘅原因,天知地知佢自己先知。但連的士犯法都要放生,巴士佬被迫犯法就爭在未將「抵死」兩個字講到出口,依家就係事實擺在眼前。

根據柏斯敦巴士台披露,新巴同城巴司機已經透過工會發起有如按章工作嘅行動。後果唔單只會因為的士「扎艇」埋唔到站而响外線拉手制等導致塞車之外,進一步激化司機業同公安嘅敵對關係。後果會係點,小弟暫時認為「五斗米折腰」思想充斥各職業司機腦袋因而應該唔會搞出大鑊嘢。但從巴士司機自製嘅通告



各位要出沒港島嘅港燦,還是俾心機助長鐵路霸權、幫港共傀儡政權建造「鐵路萬能俠」,又或者為咗譚匪惠珠啲身家,幫襯的士佬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