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的士加價為推高牌價方程式



港共批准的士加價,唔少人想到會有更多揀客、拒載、劏客情況發生。部份人會聯想到「炒牌」,但未必明白當中嘅關係,同的士服務百病叢生嘅「生態鍊」是怎樣煉成的。

過去我曾經多次講過如下圖嘅邏輯運作,

但相信大家都未必完全掌握,趁這機會詳細解說一下。

首先,要知道的士牌牌主大多數都有做按揭貸款。就我所知銀行、財務公司會借出估值70%,利息P-1.5% 至P-2.75% p.a. ,年期上限多數20年,有個別可做到25年。

以2.5% p.a.為例計算,年期20年,貸款額每100萬的每月還款額約$5,100.00。目前牌價約660萬,即:
6,600,000 x 70% = 4,620,000 ÷ 1000000 x 5,100 = 每月還款 $23,562.00
現時市區的市車租早更 $460,夜更 $410,合計$870 x 30日=$26,100
$26,100 - 23,562.00 = $2,538.00
即是車主仲有少少錢落袋。

當批准加價之後,車主就會同租車司機講「加咗價,搵多咗,梗係要加返少少租啦」。通常一更加$20 - $30。兩更合計每日多最少 $40 車租收入。
$40 x 30 = $1200
將呢$1200 撥入去還款安排計算:
1200 ÷ 5100 x 1000000 = 235,294
「因還款能力增加」而牌主可以向銀行 / 財務公司申請加按;然後的,銀行 / 財務公司會基於呢個數據,提高牌價嘅估值。於是乎一眾的士牌「投資者」(實為「炒家」) 就可以向外宣稱牌價上升,而幅度就是大約20萬。即是過一段日子就會見到牌價升至大約680萬。

是否小弟生安白砌、故弄玄虛作故仔出嚟,唔駛懷疑嘅,去問下譚惠珠就得架喇。不過佢夠膽答你就太陽由西邊升起!但有個情況可以引證得到呢個我稱為「炒牌方程式」嘅可信性。

2013年12月,市區的士加價,落旗由$20 加至 $22,每一跳由$1.5 加至$1.6。的士牌價由2014年年初約680萬,响2015年5月升至最高725萬。




前述嘅算式反映咗每更加租$20 就牌價估值推高20萬,當時車租由3字升上4字頭,的確加咗最少$30。

班炒家食髓知味,於是响2015年再申請加價。但相信因為立法會「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太多針對的士嘅負面聲音,兼運房局提交俾立法會嘅文件指租車司機收入不升反跌,最終被BAN。加埋 Uber 等市場因素,牌價就一直插水。

舊年4月的士都申請加價,但最終又係被BAN,牌價再進一步受壓跌穿600萬,最低見580萬 (2016年6月)。


簡單講,加唔到價就加唔到租,仲要因為多咗人搭Uber 或者Call 客貨車,司機收入更見收縮。而當時嘅車租係稍有下調,夜更舊車租金最低見$360。車主「還款能力」低咗,「估值」就自然下降,牌價咪應聲下跌囉!亦所以的士狗點解要咁針對 Uber 同客貨車,就係希望消除一個妨礙佢哋「加價然後加租」嘅市場因素。

而另一邊廂,因為市場因素少咗人搭的士,司機為咗應付交租同入氣合計每更成本約$700,講緊仲未計排隊入氣耗掉時間接近一小時而起碼做兩枝至三枝旗,涉及車費大約$120 - $150,無形中每日孭住$1000「皮費」,點可能唔加入「八折黨」,甚至要做「黑的」响遊客區冚旗揀客劏遊客吖。

的士佬或者會「黃子華上身」── 搵食啫犯法咩。但由2008年實施「短加長減」以嚟呢接近十年,面對車主 (炒家) 同氣站嘅欺壓,佢哋嘅態度同反應只係忍氣吞聲;又甚至皇冠車行壟斷市場,日圓匯價下跌但車價加跌反升,有人出聲爭取用返柴油車 (包括小弟同黎銘洪先生) ,佢哋就只會「政府想點就點架啦」同「唔駛搵食咩,搞咁多嘢」。佢哋嘅然唔爭氣,甚至可以話有得俾炒家恰,所以唔好怪人 (尤其是小弟) 近幾年對的士佬只會落井下石踩多兩腳。

順便講埋今次689批准的士加價嘅政治考慮,就係為支那匪區嘅炒家响支爆之前作「最後衝刺」,炒高10萬又好20萬又好。另外仲有港共响放寬小巴座位議題諸多藉口刁矯扭擰,除咗要維護皇冠車行响小巴市場嘅霸權之外,就係希望「等極小巴都等唔到上車」轉搭的士的情況可以持續,盡可能俾的士佬搵水,唔係點加租呀!

成套的士管理制度就係咁邪惡,所以大家可以唔飛的就唔飛的好了。

註:以上牌價走勢圖表,來自「的士聯合交易所」網頁 http://taxixchange.com/taxixchange/a_license_reward.php

延伸閱讀
的士狗點解追殺Uber同客貨車,都係為咗炒牌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